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顾问与商业顾问的双重身份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法律顾问在公司运营中的作用变得更加关键。由于政府出台了越来越多的监管措施和行业规定,法律顾问必须为企业提供更多层次、更加立体的商业建议,从而规范企业的商业行为。过去,在管理团队中,法律顾问的关注焦点主要是公司知识产权的商业化;现在,他们还需要通过法律视角,作出至关重要的商业决策。

Click here to view the image.

Gonen面临的问题是,Teva制药在非专利药物和专利药品制造两个部门同时占有极高的市场地位,但这两个部门面临着不同的商业规则和不同的监管,需要要在商业和医疗需求之间的平衡作出判断。Gonen表示:“制药公司的法律顾问往往面临着一个逃避不了的角色冲突,一方面,我需要考虑公司股东的收益;另一方面,公司产品的最终消费者是病人,我们必须关注他们的需求和利益。如何在这个平衡中进行适当的倾斜是十分微妙的。”

Gonen说:“我的角色是确保在法律的范围内实现商业和病人权益的双赢。在进行每一个决策时,我都必须重新审视与其相关的每个领域,确保股东和病人都能因此受益。”

法律顾问的商业价值也体现在欧盟内部的贸易中。从商业角度,人们往往把欧洲市场作为一个整体,但是在实际的泛欧盟市场中,各国的法律准入法律条件,司法的态度、过程和结果等存在很大程度的差异。除了不同法律体系的冲击外,基本的商业行为也受到不同国家不同规定的影响。例如欧盟市场中不同国家差异性的定价和报销问题,不同的规则导致复杂性大大增加。对于企业来说,这些复杂因素使得公司的商业策略面临更大的挑战,亟待法律顾问为他们提供更加专业的法律知识,从而在各个市场中都做出最优决策。

在快速消费品行业,联合利华也将法律顾问视作重要的商业决策伙伴。联合利华的企业技术解决方案部门的法律顾问Gleen Quadros认为,法律顾问作为商业决策参与者最终会证明他们的价值。

Quadros指出:“法律就像一个潜能无限的孩子——非常聪明、有能力,但因为过去企业在这方面的投入不足,它的潜力一直没有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由于大多数组织惯于用指标来量化一个事务的价值,所以法律的价值和作用很难被人具化和重视。”

他还表示,作为一名法律顾问,要使自己服务的企业获得效益最大化,需要有整合各种资源的洞察力,要理解商业策略和存在的问题,熟悉法律在各种商业策略下能够提供的应对措施。不仅如此,优秀的法律顾问还要权衡好律所内部意见和利益相关者的需求。”

Click here to view the image.

首席法律顾问将不再高枕无忧

十年前,对于专业律师而言,大公司的首席法律顾问无疑是一项轻松稳定的美差。从工作量上来看,一名称职的首席法律顾问通常收入可观,且不用像私人执业律师那样每天拼命伏案工作。从收入的稳定性角度来说,法律顾问处在公司业务的核心岗位,完全不用担心自己在企业中的地位;同时,由于法务知识的专业性和不可替代性,很少有人会对该部门的预算问题做出挑战。然而,法律业务外包商Integreon的首席执行官Bob Gogel认为,即便这样一种略显讽刺性的说法曾经存在,现在法律顾问所面临的情况也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他说:“在过去的十年中,特别是近三四年间,首席法律顾问们在法律事务费用的安排上正承受着不断攀升的巨大压力,这种对财政预算的不断压缩,实际上是源于不断加强的监管和合规措施所带来的新型法律需求。”

Click here to view the image.

与此同时,首席法律顾问们的工作范围也正从单纯的法律顾问向着整体业务顾问的方向进行扩展。在很多情况下,法律顾问们的头衔被称为首席法律事务执行官,与首席财务官相并列。Gogel以他自己的首席法律顾问Mike Zuercher为例,称Zuercher为Inegreon高级管理团队中的“得力干将”。

全球法律邮报(Global Legal Post)本年度的杰出首席法律顾问报告及法务部门调查(General Counsel Excellence Report and Law Department Survey)显示,首席法律顾问们最关心的问题有二,一是监管者所带来的威胁,另一个则是如何管理法务部门、为企业创造价值。

在这样的新领域中,一些精明的公司管理层对法务团队的运作有深刻的认识。以保险业巨头AIG为例,他们将自己的法务部门完全剥离出去,并通过他们的专长为客户应当如何购买法律服务做出建议,从而使之成为一个独立的盈利机构。类似的企业还包括软件行业的全球领军者微软,这些全球领先的行业竞争者都开始重视法务部门自身的商业价值。

人们通常认为,将法律业务外包与直接聘请律所并没有太大区别,而Gogel则表示这其中所涉及的企业文化却有着本质性的不同,企业需要时间来接受这种转变。他指出:“许多企业需要两到三年来熟悉外包业务,置于接纳业务还可以外包到海外这一理念,还要花上更长的时间。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

律所本身也在采用一种相似的模式,积极调整内部资源,从而为企业提供价值更高的服务。例如许多律所开始选择将文件审阅这样的非核心业务外包给Inegreon类似的供方。

Click here to view the image.

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在合同管理系统、企业运营事务管理系统及项目管理系统中,科技的应用必将日益泛化,并最终指向人工智能这一发展方向。律师也将面临机器的挑战。对于曾经高枕无忧的首席法律顾问而言,改变势在必行。

首席法律顾问这一角色本身还会在未来有所发展吗?Gogel对此深信不疑。“理论上讲,没有什么是不能外包的。但无论如何,就像交响乐团总需要有一名指挥一样,你总需要一名员工来为你安排这些事情。”他说。任何企业业务运作的成功都任然需要一名首席法律顾问作为保障,然而,可不要指望这还是一个像之前那样轻松的美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