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杜遇见独角兽”是我们新近推出的专栏,将定期发布跟“独角兽”相关的各种专业、前沿的观点述评与行业观察。继上期推出“网络游戏热点法律问题系列问答”后,本期我们推出“独角兽捕手修炼手册”——高度浓缩投资过程中的真正风险点,以及如何把握那些来之不易的投资机会。我们将全部采用清单形式,严格限制清单条数和字数,希望让你在最短时间内有最大收获。

1. 开始投后管理 从交割开始,投资人与创始人从之前谈判的对立状态,走向利益捆绑的阶段。在投后管理当中,一方面要与创始人保持良好的关系,成为创始人真诚的合作伙伴,另一方面也需要在关键的时刻捍卫自己的切身利益。

2. 交割后事项的核查 很多时候,为加快投资交割的进程,投资人会同意把一些需要创始人或公司改进的事项放在交割之后完成。在交割以后,您记得要时不时拿出文件来看看,创始人和公司是否按照当初的约定如期完成了这些交割后事项。除了一些重要事项要及时跟进以外,多数交割后事项可以趁着下一轮融资时进行统一梳理,要求公司尽快完成。对于需要时间完成的交割后事项,比如取得重要的业务资质,如果因为时间关系无法在交割前完成,则可以将其作为回购权的触发条件。

3. 交易条款的遵守 交易文件(特别是股东协议)约定的公司和创始人的很多义务是长期的,您也需要审视协议条款的遵守情况,例如公司是否定期向您提供财务报表等信息,某些重大事项是否获得了您的事先同意,创始人是否履行了不竞争义务等。如果公司或创始人重大违反交易协议,就有可能触发回购条款,在损失难以通过其他方式弥补的情况下,您有权要求其回购股权。在公司和创始人不遵守已签订协议的情况下,投资人应及时提醒,否则,不仅当时谈判的力气白费了,而且形成协议可以不遵守的习惯,后患无穷。不幸的是,没有认真去执行协议的投资人并不少见。

4. 优先认购权 公司拟开始新一轮融资时,作为现有股东的您可以考虑是否行使优先认购权。在某些情况下,也可能发生您不得不认购的局面。例如,之前的交易文件中约定,若您的股权比例低于某一个数值,您就无权委派董事,如果新一轮融资将会导致您的股比低于该数值的,您可能就需要进一步跟投,防止股比被稀释,以维持董事席位。

5. 新一轮融资 公司发生新一轮融资时,作为老投资人的您应及早参与其中,最好能从TS阶段即参与选择新投资人、审阅和讨论条款,以避免公司谈下来您不能接受的条款。您应审阅新一轮融资涉及的所有文件,并判断新一轮文件对您的影响,并要求公司承诺不存在任何抽屉协议。

6. 回购条款关注点 在新一轮融资中,就回购条款,您可以主要关注如下关键点:(1)IPO的时间是否延后为新投资交割后N年;(2)是否能补充约定在新投资人要求回购的情况下,您也有权要求回购;(3)回购的优先顺序如何?(4)新投资人回购价格涉及的IRR是否较高?(5)在公司无足额资金回购所有投资人的情况下,能否争取按照持股比例或至少投资成本比例、在同一顺位进行回购?

7. 否决权的调整 在新一轮融资中,随着投资人的增加,公司很有可能借机对否决权进行调整,例如减少享有单独否决权的投资人数量(包括约定多个投资人共享一个否决权)、减少否决权事项。此时老投资人需要考虑,哪些事项是您与其他投资人的利益诉求一致,可以不坚持享有单独否决权的,哪些否决权事项可以删除或增加一些例外情形或提高金额门槛等等。

8. 引进战略投资人 如果公司拟引入的新投资人为战略投资人而非财务投资人,那么首先关注的,应是避免让战略投资人享有拖售权或拖售权的一票否决权。战略投资人与财务投资人不同,战略投资人可能有动机在今后收购公司,如果战略投资人享有拖售权或拖售权的一票否决权的话(包括在该战略投资人同意的情况下拖售才能发生,或该战略投资人一旦要求即可拖售),战略投资人就可以通过不断否决其他潜在的拖售交易,而达到最终只能卖给他自己的目的;或通过要求拖售,从而将公司卖给自己的目的。后一种情况较少出现,如果真的发生,其他投资人也应要求战略投资人的拖售权不应适用于拖售给战略投资人自己或其关联方(包括后来很快变成关联方)的情况。

9. ESOP 在投资完成后,如果原来已有的期权池不够用,创始人可能会要求包括投资人在内的所有股东按比例稀释自己的股权来增加期权池。您可以根据公司的现实情况和最新的估值等判断是否同意,同时也可以对此加一些限制条件,比如新增的ESOP不能用于发给创始人,授予对象名单应经过您同意,创始人承担业绩承诺等等。

10. 回购权的行使 有些回购权条款约定了行使期限,投资人需要在期限届满前发出行权通知。实践中也发生过投资人错过了约定期限而导致无法行使回购权的情况。错过的原因可能是对协议的内容不熟悉或者疏忽,也可能是投资人犹豫不决。法律上需要发出通知来保留权利的,就应该及时发出通知。在某些情况下,可通过书面确认重新激活回购权。如果双方已经交恶,互相警惕,那基本就没有补救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