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to view image.

“好吧,我承认我庸俗了一把,为了吸引您的眼球,我赶时髦做了回标题党,将本文中最大的悬念,放到了标题里。

这个悬念,我将留在本文的最后一个部分,向您展开。

Click here to view image.

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在于8月13日我参加了湖北省、宜昌市律协组织的“律师与互联网”论坛,并作为主讲嘉宾演讲。

这个过程,让我再一次做了深入思考,并将相关感悟形成文章,与大家交流分享。

近段时间以来,面对“法律服务的互联网化”、面对“人工智能”的异军突起,面对ALFAGO屡败李世石等变化,互联网如何渗透、颠覆法律服务行业,再直接一点,如何战胜、取代律师的浪潮,如同“狼来了”一样,一波掀得高过一波。

Click here to view image. 大浪未来,欲踏浪者,已众。 Click here to view image.

有律师发现法律服务市场上缺乏快速整合资源的O2O平台,已经华丽转身为互联网达人,从研发推广APP开始,期待有朝一日利用专业优势跨界,独步将来的法律服务市场。

有网络大咖雄心勃勃准备利用手中的大数据,收购律所,切入法律服务。有其他中介机构也拿出了“外来的和尚好念经”的势头,准备以综合服务能力,品牌号召力,借势互联网,杀入法律服务市场,活生生从律师口中分一杯羹。

各路豪杰你未唱罢我已登场,不亦乐乎。

狼,到底来了吗?来不来?哪里来?怎么办?

社会发展规律,总是惊人的一致。互联网已经不可阻挡渗透,改变,甚至颠覆了其他的众多市场,法律服务市场,同样没有例外!

一叶而知秋,从如下三个方面,我们可以发现,互联网已经“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开始改变法律服务市场。

首先,互联网已经开始在改变客户发现、筛选律师的方式

过去,无论企业还是个人,一旦有了法律需求之后,往往第一时间从身边开始打听,寻找有一定了解,有一定好评的律师。

而目前,哪怕客户最终还是以“人托人”的方式选择了一个律师,他也会上网问问度娘,对比看看怎么找律师,找哪个律师,自己现在找的律师专业如何,做事是不是靠谱。

可见,趋势已经来临,将来还会越演愈烈。

行业大数据的逐步沉淀,已经开始逐步在网络上呈现律师的执业水平。

现在,少有律师定位细分市场,更多律师还是以“一网打尽”的心态,同时服务众多法律专业领域。利弊对错,无需裁判。

但是,将来,信息传播更加快捷,广泛,客户完全可能通过查找到律师的办案数据,通过专业化,成功案例,服务态度的排名,作出选择。

第二,大数据的沉淀,已经开始倒逼律师在专业化上作出选择

有律师在网络上做营销,会写上很多专业,唯恐可能出现的需求被遗漏。

少部分律师已经意识到,太多专业,就没有专业,他们将“专业、专注、专心”作为自己的标签,仅仅局限在几个较小的专业内。

在细分市场来临之前,针对细分市场给自己量身打造。可见,大数据逐步沉淀,已经带给律师行业改变。

第三,“外行”开始杀入,“门外的野蛮人”已经切入法律服务市场

部分券商和会所已经有了成功组建或者收购律所的先例。

互联网时代的信息共享,使知识之间的跨界整合成为可能,使其他中介机构,也试图虎口拔牙,介入法律服务市场。

“外行”整合法律服务业务的知识管理、信息管理不再是遥不可及,甚至于可能是“外来的和尚好念”,做的更加漂亮。

“足见,法律服务市场已经被互联网潜移默化地改变了,而且,这个改变,还在快速的进行着,甚至,距离颠覆,或许就在一个并不遥远的明天。

Click here to view image.

Click here to view image. 《吕氏春秋.察今》有曰:世易时移,变法宜矣。

《功夫》有云:独步江湖,唯快不破。 Click here to view image.

