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着手对汽车产业政策进行大胆的重塑。这是中国在最近宣布将放宽对汽车行业外国投资的主要限制之后的进一步举措。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改委)在中国负责制定产业政策方向。2018年5月17日,发改委向地方人民政府及相关协会及企业发布了《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草案”)。草案正式通过后将取代2004年以来生效的现行汽车产业发展政策。

简而言之,草案对中国汽车投资项目的审批制度进行了改革,将更多权力下放给地方政府,明确禁止任何新增燃油汽车产能,并提高成立纯电动汽车生产企业的门槛。

草案将2018年5月25日设为地方政府和业界人士提供反馈意见的截止日期。显然,提供的反馈时间较短,你可能遗憾地错过了!然而,这也暗示了反馈内容将是有限的,发改委对于其打算采取的方向有明确的想法。一般情况下,反馈周期会较长一些。

草案的要点如下:

政策目标及审批制度改革

草案的目标为完善汽车产业投资项目准入标准,引导社会资本合理投向,严格控制新增燃油汽车产能,积极推动新能源汽车健康有序发展,着力构建智能汽车创新发展体系。

草案的一项重大改革是所有整车和零部件的投资项目的审批权限将下放给地方政府,审批制度也将改为备案制度。目前,中外合资轿车生产项目须经国务院批准;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有关的项目须经国家发改委批准;其他项目须经省级政府批准。由此看来,对于一些重要的外国投资来说,这将会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政策放宽。这一变化也反映了中国十余年来从审批转向备案的举措。

重点发展领域

草案支持社会资本和具有较强技术能力的企业投资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节能汽车及关键零部件研发。

智能汽车领域重点发展复杂环境感知、新型智能终端、车载智能计算平台等关键共性技术。特别是草案强调了芯片、中央处理器及操作系统作为重点发展项目。这可能与美国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的制裁有关,这也再次强调了中国在不拥有核心技术的情况下的脆弱性。但这也与许多中国公司近年来一直在寻找半导体公司这一事实相符。

草案将智能汽车定义为通过搭载先进传感器、控制器、执行器等装置,运用信息通信、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具有部分或完全自动驾驶功能,逐步成为智能移动空间的新一代汽车。智能汽车通常又被称为智能网联汽车、自动驾驶汽车、无人驾驶汽车等。

鼓励更多重组与并购

草案鼓励企业通过股权投资,开展兼并重组和战略合作,联合研发产品,共同组织生产,提升产业集中度。值得注意的是,草案支持国有汽车企业与民营汽车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从而打造行业领军企业,与全球同行竞争。中国显然有意赢得该项竞争,成为自动驾驶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领军国家。

鉴于汽车产业的技术需求和资本密集性,中国要打造世界领先的“冠军企业”,无疑必须注重规模效应。

这一举措也延续了中国的现行政策。自2004年以来,中国汽车产业政策就鼓励国内汽车企业进行重组和并购以提高产业集中度。目前,中国排名前十的汽车制造商集中度达到90%。然而,相比高集中度的西方国家,中国仍有200多家汽车制造商。[1] 因此,中国政府继续鼓励中国汽车制造商进行重组和并购,以形成能够与国际竞争对手进行旗鼓相当竞争的行业巨头,是非常明智的。

对燃油汽车的限制

根据草案的规定,燃油汽车的产能受到严格控制。

草案明确禁止建设以下燃油汽车投资项目:

  • 新建独立燃油汽车整车企业;
  • 现有汽车整车企业跨乘用车、商用车类别建设燃油汽车生产能力;
  • 未列入国家区域发展规划的现有燃油汽车企业整体搬迁至外省份;
  • 燃油汽车僵尸企业股权变更(即为了防止公司利用获得批准但未使用的产能来制造更多的燃油汽车)。

此外,若现有燃油汽车制造商意图扩大产能,其应同时符合六个要件,其中包括上两个年度汽车产能利用率均高于全行业平均水平,上两个年度新能源汽车产量占比均高于全行业平均水平。

