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正式对外公布了新修订的《专利侵权判定指南》(简称《本指南》)(中、英、日文版)。本次修订涉及专利审判中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保护范围确定及侵权判定、外观设计专利保护范围确定及侵权判定、侵权行为的认定、以及专利侵权抗辩等六个部分,除了对权利要求解释原则、对象、方法以及侵权判定规则、侵权行为的认定及抗辩系统完整地作出规定,还首次对目前我国专利司法实践中标准必要专利、图形用户界面等热点问题作出规定,并且部分修订内容参照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简称《解释二》)和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审查指南》2010版本及其修订(国家知识产权局令 第六十八号)。以下结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法院网的相关介绍,对本次修订的主要内容作一些初步的梳理和总结。

下面讲三个问题:

一、完善专利权利要求的解释原则和方法,新增加公平原则、符合发明目的解释原则,以及权利要求区别解释方法,并对使用环境特征、主题名称技术内容的具体解释方法等进行规范。

1.增加公平原则

解读:此原则为第2条新增。在界定权利要求保护范围时,根据“公平原则”,不仅要充分考虑专利对现有技术所做的贡献,保护权利人的利益,也要充分考虑权利要求的公示作用,防止将现有技术方案和具有要克服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通过解释再纳入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从而损害社会公众的信赖利益。

2.增加符合发明目的解释原则

解读:此原则为第4条新增。在专利授权确权程序中,要求授权的专利应当符合发明目的,解决发明所要的技术问题。而在侵权诉讼程序中,基于推定专利权有效的原则,也不应当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的方案通过解释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因此该解释原则也符合公平原则。需要注意的是,在专利的授权确权程序中,最高人民法院在裁判案例中曾明确解释权利要求时也要结合发明目的,但是,由于两个程序的权利要求解释的设置目的不同,从而在不同程序中具体适用发明目的解释原则时也会有所差异。

3. 增加权利要求区别解释方法

解读:此解释方法为第17条新增。一般情况下,可以推定独立权利要求与其从属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不同。但如果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

4.明确权利要求解释不限于包括的几种形式

解读:第13条将原来表述的“包括”修订为“包括但不限于”。笔者理解,该修订消除了以前对权利要求的解释存在解释时机的误解。即在实践中,权利要求的解释贯穿于侵权对比分析的整个过程,而不限于在该条所包括的三种情形下所做的解释。

5.修订环境特征的含义和明确环境特征与主题名称之间的区别

解读:第24、25条修订环境特征的定义和新增主题名称的定义,进一步明确二者之间的区别。避免实践中可能出现的二者的混同使用,不恰当地将主题名称宽泛地理解为环境特征。第25条规定对于权利要求记载的使用环境特征,应当按照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是否能够适用、而非实际使用该使用环境特征进行侵权判定,同时细化规定了例外情形。

6.新增权利人自定义词的解释方法

解读:第28条新增自定义词的解释方法。除非说明书中没有作出定义,通常应当依据说明书中的特定含义进行解释。该条也规定了将自定义词解释为“最为符合发明目的的含义”,即符合发明目的解释原则。

7.明确采用说明书附图解释权利要求的方法

解读:第30条为新增。该条明确规定,“只有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在阅读权利要求及说明书后,能够从附图中直接地、毫无疑义地确定的技术内容才能用于解释权利要求中技术特征的含义” 。

8.明确采用实施例解释权利要求的方法

解读:第32条为新增。该条明确规定,除例外情况,“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受说明书中公开的具体实施方式的限制”。因此,在解释时,应当避免将权利要求直接解释为实施例。

二、完整规定功能性限定特征的解释及侵权判定规则,进一步细化等同侵权的判定规则。

1.功能性限定特征的解释和侵权判定规则

解读:第18条参照最高院的《解释二》修改了功能性限定特征的定义。

第42、56条为新增。其对包含功能性特征的权利要求分别在相同侵权和等同侵权判定方法中作出规定,并明确了与功能性特征相同或等同的结构、步骤特征应当作为一个技术特征对待。

