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在许多国家一样,乌干达政府是最大的单一消费者,因此,与政府或政府机构签订合同可以为企业带来巨大商机。

这一领域受许多法律的规管,因此确保遵守法律很重要,因为这些合同可以在法庭上或由政府巡察官、审计长或议会监督委员会查询。然后,可能要会花大量时间和精力试图追溯性地证明偏离对法律的遵守是合理的,而且还可能会带来要承受的政治压力。若合同處理和執行上出現法律紕漏,可能會造成持久和耗费资源的诉讼,得不偿失。

本文将探讨与乌干达政府缔约时应当考虑的一些因素。

合同是正当获得的吗?

政府订立合同受2003年《公共采购和公共资产处置法》(Public Procurement and Disposal of Public Assets Act)的规管。此项立法的推动原则是确保公共采购的透明性、竞争力、经济性和效率。该法规定了在政府或政府实体需要工程、商品或服务时要遵循的流程。

一般来说,服务或工程必须通过招标(国内或国际)进行采购。如果价值或情况不足以或不允许公开招标,则允许进行限制性招标(国内或国际)。在这种情况下,标书是通过直接邀请获得的,而没有公开的广告宣传。《公共采购和公共资产处置法》还允许在特殊情况下豁免竞争限制采取唯一来源采购。

乌干达法院已有先例裁定,政府或政府实体在《公共采购和公共资产处置法》框架之外批出的合同均属无效,即使是高级政治部门所授予的合同也是如此。

基础设施相关合同受2015年《公私伙伴关系法》(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s Act)管辖,该法包含类似的采购条款,但针对复杂、较大的交易进行了调整。

近年在乌干达自称担任“寻购/采购代理”的人对外国投资者的欺诈案件有所增加。“寻购/采购代理”伪造招标文件,从外国投资者获得付款,当中不乏来自中国的企业。有意向的服务单位应在采购和项目本身进行前期调查,以确认任何特定工程、商品或服务的需求建议书是否是真实的。

谁是适当的缔约方和签字人?

合同法的一般原则是,当事人必须具有订立合同的能力,才能签署有效的合同。因此,缔约方必须确保其与适当的政府实体订立合同,并确保代表政府实体签字的人正式获得授权这样做。

采购和处置实体有不同的类别,包括部委、地区或市政委员会、法定公司、根据《公司法》注册成立的公司,这些实体大部分归政府所有。

缔约方需要检查适用的法律,以确认适当的签署权限。例如,根据《宪法》,有权代表部委有效地签订合同的是部委的常务秘书。根据《公共采购和公共资产处置法》,一般来说采购实体的会计主管是合同的适当签字人。会计主管和常务秘书通常为同一人。

此外,因应特定行业的法规要求,合同的有效签字人也有所不同。例如,根据《坎帕拉首都城市管理局法》,常务董事是适当的签字人。根据《地方政府法》,相应地方政府单位的首席行政办公室是适当的签署机关,根据《乌干达银行法》,签署人是行长或者委员会可能授权的其他人。

至於当政府或政府实体借贷或提供担保的能力时也有相应的法律限制。中央政府的货款合同只能在经议会批准后,由财政、规划和经济发展部部长签署。地方政府只有在获得财政部长批准后才能借款。

与乌干达政府签约的一些经验教训

後续在第一部份介绍过与乌干达政府缔约时的主要监管法律框架後,本部份将探讨政府合同中要特别注意的执行规定。

乌干达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

除某些门槛和有限的例外情况外,《宪法》要求在政府或政府实体签订任何协议之前,先获得乌干达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一旦对合同条款感到满意,乌干达总检察长将批准合同进行签署。该批准通常采用一页信函的形式进行,对合同的签订表示批准。不合规意味着合同无效。

总额不超过2亿乌干达先令的合同以及由国家社会保障基金签署的某些合同不受此要求的限制。

合同的资金在哪里?

2015年《公共财政管理法》要求政府签约实体在签订合同之前手上必须有合同所需的资金。对于让政府承担财政承诺超过一个财政年度的合同,需要获得议会的特别批准。

合同的货币

财政、规划和经济发展部有一项长期指示,即必须以乌干达先令为货币与政府签订所有合同。与在招标过程中需要使用其他货币的发展伙伴签订的融资协议不受此要求的限制。

管辖法律和争议解决

没有任何法律要求政府根据乌干达法律签订合同。类似于私人当事方之间的合同,如果政府是合同的对手方,则法律选择和争议解决地点都属于合同事项。

在实践中,乌干达总检察长坚持将乌干达法律作为政府为当事一方的合同的管辖法律。对于贷款方要求合同受外国法律管辖的融资协议,以及对于主权国之间的双边条约或协定,可以接受外国法律。

乌干达总检察长也不会同意接受外国法院的管辖权,但会同意国际仲裁。乌干达是《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简称《纽约公约》)的缔约国。《纽约公约》裁决在乌干达得到承认并且可以强制执行。

向政府提出强制执行

合约方可以向政府提出合同索赔,但须遵守对执行判决或仲裁裁决的限制和某些限定。由政府提起的以及向政府提起的民事诉讼程序将分别由和向乌干达总检察长提起。不得向政府通过强制令或强制履行令的方式提出救济措施。此外,政府财产均免于扣押或执行。

总结

本文旨在作为与政府签约的任何缔约方用的检查表,以确保其已签订具有法律约束力并且可对政府执行的合同。这有望消除诉讼时间过长造成的服务交付中断,并消除缔约方的损失。了解这些因素还能防止声称可以代表投资者获得政府合同的人进行欺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