政策是非常明确的。仅仅只有鼓励新能源汽车的政策(即胡萝卜)是不够的,还需要对燃油汽车进行限制(即大棒)。由此看来,燃油汽车制造商将不得不逐步调整生产,随着新能源汽车比例的上升而减少燃油汽车的产量。

鼓励纯电动汽车但提高标准

根据草案来看,纯电动汽车仍然受到中国政府的大力鼓励。然而,投资纯电动汽车的门槛有所提高。具体要求包括:

  • 项目区域

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所在省份应符合以下条件:

(a)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占比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b)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比较完善,桩车比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c)新能源汽车僵尸企业和僵尸资质清理工作全部完成;

(d)现有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均已建成,且产量达到建设规模。

  • 新建纯电动汽车生产企业

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新建企业法人应符合以下条件:

(a)所有股东在项目建成且产量达到建设规模前,不撤出股本;

(b)股东拥有整车控制系统、驱动电机、车用动力电池等关键零部件的知识产权和生产能力,且对关键零部件具有较强掌控能力;

(c)股东现有的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均已建成,且产量达到建设规模,不存在违规建设项目;

(d)主要股东股权高于三分之一,自有资金和融资能力能够满足项目建设及运营需要,且符合其他条件(包括境外公司知识产权和车辆销售数量的具体规定);

(e) 产品研发机构已经建立,并符合其他具体规定;

(f) 上两个年度累计研发投入不少于2亿元人民币;

(g) 产品售后服务保障有力。

除上述规定之外,还有���些生产项目方面的规定,例如,在建设规模方面,纯电动乘用车不低于10万辆,纯电动商用车不低于5000辆。这些要求可能对新来者来说具有挑战性。中国最大的两家电动汽车制造商比亚迪公司(BYD Co.)和北汽汽车公司(BAIC Motor Corp.)在2017年分别售出11.3万辆和10.3万辆新能源汽车。[2]

自2015年7月以来,已有15家纯电动汽车生产企业获得发改委的批准。然而,还有200多家公司正排队等待批准。根据我们了解,从2017年6月至今,没有任何新的纯电动汽车生产企业生产资质申请获得发改委的批复。[3]

纯电动汽车新生产许可证的暂停发放,很可能是由于草案正在起草。然而,尽管生产许可证问题可能会得到解决,对许多新来者来说,纯电动汽车生产企业门槛的提高可能会成为一个障碍。

显然,中国政府可能已经察觉到,由于新的初创汽车生产企业越来越多,中国纯电动汽车的投资有点过热。较高的门槛可挤掉不断增长的泡沫。

发改委于2018年4月17日公布了为期5年的过渡期,以期完全结束中国对汽车生产企业外资股比的限制,并在2018年内首先取消对新能源汽车外国股比限制。因此,草案中对纯电动汽车投资项目的要求将适用于外国新来生产企业比如特斯拉。

汽车零部件投资项目

草案还对汽车零部件和汽车的投资项目提出了详细要求,主要涵盖发动机和动力电池。

对于燃油汽车,发动机直接关系到环境保护和资源消耗。草案明确规定了升功率指标及中国最新的排放标准(即“国六”排放标准)。

对于新能源汽车的零部件及动力电池,草案在产能,核心技术能力,智能化水平和回收能力方面做出了规定。

这些要求具有前瞻性,将会提升中国汽车工业水平。

结语

草案延续并扩大了现行政策。

一方面,中国宣布放宽对外资汽车行业外资股比的限制,制定了5年过渡计划,并将汽车进口关税从25%下调至15%,汽车零部件进口关税降至6%。

另一方面,中国显然正在制定政策,为其拥有一个强大的国内汽车市场创造条件,以使国内企业能与国际竞争对手正面竞争。未来进一步的竞争将在新能源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方面展开。

草案预计将在2018年内正式颁布,但其对中国汽车产业的影响将在未来十几年内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