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简介

重庆小康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小康”)2007年1月26日向国家商标局申请第5869459号小康及图商标(以下简称“争议商标”),指定商品为第12类“汽车,小汽车,车辆减震弹簧,车辆减震器,陆地车辆发动机,摩托车”,2010年1月21日获准注册。成都客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客车”)基于在先2003年11月14日注册的核定在第12类汽车,公共汽车,(长途)公共汽车商品上第3279360号图形商标(以下简称“引证商标”)于2015年1月20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对争议商标提起无效宣告申请。

Click here to view the image.

商评委认定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争议商标被无效。随后,重庆小康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一审法院维持了被诉裁定。重庆小康基于以下事实和理由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诉,主张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不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1、重庆小康现已经购买了第1286838商标(图一),该商标的申请日为1998年早于本案的引证商标的申请时间2002年,且从近似程度来说,与引证商标更为接近。那么,法院在审查本案争议商标是否会与引证商标造成混淆方面应当考虑在第1286838号商标的合法持有人变更为上诉人的情形之下,重庆小康同时拥有该商标也会进一步增加争议商标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不易与引证商标造成混淆误认。

Click here to view the image.

2、上诉人认为争议商标和引证商标共存不易导致消费者的混淆误认,应予维持注册有效,主要原因如下:

(1)两商标从整体外观、构成要素、呼叫、含义等方面均不同。引证商标的构图方式较为简单,不具有较强的显著特征。特别是按照中国消费者对商标的认读习惯,争议商标显著识别部分为中文汉字“小康”,两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

(2)两商标实际消费市场有区分,争议商标市场为小汽车及零部件,销售途径一般为4S店或是特定的汽车消费场所,且汽车为贵重消费品,消费者购买时会施加较高的注意力。引证商标市场为大型客车、公共汽车,涉及公共运输安全,且消费者为需具备公共运输资质的企业,在购买时必施加高于一般商品的注意力。消费者不易对两商标标识的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

(3)争议商标2010年1月21日获准注册,至成都客车2015年1月20日提起无效宣告请求时,重庆小康在将近5年时间内对争议商标进行了大量的宣传使用且产生了一定影响,已有一定的市场格局。

3、上诉人在上诉阶段又提交了第12类商品上与引证商标共存的大量类似太极图形的商标信息,进一步加强证明这种图形的设计是普遍的现象和创意,不具有显著性,商标局和商评委在第12类汽车类贵重消费品上对这类型的图形商标采取了相对宽松的审查态度。鉴于此,争议商标的文字部分“小康”必然成为消费者区分商品来源的依据,且重庆小康持有的第12类上的第4807100号“小康”商标已被商评委认定为驰名商标,消费者通过“小康”文字完全可区分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不会造成与引证商标的混淆误认。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诉争商标是由文字‘小康’及图形构成的图文组合商标,文字被包裹于图形中,且有指定颜色,引证商标仅为图形商标。二者的设计风格、整体视觉效果及构成要素并不相同,即便使用在两商标所核定使用的相同或类似商品上,亦不致造成相关公众混淆误认的后果。综上,小康公司的上诉主张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其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短评:

本案主要涉及��是《商标法》第三十条的法律适用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在最新发布的法释〔2017〕2号的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中规定:“当事人依据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主张诉争商标构成对其未注册的驰名商标的复制、摹仿或者翻译而不应予以注册或者应予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综合考量如下因素以及因素之间的相互影响,认定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一)商标标志的近似程度;(二)商品的类似程度;(三)请求保护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程度;(四)相关公众的注意程度;(五)其他相关因素。商标申请人的主观意图以及实际混淆的证据可以作为判断混淆可能性的参考因素。

虽然上述第十二条规定字面上仅针对《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中关于未注册驰名商标的保护,但是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王闯法官在新闻发布会答记者问时已经提到:“在这里要特别强调,我们的司法解释第12条是非常重要的条文,目前来看仅仅是对商标法第13条第2款所规定的没有注册的驰名商标的保护,其中涉及到混淆可能性判断问题。事实上,《商标法》中还有一些其他的条文,比如第30条关于在先注册的商标,也面临着混淆可能性判断的问题。还有32条关于在先权利保护,其中涉及到包括商号也面临这个问题。实践中怎么处理这个问题,我们认为人民法院在适用《商标法》30条、32条涉及到混淆可能性判断的时候,我们认为可以参照适用这个司法解释的第12条的规定。”

在本案中,北京高院实际上综合考虑了商标的近似程度、商品的类似程度、请求保护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程度、相关公众的注意程度等来判断实际混淆的可能性。引证商标显著性较弱,与争议商标的图文组合不构成近似;且从消费者识别区分商品来源的角度,尽管为同一商品类别,但细分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指定商品的销售途径、销售对象、销售场所均有较大差异,且第12类商品本身的贵重消费品的属性,消费者群体会给予较高的购买注意力,上述因素在区分商品来源方面均起到了重要作用。二审法院经审查作出引证商标与争议商标不会造成市场实际混淆的正确结论,亦与最高法院即将在3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相吻合。

万慧达作为代理人参加了本案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