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涉及未成年人原告的和解中,本所阿尔伯塔办事处的辩护律师通常协助寻求限制查询令以确保和解条款的保密性。

为何在庭外和解中保密性很重要?

因为有一定程度上私密性,当事人无疑更愿意在法庭外和解。通常,当事人可以自由解决争议,而无需法院批准;但是,对于涉及未成年人的和解,省政府制定了政策来审查这些和解。在阿尔伯塔省,《未成年人财产法》(SA 2004,c M-18.1)要求公共受托人和法院批准与未成年人达成的和解。

因和解特权之故,在和解中赋予了当事人隐私权,而这通常是当事人在解决问题时所达成的最重要的条款之一。和解在加拿大是一种特权,和解讨论被推定为具有私密性。加拿大最高法院在Sable Offshore Energy Inc.Ameron International Corp.(2013 SCC 37)一案中认可,如果没有该等保护,当事人即使不完全反对,也不愿意接受非经审判而解决问题。

让法院批准涉及未成年人的和解,就会在和解特权与公开法院原则之间产生冲突。公开法院原则是法院诉讼程序通常要向公众开放的理念。如果没有限制查询令,未成年人的和解信息将是公开的。鉴于和解特权的重要性,当事人可就批准未成年人和解的法院程序寻求保密。通常,媒体会争辩要更多地获取信息并了解寻求保密的争议当事人,尤其是在诉讼基于颇有争议或公开已知事实的情况下。

法院必须行使其司法自由裁量权,决定何时妥当限制公开法院的原则并为当事人提供通常在法庭上不会授予的隐私权。在涉及未成年人的诉讼中,当事人通常会就和解的数额提出限制查询令(有时称为密封令),以保护和解条款并防止严重损害司法的风险。

何时限制查询令为妥?

最近,我们办事处涉及AthwalMather(2019 ABQB 676)一案,向G. S. Dunlop法官申请寻求限制法院查询令。在该案中,法院裁定和解批准程序的哪些部分将会受限制法院查询令的约束并应予以保密。

法院重申,关于规范特定案件是否应受限制查询令约束的法则系基于达格奈/门塔克测试(Dagenais/Mentuck Test)[1]。法院援引了加拿大最高法院在Sierra Club of CanadaCanada(财政部长)(2002SCC 41一案中的测试:

仅应在以下情形下授予保密令:

(a)    该命令系为防止对诉讼中的重要利益(包括商业利益)造成严重风险所必要的,因为合理替代措施无法防止该风险;和

(b)    保密令的有益影响,包括对民事诉讼当事人公正审判权的影响,大于其有害影响,包括对言论自由权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包括公开易查法院程序中的公共利益。

测试的第一分项包含三个重要因素。首先,风险必须是真实且重大的,有充分的证据基础,对涉案利益构成严重威胁。其次,在涉及一般原则的情况下,重要利益必须是可用保密的公共利益来表达的利益。最后,要求法官不仅要考虑该命令是否有合理的替代方式,而且还要在保留涉案利益的同时尽可能合理地限制该命令。

在考虑限制性法院查询令是否妥当的过程中,Dunlop法官认定,保护儿童隐私具有公共利益性。他赖于Milne(下一个朋友)诉辉瑞公司Pfizer Inc.2005 ABQB 236一案认定,为未成年人提供自由以接受和解中的保密条款所带来的益处,超过了保密和解金额的危害。

在Athwal一案中,法院认定,就和解金额,而非对���成年人的医疗信息,发出限制法院查询令是必要的。法院继续向未来的诉讼当事人提供有关获得和解批准所需信息的有用指引,同时尽量减少对私人医疗信息的披露。

何为限制法院查询令的下一步?

该法则目前致力于在公开法院原则与当事人私下解决其争议的权利进行平衡。法院继续认识到和解特权与和解保密性在诉讼过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进而延伸到涉及未成年人的和解。

尽管通常会授予限制法院查询令,但签发的判决很少。Athwal一案的裁决明确阐明了阿尔伯塔省法律对涉及未成年人的和解及其保密权利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