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子女的父母還健在,現時的香港法例並不允許任何不論是否與子女有血緣關係的 第三者,向法院申請在離婚或合法分居時指定為子女的監護人。

麥凱琳和胡安芝列明祖父母對香港子女的權利

由於香港有大量的在職父母,祖父母經常在照顧子女和照顧他們的日常需要方面扮演 重要的角色,例如送他們上學和參加活動、準備飯菜和監督他們的功課。 

在香港,許多祖父母與他們的孫子孫女住得很近,家庭之間的這種親密關係促進了祖 父母與孫子孫女之間的牢固聯繫.

因此,人們可能有興趣了解祖父母在香港是否有任何權利,例如管養權和探視權,尤 其是在離婚的情況下。

監護權利

《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第 13 章)(GMO)是規管與管養和撫養子女(包括提供贍 養費)有關的法庭程序的其中一項條例。

GMO 第 3(1)(b) 條多次提及父母的權利及權能。它指出,關於監護和撫養子女,以及 關於 GMO 條例下處理的其他事項,子女的母親和父親的權利及權能是平等的,除非 子女是非婚生的, 在這種情況下,母親擁有子女的所有父母權利及權能。未婚父親對 其子女的權利是有限的,但他可以根據 GMO 提出申請,尋求法律允許他擁有如果子 女是合法出生的情況下的所有權利及權能。 

然而,祖父母對孫子孫女沒有任何權利及權能,除非他們被指定為子女的法定監護人。

誰可以被指定為法定監護人?

在香港,可在三種情況下委任某人為子女的法定監護人:

  • 該人被子女的父母或監護人通過例如遺囑或監護契約的方式所指定為子女的父 母或監護人去世時,子女的遺囑監護人;
  • 被指定為子女的監護人的人在委任的父母或監護人(視屬何情況而定)去世後, 自動取得該子女的監護權:
    • 作出委任的父母或監護人在緊接其去世前,持有該子女的管養令,不論 當其時是否有其他人持有該子女的管養令;或
    • 作出委任的父母或監護人在緊接其去世前,與該子女同住,而在其去世 時,該子女沒有任何尚存的父母,亦沒有任何尚存的監護人;或
  • 在父母或監護人去世後由法院委任為子女的監護人。

監護人的職責

根據 GMO,監護人的職責包括以下內容: 

  • 法院根據第 8D 條委任的監護人,須與子女尚存的父母共同行事,並須在該尚 存的父母去世後繼續行事(GMO 第 8F(1) 條)。 
  • 在取得監護權時,被委任為監護人的人會擁有對該子女的權利及權能,也就是 説該人將擁有子女的監護權,並可以就子女做出重大決定(GMO 第 8G 條)。
  • 如有 2 名或以上的人共同充任子女的監護人,而在影響子女福利的問題上他們 未能意見一致,則其中任何一名監護人可向法院申請發出指示,而法院可就上 述意見分歧的事項,發出其認為適當的命令(GMO 第 9 條)。

在離婚或合法分居時可以指定一個人作為子女的監護人嗎?

如果子女的父母還健在,現時的香港法例並不允許任何第三者,不論是否與子女有血 緣關係,向法院申請在離婚或合法分居時指定為子女的監護人。

英格蘭、蘇格蘭、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引入了父母責任的概念,以規避指定第三方作為 子女監護人的限制。在下文簡要介紹的《子女法律程序(父母責任)條例草案》中, 條例草案提議取消第三方申請與子女安排有關的命令之限制,前提是子女與該第三方 須一同生活合共至少 365 天。條例草案的公眾諮詢已於 2016 年 3 月 25 日完成,但 尚未獲香港立法會通過。

CLP v CSN [2016]

此案涉及子女的外祖母根據 GMO 第 8D 條申請作爲她自出生以來一直照顧的 7 歲孫 女的監護人。子女的父母未婚,父親在子女出生後不久就離開了母親。這位母親帶著 子女和外祖母搬進了公屋,但不久後她也搬了出去,把子女留給外祖母照顧。子女的 父母停止了與子女和祖母的所有聯繫。

雖然外祖母承擔了子女的主要照顧者角色,但由於她在法律上不是子女的監護人,她 在幫助子女申請學校和證件事宜上遇到種種困難。因此外祖母申請想成為子女的監護 人。她的申請因缺乏管轄權而被駁回,原因是該申請僅基於 GMO 第 8D(2)(b)條,即 “該未成年人沒有父母、監護人及其他對其擁有父母的權利的人”,但情況並非如此, 因為子女的母親仍然在世。

申請被駁回的原因如下:

