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2017年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的“中央统一规则、地方实施监管”以及“加快相关法律法规建设”的总体要求,各地人民政府都从加强地方金融监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角度,逐步建立健全对地方金融业务的监管,尤其是对国家明确授权的由地方监管的全部七类地方金融组织及其开展的金融业务从不同的立法层面作出了相应的地方监管要求和规定,其中自20世纪80年代初从美国等国家传入到中国的本应以“融物为本质特征”的融资租赁交易,经在中国发展近30年后亦被纳入到“金融组织”从事的“金融业务”中,由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在中央统一部署下进行属地监管。为此,一些省、直辖市的地方金融监管相应出台了地方性法规、条例等,较早的比如《山东省地方金融条例》在2016年3月31日由山东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通过并于2016年7月1日起实施,《四川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在2019年3月28日由四川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并将于2019年7月1日起施行,据悉,河北省、浙江省也都在对融资租赁、商业保理等归为地方金融监管范围内的事项进行相应的地方性立法活动。在该等对融资租赁监管具有重大变革意义的大环境下,同时也应几个注册地在天津的融资租赁公司客户的请求,笔者对天津市最近通过的《天津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中与融资租赁有直接关系的相关条款和内容进行解读,以供同行了解和讨论。

2019年5月30日天津市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通过《天津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天津金融条例”),该条例将于2019年7月1日起施行。

1、首先,从立法层级而言,《天津金融条例》属于地方性法规,其立法权限仅在法律和行政法规之下,虽然其与商务部分别于2005年和2013年颁布的《外商投资租赁业管理办法》(注:该管理办法已于2018年2月由商务部通过《商务部关于废止和修改部分规章的决定》(商务部令2018年第1号文件)废止)以及《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属于同一立法层级,但是从属地专属监管并配以明确的行政处罚规定等方面而言,《天津金融条例》对在天津市范围内开展融资租赁业务的融资租赁公司在企业监管和经营监管上起到了“有法可依”的重要作用,该等融资租赁公司在天津市范围内从事融资租赁业务应遵守现行《天津金融条例》的规定以及天津市人民政府或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后续出台的具体的监管办法或规定。

2、关于融资租赁公司的企业性质,《天津金融条例》遵循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的“7+4”地方金融监管规则,将融资租赁公司正式纳入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监管的金融组织范围内,也为业内一直讨论的融资租赁公司从事的融资租赁业务属于金融业务还是一般的贸易服务等话题给出了基本方向和答案,即融资租赁业务不是简单的出租人向承租人提供物的租赁的贸易服务,从我国目前融资租赁行业的发展以及融资租赁交易实质内容来看,其更应理解为向承租人(资金需求人)提供资金融资或具有资金融通功能的金融服务,因此在我国整体控制金融风险的大背景下,融资租赁公司及其从事的融资租赁业务顺其自然地被纳入到“金融组织”和“金融业务”范围内,因此,作为“金融组织”的融资租赁公司将从公司内部组织机构、风险管控、财务管理等内部机制等方面按照“金融标准”进行经营管理活动和开展“金融业务”,并且受到金融监管部门的“金融监管”。

3、从监管对象而言,我们注意到《天津金融条例》第二条对接受监管的金融组织的表述为“在本市行政区域内从事金融业务的地方金融组织”,而非类似“注册地或经营场所在本市行政区域内”的表述,对于该等表述,我们认为可以理解为既包括注册地或经营场所在天津市内的金融组织,也包括注册在外地或者在天津市内没有经营场所,但是其相关活动被视为“从事金融业务”的金融组织,《天津金融条例》以该等表述使其对监管对象的确定具有一定的弹性空间,但是该等表述也给被监管的金融组织(融资租赁公司)对法律规定的理解和适用造成一定不确定性,也期待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制定相关具体的监管办法或规定对接受监管的金融组织的具体范围作出进一步明确,以确保作为金融组织的融资租赁公司合规开展经营管理和融资租赁业务。

4、关于融资租赁公司的设立(包括变更和终止)审批手续,《天津金融条例》第十一条规定“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办理相关批准、授权、备案等手续。国家规定须经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部门批准方可设立的地方金融组织,由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部门依据法律、行政法规颁发经营许可证”。经查询,目前未有现行有效的国家层面的法律或行政法规对地方金融组织的设立、变更和终止的审批机关作出明确规定,因此,从主体监管、行业监管以及主体资格审批统一的角度而言,市场主体和行业的监管部门亦为主体资格审批的部门,同时根据我们与天津金融局相关工作人员了解,在天津市内注册的融资租赁公司的设立、变更和终止手续现均已经由天津市商务委员会转至天津市地方金融监管局负责,对此,我们也提示拟在天津市新设或已经在天津市设立的融资租赁公司在办理相应的公司设立、变更或终止等审批手续时,尽量提前与具体的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进行沟通和确认,按照具体的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的要求准确和提交相关文件,避免审批流程的拖延等。

