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一些有关香港立法会于3月16日作出决议并发布文件,落实CRS提速的消息在内地市场引起关注。就此,我们整理了一些资料,供大家参考。

信息:

一、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立法会”)网站提供的信息,3月16日当日立法会总共有4组会议及活动安排,其中同CRS相关的是财经事务委员会(“财委会”)会议。

二、根据财委会3月15日公布的“2017年3月16日财经事务委员会会议议程”,3月16日当天的议程中,唯一同CRS相关的是11:50至12:40的“落实税务事宜自动交换财务帐户资料的最新情况”(“最新情况”)部分。

三、最新情况部分涉及两份文件:

分析:

一、前述两份文件的发出日期分别是3月10日和3月14日,没有一份文件是3月16日。进一步查找财委会会议的网页,发现2017年3月份有/须记录日期分别是17日、18日、24日、25日及31日,并没有3月16日。

因此,3月16日当天,立法会没有计划发布、实际也没有发布任何有关CRS的文件。

二、另一处需要注意,这两份文件的起草方分别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库务科(“库务科”)和立法会秘书处议会事务部1(“秘书处”)。也就是说,这其中一份文件是政府提交给财委会的情况汇报,另一份是立法会秘书处为财委会了解背景情况所准备的资料。

因此,从文件性质上看,这两份文件并非财委会决议,也非立法会决议。

三、进一步来看两份文件的内容,进到这个层面上,内地市场的报道状况更令人担忧。一方面,无论是否注明出处,目前坊间报道的许多内容均摘抄自这两份文件;但另一方面,在引用转载的过程中,会做增减。而这些增减,往往成为市场错误解读的来源。此处仅举两例:

有文章称,

香港立法会拟于2017年3月底或4月向立法会全体委员提交修订条例草案”。

而情况汇报中的原文是,

我们拟于2017年3月底或4月向立法会提交修订条例草案”。

情况汇报的起草方财经事务及库务局是政府机构的一部分,所以原文中的“我们”并非指立法会。因此,其实是由政府向立法会提交修订草案,而非“由香港立法会…向立法会全体委员提交修订草案”。一些报道实际是把自己对香港立法流程错误的理解,当作事实掺入了情况汇报的原文中。

也有文章称,

“至于《多边税收征管互助公约》,该公约为税务管辖区以多边模式实施自动交换数据安排提供基础,但香港因其一国两制的特殊地位,目前并不适用于香港。”

而情况汇报中的原文是,

“至于《多边公约》,该公约为税务管辖区以多边模式实施自动交换资料安排提供基础,但目前并不适用于香港。”

可见情况汇报原文中并未出现“香港因其一国两制的特殊地位”这一说法。财委会当天的讨论中(实际讨论时间是12:04至12:24,有兴趣且粤语好可直接去看会议视频),也并未提到一国两制的问题。一国一制的新加坡可以选择不加入《多边公约》,一国两制的香港现在也可以考虑加入《多边公约》,一国一制还是两制同某个司法管辖区是否决定加入《多边公约》没有因果关系。

四、对照OECD时间表,承诺进行自动信息交换的100个国家及地区分为两批,首批53个国家及地区承诺于2017年进行首次信息交换,第二批47个国家及地区承诺于2018年进行首次信息交换,其中就包括中国内地和香港。由于交换的是前一个年度的帐户信息,按OECD时间表,即便是第二批进行自动信息交换的国家和地区,收集信息也应该从2017年开始了。所以已经发生和即将发生的,目前来看最多是正常按OECD时间表在落实而已,无所谓提前。而CRS落实的逻辑本来就是先收集、再申报、再交换。目前所讨论的修订,都仍在确定财务机构对帐户信息收集和申报日期上,不涉及交换。情况汇报写的很清楚,“申报税务管辖区须与香港订立全面性协定/交换协定(根据《税务条例》第49(1A)条生效)作为交换资料的基础,并在这基础上就实施自动交换资料安排签订双边主管当局协定,我们才会与该申报税务管辖区交换资料。”

至于这个时间表最终的落实情况,在目前阶段更不应轻易下结论。尤其是在作为OECD成员国的美国以FATCA为由,拒绝落实CRS的前提下,非OECD成员国的几个重要经济体(例如中国、俄罗斯等),不参与CRS规则制定,但却要承诺落实CRS,未必能够真正体现这些国家积极加入国际社会的意愿,也有很大可能会陷入被动和疲于应对的局面。CRS项下针对财务帐户(Financial Account)的一整套信息收集申报规则,若真的全面落实,得同现有的国内一整套金融体系整合,实际会加重财务机构(Financial Institution)的合规成本,也会显著加大监管机构的监管压力,这不仅涉及税总,也会牵动一行三会。看看FATCA实施这些年来海外金融市场的现状就可以知道,金融机构合规成本大幅上升,对美国税务居民开户更普遍采消极态度。而未来OECD若再不时推出对CRS的修订、增补、调整以采取所谓反规避措施,对中国政府而言,会承受来自OECD的持续监管压力。

所以3月16日那天的香港立法会,真没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财委会会议上做所的情况汇报中所提及的相关信息,其实在2月中已经向相关财务机构提供,3月3日更同市场做了通报。香港政府于3月21日经行政会议建议 、行政长官指令向立法会提交《 2017 年税务 ( 修订 )( 第 3 号 ) 条例草案》 。该条例草案于22日连同立法会参考资料摘要一同正式提交立法会,24日刊宪。税务局随后更新了其申报税务管辖区网页,但也在网页中明确注明“在《 2017 年税务 ( 修订 )( 第 3 号 ) 条例草案》获通过的前提下…”。就我们所看到的,到目前为止的这一系列步骤,完全是在按部就班的走正常立法程序。海外媒体对此普遍采取了比较正常的报道方式,有报道,但不渲染。站在专业人士的角度,似更应采谨慎态度。

也许由于中文是香港承认的法定语言,基于香港政府和立法会的努力,香港几乎是目前除中国内地以外唯一一个能够获取有关CRS高质量中文文件的司法管辖区。考虑到目前中国内地市场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在尊重准确性、可靠性的前提下,即便是对香港政府原始资料的简单摘抄,目前对内地市场仍是有积极意义的。

但在这个眼球和情绪驱动的社交媒体时代,信息,从被传播的那一刻起,似乎就难逃被放大,被篡改,被虚构,被扭曲,被重构,被无视的命运。受众能做的,也许只是尽到一个理性自然人对自己财富和家人应尽的本份,对那些唾手可得的一手原始资料,自己去做一些搜集,自己去做一些研究。而作为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士,更应尽到对财富管理市场应承担的责任。客观一点,再客观一点;准确一点,再准确一点。这一点小小的愿望和追求,作为本文的结尾,与诸位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