  • 根據 GMO 第 21 條,父親對子女沒有父母權利,因為子女是非婚生子女。
  • 雖然母親有父母權利,但她並沒有放棄她的父母權利(事實上,她不能這樣 做),她的權利也沒有因任何法院命令而被剝奪。充其量只可以說這位母親不 是一位有愛心和負責任的母親,因為多年來她沒有探望或供養自己的女兒,但 這並沒有改變她擁有對子女的父母權利和權能的事實。 
  • 實質上,此案件不涉及沒有任何父母、監護人或其他對她有父母權利的人的子 女。 

外祖母對這一決定提出了上訴。上訴法庭同意下級法院的意見,因為要根據 GMO 第 8D(2)條指定祖母為監護人,子女的母親(即她唯一的監護父母)必須已經過世。不僅 母親還活著,而且祖母也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表明母親願意在母親去世時指定祖母作為 子女的監護人。

儘管有 GMO 的法定限制,但外祖母並非沒有補救措施。上訴法庭建議外祖母考慮以 下的替代方案:

監護權

外祖母可以考慮作出監護權申請,因為法院作為子女的保護人,有權成為子女的監護 人,並將必要的監護權和照顧子女的權利授予申請人。法院隨後需要考慮的問題是是 否有:

。。。迫在眉睫或立即需要為子女提供保護,而這種保護可能無法輕易從任何其他來 源獲得。

在 M v Y [2009] 一案中,法院駁回了一位祖母將她兩歲的孫子送交法院監護的申請, 因為根據她與父母雙方的同意和安排,子女由祖母照顧。換句話說,子女的父母和祖 母已經同意子女由祖母照顧,因此不需要申請監護。 

然而,CLP v CSN 一案中的事實與 M v Y 一案中的事實完全不同,因為子女被父母遺 棄,外祖母別無選擇,只能照顧子女。

因此,如果她提出監護申請,法院可能會認為保護子女的利益是真實且迫在眉睫的, 而且無法通過任何其他方式輕易解決,因而會批准監護的申請。 

外祖母也可以考慮尋求社會福利部門的協助提出申請子女的撫養權。根據 GMO 第 10(1) 條,未成年人的父母其中一方或社會福利署署長如提出申請(父母可在無起訴監 護人的情況下申請),法院在顧及未成年人的最佳利益及父母雙方的行為和意願後,可 發出其認為適當的命令未成年人的管養和父母其中一方探視未成年人的權利。

CCM v KPH [2022] 

最近的這個案例涉及一名 15 歲的女孩,她的父母離異,子女的母親被授予獨自照顧 和管養權。離婚後母親去世,子女由外祖母和舅舅撫養。根據 GMO 第 8D 條,舅舅 申請了一項指定他為子女的法定監護人的命令,子女的父親沒有對此提出異議。父親 雖然支付了子女的撫養費,但卻沒有以其他方式參與子女的生活。舅舅申請成功,被 指定為子女的法定監護人的原因如下:

  • 該子女和她的外祖母和舅舅關係很好;
  • 舅舅一直在履行監護人的角色,為子女提供愛、照顧和情感支持,並能協助她 完成功課,並與學校保持良好的家長與教師關係;
  • 舅舅有必要的資源在經濟上支持子女,而子女拒絕由她稱為“陌生人”的父親照 顧; 
  • 考慮到子女的年齡,應該充分考慮她的意見;而背景調查報告也建議指定舅舅 為子女的監護人。

法官在闡述委任監護人的法律原則時指出,須與未成年人尚存的父母或尚存的監護人 (如有的話)共同行事,並須在該尚存的父母或尚存的監護人去世後繼續行事(GMO 第 8F(1) 條)。根據 GMO 第 s3(1)(d) 條父母權利命令的前提下,這意味著生父是 GMO 條例下尚存的父母,而該權利並未被剝奪。因此,在這種情況下,舅舅必須與父親共 同行事。如有必要,舅舅稍後可以根據 GMO 第 8 條向法院申請解除父親作為監護人 的職務,因為第 8 條允許法院罷免“根據 GMO 任命或委任”的監護人。

總結

當《子女法律程序(父母責任)條例草案》最終被制定時,它將會為祖父母和其他第 三方看護人申請子女安排令鋪平道路。除其他事項外,條例草案包含了以下條文:

  • 以照顧子女之責任的概念取代監護的概念,重新界定法律上的親子關係;和
  • 將子女安排令取代現有的監護權和探視令,避免在有關子女的糾紛中暗示“贏家” 或“輸家”的術語。

更重要的是,對祖父母等第三方申請與子女有關的法院命令的權利之限制將會被刪除, 而條例規定與該名子女一同生活至少 365 天的人可以申請子女安排令。即使是一個不 屬於有權申請子女安排令類別的人,他們仍然可以在獲得法院許可的情況下提出申請。

*此文章發表於《家庭法法學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