但是,在具体认定相同和等同侵权方面,上述两个条款的规定内容与最高院的《解释二》存在差别。《解释二》仅概述了以侵权行为发生时为时间点认定相同或等同侵权,而《本指南》上述两个条款中具体区分了相同或等同侵权的认定标准,并规定了认定相同侵权和等同侵权的时间点不同。

2.进一步细化等同侵权的判定规则

解读:第44条明确了专利权人对等同侵权负有举证责任,即“构成等同侵权应当有充分的证据支持”。笔者认为该规定意图防止扩大等同侵权的适用范围。

第45-48条进一步完善判断等同侵权的三个要素,即“基本相同的手段”、“基本相同的功能”和 “基本相同的效果”,以及第49条进一步明确规定如何认定“无需经过创造性劳动就能够想到”的技术特征,从而对指导司法审判和引导权利人举证更具可操作性。

第57条涉及数值范围的等同侵权,并参照《解释二》作了进一步规范。

第60条为新增。该条明确了“如果专利权人在专利申请或修改时明知或足以预见到存在替代性技术特征而未将其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在侵权判定中,不能再主张替代性技术方案等同侵权。该条类似美国的可预见性原则,作为对等同原则的限制,旨在促使专利权人尽早界定清楚想要保护的范围,充分体现权利要求的公示作用。因此,结合该第60条的规定,也许可以帮助理解第42条和第56条为何规定不同的时间点(其中重要的时间点就是申请日)。

三、进一步完善和细化外观设计专利审理规则,明确图形用户界面外观设计的裁判规则。

解读:第66条强调“整体对比原则”,这类似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的“全面覆盖原则”,在确定外观设计保护范围时,不能仅考虑部分设计特征而忽略其他设计特征;另外,该条对《专利审查指南》中未明确的 “设计特征”的含义,首次予以规定。因此,可以理解,“设计特征”内涵的规定对于在授权确权程序中,判断外观设计专利权的有效性将会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第67条规定了“设计要点”的含义。需要注意的是,结合第66条设计特征的定义,该条设计要点的定义似乎没有将“部位”包括在设计要点的内涵中,仅明确了设计要点可用于说明创新部位,而《专利审查指南》明确将“部位”包括在设计要点的定义中。

第82、83条为新增。其强调了“设计空间”对于判断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相近似时产生的影响,其参照《解释二》并作了进一步细化规定。

第73条为新增。其涉及图形用户界面外观设计保护,该条规定与已修订的《专利审查指南》的有关规定相同,仍然强调保护的是产品的外观设计,而不单独保护图形用户界面GUI本身。该条还明确了动态图形用户界面保护范围由“能确定动态变化过程的产品外观设计视图共同确定”的原则。

第86、87条为新增。其对静态、动态图形用户界面外观设计的侵权判定方法作了详细的规定,从而更具可操作性。

四、逐步扩大专利保护范围,对间接侵犯专利权的行为进行有效规制。

解读:第118-122条除了参照《解释二》修订相关条款之外,还规定了帮助侵权和教唆侵权的几种典型情形,需要注意的是,构成帮助或教唆侵权行为的所有情形都要求行为人是“明知”的。

五、明确恶意取得专利权的类型和专利权滥用行为,及标准必要专利等新类型案件的裁判规则。

解读:第126条明确在专利权恶意取得的情况下,原告应承担被法院驳回诉讼请求的法律后果。由于《本指南》针对的是专利侵权判定,因此对于被告提起反诉和给予的损害赔偿等其他事项没有明确规定。

第127条补充规定恶意取得专利权的几种典型情形,为实践操作提供指引。

第149-153条为新增。这些条款主要涉及标准必要专利纠纷案件中是否给予专利权人禁令的救济。第149条除了参照《解释二》进行修订之外还做了补充规定,填补实践中处理有关国际标准和其他标准组织制定标准没有相应依据的空白。

第150条规定了双方都应遵守诚实信用原则,即相关义务非单方负担,而是对于双方是对等的。

第151条规定了举证责任分配,专利权人应当举证证明在标准制定中承诺的公平、合理、无歧视许可义务的具体内容。

第152条规定了不发禁令为一般原则,并列举了专利权人故意违反公平、合理、无歧视的许可义务的情形。

第153条规定了被诉侵权人存在明显过错的情形,使实践中更具有操作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