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社會型態正快速朝向少子化與高齡化發展,是以年長者因獨居或其他原因需要社會支持照顧與服務的情況與日俱增。針對年長者日常居家生活的照顧方案,若採用加裝監視器的方式進行監控,則不僅有害隱私且效率很低;若使用如穿戴裝置感測生理信號,或是在家中家具如床墊上加裝感測器,則會因為忘記穿戴,或家具使用時間有限導致監控效果不佳。要如何在不嚴重影響個人隱私權的前提下,有效率且有效果的進行年長者居家行為模式監控,在異常狀況發生時即時因應提供協助,是一有意義的課題。近期最高行政法院於民國(下同)111年9月一則110年度上字第134號關於發明專利舉發事件的行政判決,所處理台灣發明專利第I426468號「銀髮族居家行為模式監視系統」(下稱系爭專利)的技術內容,即與上述課題相關。

系爭專利於98年12月提出申請,主要係以居家即時用水量監控來作為分析基礎,進行居家行為模式監視,請求項1所請監視系統包括:即時水流量計,設置於用戶之入水口,用以偵測用戶之即時用水量資料;控制器,用以接收並儲存用戶之即時用水量資料;傳輸模組,用以將用戶之即時用水量資料傳輸至資訊系統;用水量模式建立裝置,用以依據用戶於設定期間之即時用水量資料,建立該用戶之正常狀態之用水量週期模式;及比對裝置,用以比對該即時用水量資料及該正常狀態之用水量週期模式,若有異常,則發出一用水量異常訊號,俾以最快速度進行狀況之處理。另外,系爭專利亦提供年長者在發生緊急情況時,可主動透過水龍頭的異常使用以向外界呼救求援,例如可將家中任一水龍頭打開至最大,讓水一直流持續10分鐘或20分鐘以上,使該傳輸模組及資訊系統立即傳輸該緊急事件訊號,通知相關單位進行處理。

以上內容若由吾人居家日常用水知識理解,可知系爭專利所使用可以偵測用戶「即時用水量資料」的即時水流量計,並非俗稱「查水表」那種需派抄表人員入戶紀錄水表使用度數的「傳統水表」(只能顯示較長時間的累積用水量)可以勝任,而應是比較類似於近來陸續已有裝設,具備可透過APP等界面即時通知用水量、呈現用水曲線圖可及早發現用水異常及漏水問題的「智慧水表」(能顯示數分鐘的即時用水量)。而本件行政訴訟兩造爭執及法院判決理由要點即與上開水表功能的區別有關。

本件上訴人係於106年6月對系爭專利提起舉發,引用舉發證據為:證據1(日本特開平第6-333190號「健康異變檢知裝置」專利案)以及證據2(日本特開第2001-101545號「居住者監視方法及其裝置」專利案),二者之組合。本文在此稍予補充說明,證據1及證據2皆是透過測量居住者用水量並予以分析比較來判斷是否有異常狀況,二者差異在於具體所使用偵測用水量的方法或量測對象、後續比對分析方法以及最後結果傳送讀取的技術手段有所不同。舉發案經智慧財產局審查,認定系爭專利請求項1至8不具進步性而作成舉發成立審定處分。專利權人不服,提起訴願被駁回後提起行政訴訟,經原審智慧財產及商業法院(下稱智財商業法院)判決撤銷訴願決定及原處分(下稱原判決,故智財商業法院係肯認系爭專利有進步性)。舉發人不服遂提起本件上訴,最高行政法院則廢棄發回原判決。值得留意的是,不論是智財商業法院撤銷原處分及原決定的理由,又或是最高行政法院廢棄發回的理由,關鍵都在於申請專利範圍的解釋上,特別是請求項1的「即時用水量」與「用水量週期模式」二個要件的解釋。

智財商業法院的專利範圍解釋,係認為:請求項1所謂「即時用水量」應係指單次用水行為發生時量測到的用水量變化,「用水量週期模式」則指各不同用水行為(洗澡、澆花)所反映出的用水量變化模式。據此解釋,智財商業法院認定證據1、2之組合不足以證明系爭專利請求項1不具進步性。

最高行政法院則質疑原判決上述解釋內容的正確性,認為原判決似因為參酌了系爭專利說明書第5頁的內容,因而將「用水行為」(居家行動)與「即時用水量」混為一談,導致將「即時用水量」解釋為「單次用水行為發生時量測到的用水量變化」。再者,所謂「單次」所指為何?實有不明,亦超出相關領域技藝人士對於「即時」的了解與認知,而與專利權人對「即時」的說明有所出入。最高行政法院詳細論述專利範圍的解釋,首先由請求項1的文字本身出發,認為「即時用水量(資料)」係由即時水流量計偵測而得,且於一設定期間之「即時用水量(資料)」則用來建立用戶之正常模式之「用水量週期模式」。而既然專利權人並未於說明書中自行定義何謂「即時用水量(資料)」,就系爭專利申請時相關技術領域中所被認知或瞭解之範圍,可以解釋為水流量計所同步量測之水流量值(即單位時間用水量,類似本文上述「智慧水表」所量測顯示者);至於「用水行為」(居家行動),則需由一段時間之即時用水量(即特定時段的總用水量)及其模式(用水量之高低變化、用水次數等規律)始能判斷。最高行政法院也舉出專利權人在舉發面詢時的陳述,以及原審時庭提簡報資料內容,支持其解釋論點。

判斷專利的有效性,解釋專利範圍通常是判斷步驟的開始,特別在探討進步性專利要件時,部分個案中一旦法院對兩造當事人爭執的專利範圍用語意義作出解釋,則隨之專利與先前技術(如舉發證據)之揭示內容、兩者間之差異、該差異是否為所屬技術領域具通常知識者所能輕易完成等後續步驟,即能迎刃而解。惟,解釋專利範圍有其方法及原理規則,實際運用上也常因解釋者的不同而有分歧結論,故兩造當事人有其必要在訴訟過程中針對專利範圍解釋充分攻擊防禦,本件訴訟最高行政法院與智財商業法院分別作出不同解釋內容及案件結論即體現出上述觀點。而最高行政法院以詳細篇幅交待理由所作出的專利範圍解釋內容,亦值得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