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0日,一份来自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的涉外仲裁裁决获得美国纽约东区法院承认与执行,判决案号:Tianjin Port Free Trade Zone International Trade Service Co., Ltd. v. Tiancheng Chempharm, Inc. USA, case number 2:17-cv-04130, E.D.N.Y.(以下称“本案”)。该案是美国法院支持中国仲裁裁决的新范例,本文将结合本案案情展开简要评析,并进一步分析其中涉及的在国际仲裁中容易出现的典型问题。

一、基本案情

本案中,仲裁申请人是一家中国公司,被申请人为一家根据美国纽约州法律设立且主要营业地位于纽约的美国公司。

2013年12月16日,双方签订了货物买卖合同,美国公司作为买方向作为卖方的中国公司购买合同总价款为48万美元的货物。在中国公司按时交付货物后,美国公司对货物质量未提出异议,却未能按约定支付合同价款。中国公司要求美国公司履行付款义务,被其拒绝。

双方签订的买卖合同中有如下的仲裁条款:“All disputes in connection with this contract or the execution thereof shall be amicably settled through negotiation. In case no settlement can be reached between the two parties, . . . the case under dispute shall be submitted to China International Economic and Arbitration Commission for arbitration,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ommission’s arbitration Rules in effect at the time of applying for arbitration [and] shall take place in Tianjin. The decision made by the Arbitration Commission shall be accepted as final and binding upon both parties. The fee for arbitration shall be borne by the losing party unless otherwise awarded.” (作者译:与本合同或合同的执行有关的所有争议均应通过协商友好解决。如果双方无法达成和解,…争议案件应当提交给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CIETAC)仲裁,依照申请仲裁时的委员会仲裁规则进行,并且在天津进行。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决定应被视为终局并对双方都有约束力。除非另有判决,仲裁费用由败诉方承担。)

由于美国公司拒不支付价款,2015年3月19日,中国公司向CIETAC提起仲裁。2015年5月13日,CIETAC将仲裁通知书、仲裁规则、仲裁员名单寄给美国公司并确认于2015年5月18日送达。2015年6月17日,CIETAC向买卖双方发出了费用支付通知。2015年7月14日,CIETAC还向双方发送了仲裁庭组成通知和开庭通知。然而,发给美国公司的费用支付通知、仲裁庭组成通知和开庭通知都被邮局退回至CIETAC,理由是“收件人不在此地,故拒收”。所以中国公司向CIETAC提供了在纽约州务卿查询到的美国公司登记地址,CIETAC重新邮寄后,这些文书并没有被退回。

2015年10月15日,仲裁庭在北京进行了庭审,中国公司出席并回答了仲裁庭的提问。美国公司并未出席庭审,也未给出缺席理由。2015年10月20日,CIETAC向美国公司发送了由中国公司在仲裁期间提交的材料,并告知美国公司对此类材料如有任何异议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提交。CIETAC确认该文件已于2015年10月23日送达至美国公司,但未收到美国公司针对案件的任何回应。

CIETAC于2015年12月14日作出仲裁裁决,裁令美国公司向中国公司支付48万美金的货物价款及利息和仲裁费用。仲裁裁决生效后,美国公司仍未履行付款义务,于是中国公司于2017年7月12日向美国纽约东区法院申请承认与执行CIETAC对本案的仲裁裁决。

二、争议焦点

在美国法院对案件的审理过程中,美国公司提出了三点不应执行CIETAC裁决的抗辩理由:(1)在仲裁程序中,其从未得到适当的送达;(2)货物买卖合同系伪造;(3)中国公司未按合同约定而在仲裁开始之前进行友好协商。中国公司认为上述理由均不成立。

三、法院裁判

  1. 仲裁程序中,仲裁庭对美国公司的送达是否符合正当程序?

根据《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 “《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如果作为裁决的被执行人,没有就仲裁程序给予适当的通知,或者由于其他情况而不能对案件提出意见,则被执行人可以以此为由向法院申请拒绝执行该裁决。

而在本案中,美国法院认为,CIETAC已用合理的方式给美国公司提供了参与仲裁的机会。如裁决所述,仲裁通知和所有的文件都按货物买卖合同所列的地址提供给美国公司。当部分文书被退回之后,中国公司提供了美国公司在纽约州务卿登记的地址,并且将文书寄到该新地址而未被退回,CIETAC由此确认文书已经送达美国公司。该程序操作无误,而是美国公司自身选择了不参与仲裁程序。据此,美国法院认定仲裁庭的送达符合正当程序的要求。

  1. 买卖合同是否真实有效?

美国法院在裁判这一问题时,援引了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审理的Europcar Italia, S.p.A. v. Maiellano Tours, Inc., 156 F.3d 310, 315 (2d Cir. 1998) 一案,认为关于在仲裁争议中,基础合同是否系伪造或因欺诈订立的这一问题是实体问题,而仅能由仲裁庭来决定。如当事人未在仲裁中就此提出异议,则在确认和执行程序中无权再提出。

  1. 中国公司是否在提起仲裁之前进行友好协商?