针对互联网的改变,唯有以快制变,以变制变,方为王道。

从律师的角度,有什么值得准备的呢?我准备从如下方面开始着手,愿与大家分享。

1、自我革命,自我选择

既然将来大数据会让自己一丝不挂,那就赶紧抓紧时间让自己在被脱得一丝不挂之前好好健身,至少脱光了身材也能好看点。

既然将来业务水平、业绩指标都将在网络上一览无遗,那么,现在就开始有针对性的选择自己将来要致力发展的2—3个专业领域,有针对性的学习,分享,参与专业研讨、行业论坛,重视自己的业绩指标,个人品牌,专业声誉,社会评价。逐步淡出、退出自己将来并不准备深耕的法律服务领域。

避免出现“万精油律师”的过时评价。

2、争取将自己的服务产品标准化

法律服务是典型的非标产品。这也使很多人相信互联网不会冲击到法律服务。

但是,相比非标产品,标准产品更容易理解、信任、复制、传播。法律服务标准化不容易,越是不易的事情,一旦做成,就越可能颠覆。即使无法彻底的标准化,至少可以做到流程化,模块化。

当然,这一观点,最终是市场检验。

谁在市场上树立自己的专业化,谁在市场上率先细分市场,整合资源,有效营销,谁就可能先人一步,占据先机,甚至可能因为“一步快,步步快”而引领潮流。

3、抓住手机,就是抓住客户

互联网从PC端发展到移动终端。互联网早已与手机合一。互联网依托手机终端已经随时随地深入甚至捆绑了每一个人。因此,“手机症”患者比比皆是。

抓住手机,就是抓住客户。善用微信,QQ等即时通讯系统,善于建立自媒体,创建或者融入圈层,就是锁定客户。

当然,越是这样的环境下,客户就越是需要细分。

律师需要靠深度,而非广度锁定客户群。锁定客户群,就是有了自己的一块土壤,培育、培植、播种、耕耘,才会有更大的收获。

而随时随地利用手机,分享咨询,分享案例,树立品牌,树立形象,长期做,坚持做,量变到质变,可以达到成本低,效益高的营销效果。

Click here to view image.

“对于律师事务所的发展趋势,我有些悲观。

我认为,大量缺乏服务特色、市场细分、特定客户群体的中小型律师事务所,可能将丧失生存空间。

世界是平的。Click here to view image.

互联网化就是去中间化,做平台。

现有律师必须挂靠律师事务所的执业方式,将来完全可能被打破。君不见,允许个人律所的政策一出台,个人律所马上如雨后春笋,蜂拥而上。君不见,网络约车从横空出世,到几经波折走向合法,已经事实上颠覆了以前出租车挂靠出租车公司的制度。

只要市场认可,法律服务市场上的“C2C”,迟早会冲破政府的行政许可和限制。

经济规律,终究将挣脱人为的桎梏。

我认为,将来的律师行业,也会仿效出租车行业,放开经营。

因此,仅仅靠接受挂靠的律所,很容易被市场所淘汰。只有作为特色经营的律师事务所,有自己的战略定位,盈利模式,组织结构,经营方式,方能生存发展。

我认为,应对变革,律师事务所需要做如下准备:

1、重中之重是,事务所内部建立“一体化”的利益机制,也就是,合伙人要建立从事务所获取利益,而不是从一单一单业务中获得利益的内部分配机制,形成事务所合力。否则,再多创收,也无非是简单相加的松散型俱乐部。大家各自为阵,各自谋利,一盘散沙,大难临头各自飞而已。

利益一体化之后,才能逐步引导合伙人放弃单干,在事务所内部进行利益整合、专业整合、客户资源整合、产品整合。核心意义在于,这样的律所才有内部强大的聚合力,才可能形成裂变,才有能力对抗互联网时代,大量松散的信息资源冲击。

《三体》里,外星族的一颗“水滴”,就是因为其内核紧密,无懈可击,才毁掉了整个人类构建的银河舰队;就是因为其内核紧急,所有对手在它面前,都是一盘散沙,自然一击而溃!

