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年,许多澳大利亚公司在中国遭遇始料未及的业务冲击。一些公司还因此在澳大利亚陷入严重危机,包括可能面临集体诉讼,被指控未向投资人充分披露风险和情势变化。从这些情况可以看出,对于在中国广泛开展业务的澳大利亚公司而言,董事能否了解中国的最新监管和政治问题并监控风险至关重要。

主要监管和政治风险

即便进行了预测,某家知名澳大利亚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可能也无法避免库存和市场份额下降的经营问题。但公司在中国经营,就需要以科学的方式为未来做好准备。至少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过去一年的波动在2017年还将继续:

1. 持续的监管行动和执法举措。中国持续打击违法行为,包括针对卷入违法行为或与违法人员密切相关的外国公司。中国的法律法规不断变化,地方执法部门的工作重点和方法也在不断变化。药品、婴幼儿配方奶粉、汽车、博彩和证券市场相继受到影响。不过我们可以把握其中一些内容:

  • 竞争法和反腐败。突击检查涉嫌违反中国《反垄断法》的公司(即“黎明突袭”)和逮捕违规政府官员和国企高管已不再是罕见新闻,执法行动始终在进行。因此,外国公司与第三方中介机构、政府官员或国有企业合作应格外注意风险。
  • 食品安全。中国严格执行广告、食品安全和标签要求,违规将面临巨额罚款。向中国出口婴幼儿配方奶粉增加了登记要求。
  • 网络安全。按照将于2017年6月1日生效的《网络安全法》,网络安全将作为国家安全事项受到监管,以适应大数据发展趋势,满足中国存储个人信息和数据的需求。
  • 税收和税制改革。作为世界上最强硬的税收机关之一,中国税务局预计将重点针对无合理商业理由转让中国应纳税资产及转让定价征收企业所得税(包括预提税),特别是针对公司间跨境汇付服务费、特许权使用费和成本分摊费用的情况。
  • (中国版,非特朗普版)旅行禁令。如果公司因违反中国法律(如上述法律)受到调查或与受到调查的个人有密切联系,公司董事或高管到访中国后可能受到旅行禁令(或更严重)的限制。旅行禁令甚至会用于商事争议和破产程序。董事可能被判承担个人责任,即使不承担责任,但旅行禁令可能迫使一方接受不利的争议解决条款。

2. 更严格的资本管控。2016年底曾盛传中国政府将加紧资本管控以减缓大量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但所传的大部分措施尚未得到确证:

  • 利润汇回。根据国家外汇管理总局的要求,目前超过500万美元的资金转移须经总局批准,且鼓励公司延迟将利润汇回境外。
  • 限制海外投资资金转移。海外投资资金转移申请审查严格且不确定性高,造成长期拖延。

3. 地缘政治局势紧张。地缘政治局势对在中国经营的外国公司也可能产生影响。例如当海外贸易申诉或任何受特朗普政策影响的关税措施对中国出口造成影响时,在中国经营的难度也会加大。

董事如何应对?

董事需要考虑并追问下列问题:

  • 依据事实决策。贵公司在中国的战略是否基于事实和数据?贵公司是否在这方面进行了充分调研?
  • 定期汇报。您多久汇报一次公司在中国的活动、战略和风险?
  • 系统化风险管理。贵公司是否建立了风险评估体系?董事会是否及时评估和考量风险?风险管理是否已成为贵公司基因的一部分?
  • 评定监管变化影响。您上一次收到中国监管情况信息是什么时候?您的澳大利亚收益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中国监管情况的影响?
  • 严肃对待合规。贵公司是否针对中国业务制定了明确的合规政策?是否已就该政策对所有相关人员进行培训?“其他人都这样做”不能作为辩护理由。
  • 对交易对方进行尽职调查。在进行交易、雇用新员工或签约新的中国供应商之前,贵公司是否例行查阅政府记录、考察诉讼历史并调查社交媒体,了解与您交易的中国公司或个人的商务情况?
  • 披露政策。贵公司是否制定了披露政策,包括定期、及时披露与公司中国业务相关的重要信息?面临存在问题的信息和数据时,哪些内容应予公开?
  • 危机和公关管理。当中国业务遭遇意外冲击时,贵公司是否有可以依赖的危机管理方案和完善的公共和投资者关系策略?
  • 差旅。管理人员在赴中国前是否例行确认其到中国是否存在风险,比如公司是否卷入与大型中国公司的未决争议?一旦出现类似情况,管理人员是否应推迟不必要的差旅或考虑在中国境外会面,例如(中国公民容易前往的)新加坡、泰国或日本?
  • 资金转移策略。贵公司上一次审查公司向中国业务提供资金和从中国汇回利润的公司间协议和策略是什么时候?

尽管中国的商业惯例、文化习俗与发达经济体有很大区别(而且中国国际化的势头超过了多数西方国家),但是参照本国具有一定相似度的实践,公司和董事仍可提早发现可能面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