5、从对融资租赁公司的具体监管要求而言,《天津金融条例》第十八条专门针对融资租赁公司,主要从租赁物和风险体系两大方面作出了明确规定,其中租赁物包括对租赁物的权属、租赁物的租后管理以及租赁物的担保价值等方面;风险控制体系包括租赁物的风险评估体系、承租人(以及行业)的风险评估体系、风险预警和处理机制等,同时也明确规定了融资租赁公司的禁止性经营行为(比如不得从事吸收存款、发放贷款、受托发放贷款等金融业务,不得借融资租赁的名义开展非法集资活动以及从事违反国家规定的其他活动),该等规定符合融资租赁交易的内容要素,与《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等现行有效的与融资租赁公司和交易监管规定的基本原则和内容相一致。在此基础上,我们也进一步认为,现行法律或行政法规没有对租赁物作出明确规定,因此从融资租赁行业惯例以及实践中融资租赁交易的功能和需求而言,我们认为作为融资租赁交易项下的租赁物在具备如下基本要素:1)有形物、非消耗物;2)具有商业使用价值;3)所有权可以依法转让并可由出租人合法有效持有;4)具有物权担保功能的基础上,应可由融资租赁公司根据具体的商业条件和安排选择和决定,《天津金融条例》没有对租赁物的合规要求做出限制性或禁止性规定是合理的,给予融资租赁公司更快开展融资租赁业务的空间。

6、对金融组织(包括融资租赁公司)的事中事后监管而言,《天津金融条例》明确了企业分类监管制度、非现场监管和现场检查相结合的检查制度、企业高管人员约谈制度,以及风险报告和预警制度等,上述相关制度的规定是在《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等直接对融资租赁公司和交易做出监管规定的现行有效的规定基础上做出的更加符合目前我国对整体金融市场和金融主体风险控制要求的规定,尤其提示注意的是非现场和现场结合的检查制度和企业高管人员约谈制度,前者可能将改变融资租赁公司在监管转隶之前的“监管形同虚设”的情形,融资租赁公司应重视配合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的检查要求,并提供相应的文件和报告等,后者则对融资租赁公司相关高管提出更高的要求,这两个制度在《天津金融条例》的“法律责任”条款中都有对应的行政处罚,融资租赁公司应给予重视和遵守。

7、从明确了违规行为的行政处罚而言,《天津金融条例》以专门的“法律责任”章节就违反《天津金融条例》的相关行为(比如:未经批准或者授权擅自设立金融组织,变更相关事项未按规定备案,未报送相关信息或者报送虚假信息,拒绝、阻碍地方金融监管部门依法实施监督检查等行为)设立了明确的行政处罚,这也是《天津金融条例》作为地方性法规根据《行政处罚法》规定在行政处罚设置的层面优于《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等部门规章的地方,行政处罚的明确设置增强了《天津金融条例》的可执行性和可操作性,便于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对融资租赁公司等金融组织进行实质有效的监管,规范金融组织的金融业务。在此基础上,重点提示的和提出的问题是,1)《天津金融条例》明确规定了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有权对相关违法违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采取罚款的行政处罚决定,因此融资租赁公司的董监高等人员据此更应在日常的公司管理和业务开展时遵纪守法,严格遵守公司内部和外部的规定,同时也应尽量通过书面留痕等方式保留自己合法合规履职的证明或证据,避免被错误处罚;2)根据《行政处罚法》规定,地方性法规可以设定除限制人身自由、吊销企业营业执照以外的行政处罚,同时我们注意到《天津金融条例》的“法律责任”条款中多次提及“吊销经营许可证”的表述,首先我们认为“吊销经营许可证”不属于“吊销营业执照”,因此该等行政处罚没有违反《行政处罚法》的规定,其次,鉴于金融组织应根据批准或授权后开展金融业务,因此虽然“吊销经营许可证”不必然产生“吊销营业执照”的结果,但将直接导致被采取该等行政处罚的金融组织暂时或永久丧失开展金融业务的资质和资格,即实质上可能产生“吊销营业执照”的后果,对此也请金融组织(融资租赁公司)应给予重视。

陈宝姝律师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硕士,自2006年至今在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工作,专业从事融资租赁以及商业保理等法律研究和法律服务10余年。主要为客户的日常经营活动提供法律咨询服务、就具体融资租赁项目、保理项目以及供应链金融业务提供专项法律服务、也提供融资租赁交易以及商业保理业务纠纷等案件的诉讼和/或仲裁代理服务,以及随着融资租赁业和商业保理业的发展,也根据客户需求提供与融资租赁公司以及保理公司的自身融资以及资本市场相关的法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