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里,并购纠纷的发生更显频繁,交易各方“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其中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浆坏了,也许是因为船体漏水,但要救落水之人,不是修浆也不是修船体,而是要扎到水里——扎到并购交易背景中,才能替当事人找到解决问题、维护权益的“抓手”。

并购纠纷的表现形式非常繁杂,很容易让当事人只看到纠纷的局部,做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错误决策。经整理自行处理的并购纠纷以及法院已公开的此类案例,我们初略梳理了并购交易不同阶段可能出现的纠纷情形,其纷繁程度已可见一般:

1、决策阶段:因投资者错选交易对方而引起的纠纷、因错估市场形势导致交易终止引起的纠纷、因错选并购目标导致违反相关政策引起的纠纷等。

2、进一步接触阶段:未就协商一致事项形成书面文件引起的纠纷、所形成书面文件的效力存在瑕疵引起的纠纷、所形成书面文件与后续并购交易文件存在矛盾引起的纠纷、双方往来文件表述不准确引起的纠纷等。

3、确定工作团队与方案阶段:团队成员泄露商业秘密引起的纠纷、团队成员未按法定的或交易双方商定的标准或程序进行工作引起的纠纷等。

4、尽职调查阶段:被并购方隐瞒信息或披露信息不完整引起的纠纷、收购方对有关信息调查不到位引起的纠纷、被并购方未对尽职调查结果进行确认引起的纠纷、尽职调查报告表述不准确或不明确引起的纠纷、就尽职调查报告是否与并购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发生争议引起的纠纷等。

5、报批阶段:未完成全部审批手续引起的纠纷、审批手续不符合法律规定引起的纠纷、审批范围与交易范围不符引起的纠纷、就是否需要审批发生争议导致的纠纷等。

6、确定交易主要条款阶段:价格约定不明确引起的纠纷、市场条件发生变法导致交易一方要求变更交易价格导致的纠纷、交易结构约定不明确引起的纠纷、双方就浮动价格的条件是否成就发生分歧引起的纠纷、双方就分期支付价款的付款条件是否成就发生分歧引起的纠纷、交易结构在操作性上存在问题引起的纠纷等。

7、融资阶段:涉嫌企业间拆借引起的纠纷、有关交易行为未经贷款银行同意引起的纠纷、股东借款涉嫌抽逃出资引起的纠纷、未就借款签订书面文件引起的纠纷、迟延还款引起的纠纷、债权人行使担保权引起的纠纷等。

8、交易文件协商与签署阶段:合同条款约定不明导致的纠纷、合同签署主体不适格导致的纠纷、合同条款甚至合同本身存在效力瑕疵导致的纠纷、多份合同约定不一致导致的纠纷、合同与往来文件不一致导致的纠纷等。

9、交易操作阶段: 资产交付瑕疵引起的纠纷、股权转让瑕疵引起的纠纷、价款支付瑕疵引起的纠纷、行政干预引起的纠纷、第三方主张权益引起的纠纷等。

10、后续整合阶段:员工安置问题引起的纠纷、被并购方帐外债务承担问题引起的纠纷、被并购方资产权属不清引起的纠纷、被并购方所涉诉讼引起的纠纷、被并购方高管人员组成引起的纠纷、被并购方控制权争夺引起的纠纷等。

可见,并购纠纷是千变万化的,不同的交易模式、不同的交易主体、不同的市场或政策环境等都可能导致纠纷情形截然不同。但这些纠纷存在一个共同点,就是产生于并购交易,且也要依托于已经完成的并购文件、履行行为等才可能妥善解决。

因此,对于当事人而言,要陈述该纠纷的事实往往得从并购交易本身讲起,否则这个“故事”就讲不全或讲不清楚,也无法准确表达其解决纠纷的目标和意图。

而律师就像医生一样,只有对纠纷的并购交易背景做深入的了解,才能:(1)全面了解案件事实,指导当事人有针对性地准备和提供与纠纷相关的材料和信息;(2)对纠纷有关法律问题进行准确、到位的分析和定性;(3)准确把握相关当事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找准纠纷中涉及的核心问题;(4)找准解决问题的路径,并精准制定具有可操作性的纠纷解决方案;(5)在解决方案的实施过程中灵活、及时地应变,切实协助当事人最终实现目标。

对于法官或仲裁员而言,纠纷的并购交易背景同样是其进行案件审理必须要充分考量的重要因素。虽然每个纠纷在被法院立案都会被归类于不同的案由,但案由是根据当事人诉讼请求涉及的法律关系来确定的 ,当事人在案件中的请求可能只是其纠纷解决方案中全部主张的一部分,不能反映纠纷的全貌。因此,法官在实际审理并购纠纷案件时,就不能仅仅审查案由体现的部分,而需要查明有关的全部纠纷事实以及了解纠纷的并购交易背景,才能做出相对公平、合理、符合实际的判决或裁定。

深入了解并购交易是有效解决并购纠纷的前提和基础,要避免盲人摸象情形的发生。此话说来理所当然,但在面对纠纷时,要做到并不容易。后续,我们期待有机会通过对具体案例的剖析来聊聊并购纠纷的处理。

编者按:本文同步发表于金杜中国法律博客(Chinalawinsigh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