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应对2016年中国外汇储备水平的急剧下降,自去年11月起,中国人民银行( “人民银行” )联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发改委” )及商务部对境外投资及资本外流实施了严格的限制。该等政府部门发布了联合声明,表明中国政府将对特定类型的境外投资严加限制,但其并未公开发布相关规定。

2017年8月18日,国务院正式发布了由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及外交部共同制定的《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指导意见的通知》( “《指导意见》 ” )。此外,国务院网站亦已发布了发改委官员答记者问的文本( “《官方答问》 ” ),可藉此诠释《指导意见》。

简而言之,《指导意见》不仅明文规定了此前对特定类型境外投资的既有限制,同时亦明确表达了中国政府对于中国企业所进行的符合国家发展战略的 “走出去” 活动将予以持续鼓励。

按照现行规定[1],凡境外投资均须向发改委及商务部(或其省级部门)备案,唯相关投资若涉及敏感国家(或地区)或敏感行业,则须获发改委及商务部的核准。《指导意见》重申了现行境外投资措施项下的 “备案和核准制度” ,并进一步将境外投资分为 “鼓励类” 、 “限制类” 与 “禁止类” 。

  • 鼓励开展的境外投资:包括(a) 有利于推进实施中国 “一带一路” 国家战略的境外投资;(b) 能带动中国的技术标准输出的境外投资;(c) 能藉此与境外高新技术企业设立研发中心的境外投资;(d) 能藉此参与油气、矿产等勘探与开发的境外投资;或(e) 有利于中国农林牧副渔等领域的境外投资。
  • 限制开展的境外投资:包括(a) 在属于任何敏感国家或地区进行的境外投资;(b) 投资于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的境外投资;(c) 藉此设立无具体实业项目的股权投资基金;(d) 使用落后生产设备的境外投资;或(e) 不符投资目的国的环保、能耗及安全标准的境外投资。
  • 禁止开展的境外投资:包括涉及(a)中国军事工业核心技术及产品;(b) 禁止出口的技术、工艺及产品;(c) 赌博业、色情业;或(d) 危害国家利益及国家安全的境外投资。

《指导意见》表明,相关政府部门将采取便利化措施,在税收、外汇、保险及海关等方面对于鼓励开展的境外投资提供支持,而限制行业的项目则将受到相关政府部门的严格监管和 “指导” 。

为了控制近年来在上述限制类中第(b)及(c)项所述及的 “非理性” 投资,该等境外投资项目将不再属于现行制度下的 “备案制” 范围,而将受限于相关政府部门的 “核准” ,意即须事先获得批准。基于我们对《指导意见》及《官方答问》的理解,不同于去年11月发布的联合声明,《指导意见》看似不属于临时性文件,而将可能在更长期限内有效。

尽管国务院的《指导意见》在效果上已经对发改委和商务部的现行境外投资措施进行了修改,但《指导意见》仅仅罗列概括性原则及规定。根据《官方答问》,为更好地实施《指导意见》,发改委正在研究修订现有的境外投资措施,同时推进《境外投资条例》的立法工作。我们预期包括商务部在内的其他政府部门亦将于此后数月修订并/或发布其各自规定,以便根据《指导意见》对境外投资活动提供更为详细的指引。

[1] 商务部《境外投资管理办法》及发改委《境外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办法》(统称为 “现行境外投资措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