美国法院认为,CIETAC已经在裁决中明确指出,在仲裁开始之前,中国公司有提醒美国付款,但是美国公司负责人回避与中国公司的代表见面,并且拒绝履行合同项下的付款义务。正如仲裁庭所查明的,中国公司在开始仲裁之前的确试图解决其与美国公司的纠纷,然而美国公司并不配合。因此,美国公司关于中国公司未先行协商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

由上所述,美国法院最终驳回了被申请人美国公司不予执行的抗辩,支持了申请人中国公司的申请。

四、评析

本案是一起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引发的债务履行纠纷,案情并不复杂,但本案所涉及的三个争议焦点在国际仲裁中均具有典型性,值得重视。

  1. 注重仲裁过程中的程序性问题

较之诉讼,仲裁,特别是国际仲裁中,对程序性的要求更加高。虽然,仲裁以一裁终局为基本原则[1],自裁决作出之日起即生效,然而在仲裁裁决的执行过程中,当事人还是可以依据某些程序性瑕疵提出拒绝承认与执行相关仲裁裁决的申请(比如,没有有效送达,亦或是裁仲庭的组成或仲裁程序同当事人间的协议不符等,详见《纽约公约》第5条)。

因此,在参与国际仲裁的时候,不仅仅要着眼于案件的实体问题,也必须把关程序性问题——以避免即使获得胜利裁决,却因为程序瑕疵,而导致相关裁决被拒绝承认与执行,而功亏一篑。

  1. 实体瑕疵不能作为拒绝承认与执行的依据

本案中,被执行人美国公司主张涉案合同系伪造的,但是受理执行程序的美国法院却判决该实体问题应由仲裁庭决定,被执行人无权在执行程序中提出。美国法院的这一观点也与国际司法实践一致。绝大多数法域均强调在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时,法院只能进行形式性审查,而非实质性审查,即法院无权过问仲裁庭对于案件实体问题的裁决是否正确。在考虑是否拒绝执行仲裁裁决时,法院不审查案件的实体问题或基础交易。

因此,当事人在国际仲裁的过程中需要全面把握案件,以确保所有的实体问题都在仲裁过程中都得以处理,而不应寄希望于在事后的执行程序中再向法院提出。

  1. 多层次争议解决条款的注意事项

前述案例中的仲裁条款将当事人友好协商作为一方正式提起仲裁的前置程序(“与本合同有关的所有争议或合同的执行均应通过协商友好解决。如果双方无法达成和解,……争议案件应当提交给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CIETAC)仲裁”),实为一种多层次仲裁条款。

多层次争议解决条款(multi-tiered dispute resolution clause/ escalation clause)是一种复合型的争议解决条款,体现为当事人在条款中约定多层次、步骤的争议解决机制,通常以“协商”、“调解”、“专家决定”等替代性纠纷解决机制(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ADR)为仲裁或诉讼的前置条件。

此类条款的优势在于:在剑拔弩张的仲裁和诉讼以外,为当事人提供了一种较为缓和的解决争议的可能,维护商业关系,节约资金、人事及时间成本等等。然而,该类条款也有不利之处:前置程序(比如协商)可被当事人恶意使用以拖延时间、逃避义务;某些前置程序(比如调解、专家决定)也需要时间、资金的投入,如果当事人未能通过此类程序解决纠纷,使得案件继而进入正式的诉讼或仲裁程序,则对于当事人来说,较之直接诉讼或仲裁,代价会更加大。此外,订立多层次争议解决条款稍有不慎,极易出现形式瑕疵影响多层次争议解决条款本身的效力,约定的前置程序是选择适用的还是强制适用、当事人的某些行为是否已满足前置程序等问题也极易引发争议。

因此,建议当事方在确定的确想使用多层次争议解决条款后,应以具体、清晰的方式约定前置条件(比如给出具体期限、指明具体步骤等等),使得当事人有据可依。此外,前置程序不宜约定得太过复杂、冗长,以此避免在前置程序中当事人耗费过多的成本、使得损失进一步扩大。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仅为提供信息之目的由作者/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制作,不应视为广告、招揽或法律意见。阅读、传播本文内容不以建立律师-委托人关系为目的,订阅我们的文章也不构成律师-委托人关系。本文所包含的信息仅是作为一般性信息提供,作者/锦天城律师事务所不对本文做日常性维护、修改或更新,故可能未反映最新的法律发展。读者在就自身案件获得相关法域内执业律师的法律意见之前, 不要为任何目的依赖本文信息。作者/锦天城律师事务所明确不承担因基于对本文任何形式的使用(包括作为或不作为)而产生的一切责任、损失或损害。


[1] 某些法域(比如英国法)下,在有限的情况下,允许当事人就仲裁裁决中的法律问题向法院提起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