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保险利益的确定

作者: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 贾辉

保险利益,又叫“可保利益”,是指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对于保险标的所具有的法律上承认的利益。保险利益一般包含三个含义:(1)保险利益由投保人或者被保险人享有;(2)保险利益是指法律上承认的利益;(3)保险利益是经济上可以确定的。保险利益的确定应区分人身保险和财产保险,人身保险中保险利益的确定关键在于投保人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对被保险人是否具有保险利益,而财产保险中关键在于被保险人在保险事故发生时,是否对保险标的具有保险利益。

一、人身保险合同

人身保险是以人的寿命和身体为保险标的的保险。人身保险中具有保险利益的主体是投保人,保险标的是被保险人的生命或健康。在人身保险合同订立时,投保人对被保险人不具有保险利益的,合同无效。

案例一:不具备投保人资格的亲戚不因为代缴保险费而享有保险利益

对被保险人具有保险利益的范围限于下列人员:(一)本人;(二)配偶、子女、父母;(三)其他与投保人有抚养、赡养或者扶养关系的家庭其他成员、近亲属;(四)与投保人有劳动关系的劳动者。除此以外,被保险人同意投保人为其订立合同的,也视为投保人对被保险人具有保险利益。 不在上述投保人范围之内的人,即使是亲戚或朋友,也不能作为投保人为被保险人订立人身保险合同。

在 “翟某、崔某与崔某某、马某某委托合同纠纷案”[(2011)南民一终字第679号]中,崔某某在为自己的子女购买保险时,经自己的妹妹崔某和其丈夫翟某同意,也为崔某和翟某的女儿(即崔某某的外甥女)购买一份保险,并代缴保险费。保险合同中,被保险人为崔某和翟某的女儿,被保险人的父亲翟某为投保人,母亲崔某为受益人。后被保险人死亡,其父母崔某和翟某委托崔某某全权代理起诉保险公司,费用也由崔某某支付。双方后来达成和解,保险公司按调解书支付了保险金,崔某某持其妹妹崔某的身份证办理了开户,分数次取走了保险金。原审法院审理后认为,虽然保险费是崔某某代为缴纳,但并不影响保险关系。该保险关系的受益人是崔某某的妹妹,因此保险金应当由崔某某的妹妹享有,崔某某应当返还保险金。二审法院肯定了一审法院的这一裁决,认为本案所涉保险的被保险人是崔某某的外甥女,崔某某对被保险人并无法律上的保险利益,故崔某某不具备投保人的资格,不能因代缴保费而成为保险金的权利人,其代为缴纳保费的法律后果只能是其与其妹妹崔某和妹夫翟某之间产生了债权债务关系。因本案所涉保险的投保人为崔某某的妹夫翟某,指定的受益人是崔某某的妹妹,故保险金应由崔某某的妹妹享有。

案例二:未依法办理收养手续不对所收养子女具有保险利益

对于投保人范围中的子女,可以是婚生子女,也可以是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与继父或继母形成抚养关系的继子女。父母除亲生父母外,还可以是养父母或有抚养关系的继父母。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国家保护合法的收养关系,而根据《收养法》的规定,收养应当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收养关系自登记之日起成立。未经合法登记办理收养手续的,收养关系不成立,收养人对所收养子女不具有保险利益,不能为其购买保险。

在“赵某、秦某与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濮阳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2011)华法民初字第3105号]中,赵某和其妻子秦某为其养女投保了国寿康恒重大疾病保险,后其养女不治身亡。本案中赵某和秦某虽事实上养育了其养女,但未依法办理收养手续。法院审理认为,赵某和秦某的行为违反了收养有效成立的法定形式要件,不能形成法定收养而产生的拟制血亲关系及由此所形成的法定人身关系,因此,赵某作为投保人在合同订立时,对被保险人即其养女不具有保险利益,保险合同无效。