2、律师合伙人需要建立事务所的长期战略规划。为什么建立事务所,事务所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市场地位是什么?服务什么细分客户?这个细分市场的客户为什么选择这个事务所?为了赢得客户的选择,事务所该做什么产品准备?建立什么组织架构?事务所这个主体怎么赚钱?

3、律师事务所要逐步放下事务所的封闭概念,逐步适应事务所平台化、专业领域多元化,逐步接纳不同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合作工作。主动寻找,甚至培育合作伙伴,建立战略同盟,共同杀入市场。

4、律所要建立内部的专业化分工,将可能涉足的市场纵向切分,逐步从鼓励精深,到只准精深,有舍才有得,逐步优化“万精油”式的律师。

5、内部建立项目制。在优秀律师中逐步培训、培养具备管理能力、营销能力、产品研发和执行能力的项目经理,逐步将优秀的项目经理发展为合伙人。

6、建立内部信息资源系统、知识管理系统,做到内部信息及时互通互换,不断交换信息创造价值。

“说了这么多,还是得点点题。

这篇文章的初稿形成于7月下旬。在初稿中,我在最后这个部分介绍AI,人工智能。我当时的观点是,人工智能可以辅助行业发展,不会颠覆行业。但是,世界的变化,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

仅仅在3天前,在9月1日,百度公司在北京举行了世界百度大会。这次会议,又一次刷新了我的三观,迫使我不得不修改本文这个部分的内容,并且进一步修改了本文的题目。

百度大会上,CEO李彦宏说,互联网的下一幕是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就是“百度大脑”,具体表现在算法、计算能力和数据。功能有四个。

第一个功能,语音能力,包括语音识别,和语音合成。也就是说,AI不仅可以听懂话,而且能够模仿人的语音。

第二个功能,图像识别。准确率能达到99.7%。

第三个功能,语言的理解。例如:百度已经研发出了“度秘”,百度的度,秘书的秘,能用人的语言来跟人交流。度秘还跟篮球评论员杨毅,一起合作解说了里约奥运会的篮球赛。杨毅觉得,度秘储备了大量的比赛知识,每个运动员的情况都掌握,还能跟用户互动。

未来,百度大脑的语音、图像、自然语言理解、用户画像这四个功能开放出来,大多数情况下免费提供,希望能给各行各业带来帮助。

“这段介绍,让我不寒而栗!

这对于律师行业,完全可能是颠覆性的打击。律师可以分为三级。

初级律师知悉法律,可以给客户宣讲规则,作出指引。

中级律师经验丰富,可以凭经验支持客户作出判断及解决此前已经发生过的问题,或者预防未发生的问题。

而高级律师更多是创造性的价值,他们有权利,更有义务研究各种规则,研判各种趋势,��造机制,设计路径,帮助客户、社会、人类走向更美好的未来。

根据28原则,律师内部也是金字塔型。只有足够多的行业进入者,才能拉高行业的高度。只有大量的助理进入行业,才能催生更多的高级律师。

随着人工智能的逐步普及,仅靠宣讲规则提供服务的初级律师,将可能输给记忆能力更强、表达精确、既不会因为情绪、身体影响工作质量,也不会因为房贷、车贷(或许那个时候已经升级到飞机贷了)而不断要求加薪晋级的AI。

或许,2026年,越来越多的律师开始聘请“AI律秘”作为助理。2026,助理不在!

真人助理工作岗位的急剧下降,导致中、高级律师的后备队伍缩水甚至断流,导致对社会有创新贡献、有较强影响力的高级律师数量和质量下降,导致行业在社会中的话语权下降!

这一系列的下降,反向又导致行业逐步走向萎缩和消亡!

这是个让我忧心忡忡的问题。

即使部分有识之士努力让自己不用AI,还是选择有潜质的年轻人,择其优者而育之,但是,人类的发展趋势首先都是趋利而行,不知道在并不遥远的2036年,会不会律师不在呢?

“上述分享,仅仅我个人的思考。

对于未来,我们充满憧憬,也充满因未知而带来的或多或少的恐惧。既然避无可避,那就宁愿抢占潮头。

就像高尔基在《海燕》中高歌的那样: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