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行使专利权,专利权人越来越多地关注美国以外的国家。许多人认为,授权双方复审程序和美国最高法院的各种决定使得美国的专利权行使在过去至少五年里更具挑战性。当放眼国外时,专利权人通常会把欧洲-尤其是德国-视为一个备选地。在其他情况下,随着知识产权行使制度的持续发展和完善,日本,甚至是中国,可能是一个选择的地方。

此外,加拿大经常被认为是一个可能的地点,因为它靠近美国并具备完善的普通法法院系统。针对那些不熟悉加拿大专利诉讼的人们,以下列出了加拿大专利诉讼不同于美国的十大区别。

  1. 单一法院系统:在加拿大,几乎所有的专利侵权诉讼都向加拿大联邦法院提起。与美国的地区法院诉讼不同,在加拿大实际上没有择地诉讼。更准确地说,联邦法院是一个单一的全国性法院,在加拿大所有主要城市都设有办公室和法庭,并且总部设在首都渥太华。联邦法院有许多法官在专利侵权问题方面经验丰富。对联邦法院的判决依法可以上诉到联邦上诉法院的三人法官小组。联邦上诉法院的判决在最高法院允许的情况下可上诉到加拿大最高法院。虽然在省级法院有可能提起专利侵权诉讼,但省级法院法官在专利问题上没有经验,而且任何省级法院的禁令都不是全国性的禁令。这与联邦法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联邦法院能够并也确实准予全国范围内的永久性禁令。eBay的美国判决,虽然对发出永久性禁令做出了限制,但联邦法院并没有同样的限制。此外,在处理与贸易有关的专利纠纷时,加拿大也没有与国际贸易委员会相当的机构。
  2. 没有陪审团审判: 在加拿大,联邦法院没有陪审团审判。所有联邦法院的专利侵权诉讼都由一名法官审理。
  3. 证据开示越来越窄并更加集中:在加拿大,文件证据开示并不像通常在美国那样深入或探究。此外,加拿大的证据审查(美国的宣誓作证)限于针对每方一名代表(类似于美国的第30(b)(6)条证人),某些情况下会加上涉讼专利的发明人。很少有第三方或其他事实证人被审查/宣誓作证。而且,在加拿大,专家并不宣誓作证。更确切地说,专家报告是在审判之前交换的,并且专家在审判时也会被交叉审查。
  4. 非法庭专利有效性挑战手段有限:在加拿大,不存在与授权双方复审程序相当的情况。在加拿大有一个授权后复核程序,但它并不太受欢迎。这是因为从统计结果和程序上来看(至少部分原因是由于它的单方性),它更倾向于支持专利权人。此外,联邦法院可能会暂停进行任何复审,以支持一项平行的专利诉讼程序。这种暂停复审的基础是,审判中具有证据以及最终进行交叉审查的充分行动被认为是评估一项专利有效性的首选方法。
  5. 费用后果:在加拿大司法中,由败诉方承担费用。基于此,几乎必然的是,败诉方将不得不支付胜诉方的费用,尽管不是胜诉方的实际费用的100%。一般来说,支付的金额大约是实际费用的20-30%,加上合理的支出。此外,在加拿大没有资产的原告必须为费用提供担保。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费用的担保金额会有很大的不同。在任何情况下,原告以分期付款的方式提供担保都是允许的。如果原告确实是身无分文,并且也不能提供担保,就可以解除对其担保的要求,但前提是能预先向法院证明其案件有价值。
  6. 利润核算:对侵权人的利润进行核算是一种可行的救济办法,但必须出于公平的考虑,例如要求原告以清白的方式来到法庭。在加拿大,这种救济办法的可用性与美国不同。在美国,只有在实用新型专利侵权的情况下才有赔偿。最近,关于利润补偿的核算产生了加拿大历史上专利侵权赔付的最高金额:6.44亿加元加上利息,更多细节内容点击这里。
  7. 没有三倍损害赔偿,但惩罚性赔偿是可能的:在加拿大,三倍损害赔偿并不适用。尽管如此,惩罚性赔偿有可能是适用的,但仅在有限情况下。为了判予惩罚性损害赔偿,必须发现针对原告专利权的过分或专横的行为,或无情的漠视。仅仅故意或明知的侵权行为不足以满足惩罚性损害赔偿的条件。
  8. 对损害赔偿责任没有通知要求:在加拿大,不要求专利权人提供实际或建设性的侵权通知以产生损害赔偿责任。相反的是,当专利申请公开时,这种责任可能就已经开始产生。在这方面,专利权人可以针对所有专利申请公开期间侵权行为获得合理的赔偿(即合理的使用费),也可针对所有授权后侵权行为选择损害赔偿(即合理的使用费或损失的利润)或利润核算。像在美国一样,专利侵权索赔有6年的时效期。
  9. 没有马克曼(Markman)听证会,也很少有简易判决:加拿大不存在马克曼听证会。相反,专利范围的解释连同侵权和有效性是由审判法官在审判时或审判后决定的。另外与简易判决在美国相当普遍不同的是,简易判决动议在加拿大是罕见的。这是因为联邦法院更趋向于将案件提交到有相互竞争的专家意见的审判中(就像在专利诉讼中经常发生的那样)。

授权前行为:在美国诉讼中,专利权人可能会面临不能兑现其向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持续披露所有相关现有技术的不公平行为指控。但在加拿大却没有由于未能向加拿大知识产权局(CIPO)披露相关现有技术而使专利无效的机制。类似地,在审查期间向加拿大知识产权局所作的陈述和主张,不能被用于在诉讼中对抗专利权人以解释专利范围(即在加拿大并没有禁止反悔原则)。在加拿大,专利范围的解释是通过本领域技术人员的角度看待专利本身来进行的。尽管有上述所有规定,但申请人如果出于误导的目的而确实对加拿大知识产权局进行了实质性的失实陈述,已经授权的专利在诉讼中可被判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