二、财产险合同

财产保险是以财产及其有关利益为保险标的的保险。财产保险的被保险人在保险事故发生时,应对保险标的具有保险利益,否则其不得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

案例一:投保车辆发生转让,受让人享有保险利益

在财产保险中,作为保险标的的财产往往会发生转让。在这种情况下,根据《保险法》的规定,保险标的的受让人承继被保险人的权利和义务,即财产转让后,受让人承继被保险人的权利和义务,其中包括对保险标的保险利益。

在“李某、董某与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2011)郑民四终字第1793号]中,涉案货车登记车主为李某,李某将本案中的车辆协议转让给董某,但董某仍以李某名义向保险公司投保了国内公路货物运输保险,后发生保险事故。原审法院认为,发生保险事故时,李某对保险标的不具有保险利益,李某不得向保险公司请求赔偿保险金,因此李某要求保险公司赔偿其保险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董某作为承运人向保险公司投保国内公路货物运输保险,与保险公司订立的保险合同符合法律规定,为有效合同,对合同当事人有法律约束力,合同当事人应按照约定全面履行义务,发生约定的保险事故后,有权向保险公司请求赔偿保险金。二审法院支持了一审法院的这一观点。

在“伦某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鹤壁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2011)山民初字第3582号]中,伦某购买李某汽车,在车辆产权尚未过户前,保险公司营业员说服伦某以当地村委会为被保险人,为该车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后发生事故,保险公司以该车辆未办理保险过户手续为由,拒绝理赔。法院审理认为,村委会既非该车实际车主,又对该车不具有保险利益,从其后车辆过户的情况确认,本案保险合同实际投保人及被保险人应为原告伦某。本案保险合同签订时,伦某即具有保险利益,而将被保险人列为村委会,是保险公司的错误所致,事故发生时,伦某已取得了该车的所有权登记证书,故保险合同的被保险人自始至终为伦某,无需办理保险过户手续。

案例二:挂靠运营的机动车,车辆实际所有人享有保险利益

在货物运输领域比较普遍的一个现象是挂靠经营,即挂靠者为了交通营运过程中的方便,将车辆挂靠登记为某个具有运输经营权资质的单位名下,以单位的名义进行运营,并由挂靠者向被挂靠单位支付一定的管理费用。在挂靠经营的情况下,尽管车辆实际所有人不在保险合同中被列为被保险人,但其对于其实际拥有的车辆具有保险利益,享有向保险公司请求支付保险金的权利。《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保险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讨论纪要》中也规定,车辆挂靠人以被挂靠单位名义投保,发生保险事故后直接以自己的名义起诉保险人,并能够证明其与被挂靠单位之间存在挂靠关系的,对于保险人以挂靠人无保险利益为由要求裁定驳回起诉或拒绝赔偿保险金的请求,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在“上海大运盛客运服务有限公司、黄某某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崇明支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案”[(2012)沪二中民六(商)终字第24号]中,黄某某购买大运盛公司客车一辆,并挂靠大运盛公司经营。大运盛公司作为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与保险公司签订保险合同。后发生保险事故。保险公司主张,其未与黄某某签订过保险合同,且无证据证明存在涉案保险合同合法转让给黄某某的情形,故黄某某要求保险赔偿既无合同依据,又无法律依据。原审法院认为,黄某某将本案投保车辆挂靠于大运盛公司名下,大运盛公司亦确认投保车辆的实际所有人为黄某某,故黄某某系实际车主,其对保险标的与被保险人大运盛公司享有共同的保险利益,至于大运盛公司与黄某某之间对保险利益的份额确定,可按彼此约定处理。二审法院支持了一审法院这一观点,认为大运盛公司系保险车辆的登记车主及被保险人,黄某某为保险车辆实际所有人。根据大运盛公司和黄某某签订的《协议书》以及实际运营状况,两者系挂靠和被挂靠关系。鉴于挂靠经营是目前机动车营运中较普遍的现象,被挂靠单位和挂靠人作为整体,对保险车辆享有保险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