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第二巡回法院判决:任何非美国个人和非美国公司,若其不是美国公司的雇员或代理,且未在美国境内作出相关行为,则其不受美国海外反腐败法案的规制。

根据美国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最近作出的判决,对于非美国居民的外国国民,若其行为完全发生在美国境外,并且其不是美国公司的雇员或代理,则其可能无需基于共谋理论承担美国海外反腐败法案(“FCPA”)项下的责任。非美国居民的外国国民,包括但不限于中国公司和不在美国居住的中国个人。

相关案件为美国诉霍斯金斯案(United States v. Hoskins),涉案当事人劳伦斯·霍斯金斯(Lawrence Hoskins)系英国公民,为Alstom S.A.(一家法国公司,提供电力和运输服务)的英国子公司工作。政府指控霍斯金斯先生为使Alstom的美国子公司Alstom Power, Inc.获得1.18亿美元的合同而参与策划贿赂印度尼西亚政府官员。霍斯金斯从未直接为该美国子公司工作,并且从未在所指控的贿赂策划期间入境美国。但是,霍斯金斯据称是选择并批准向某些顾问支付款项的人员之一,并且其知晓部分款项将用于贿赂政府官员。另外,霍斯金斯曾与若干共谋人员通话并向其发送电子邮件,而当时该些共谋人员(工作地点在美国)正位于美国境内。

基于上述事实,政府称霍斯金斯构成Alstom美国子公司的代理,并协助、教唆该美国子公司或与该美国子公司进行合谋。政府主要指控霍斯金斯合谋违反FCPA中针对美国人士及其代理的规定(美国法典第15卷第78dd-2条)以及针对在违反FCPA之时身处美国的非美国人士的规定(美国法典第15卷第78dd-3条)。

上诉中,美国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作出如下假设:霍斯金斯不是美国子公司的雇员或代理,据此,其也不受FCPA的直接规制。基于该假设,上诉法院将上诉中涉及的问题解读为:“是否可以基于合谋或同谋的理论,追究霍斯金斯(一名外国国民,从未进入美国境内,也从未在所指控的策划过程中为美国公司工作)违反FCPA中针对美国人士和公司及其代理、管理人员、董事、雇员和股东以及身处美国境内的人士的规定的责任。换言之,如果某人不具备构成违反FCPA项下主犯的资格,那么其是否可以作为共犯或合谋者被认定违反FCPA并承担相应责任?

美国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在其分析中首先指出:尽管通常来说共犯与合谋责任适用于刑事犯罪行为,但是作为例外,如果出现国会所称的“肯定的立法政策中并未处罚犯罪交易中某些参与者”的情况,则不适用共犯和合谋理论。随后,上诉法院审阅了FCPA的内容、结构和立法历史,并认定FCPA适用于以下人士:

  • 美国公民、国民和居民,无论其违反FCPA的行为发生于美国境内还是境外;
  • 多数美国公司(根据州或联邦法律组建或在美国有主要营业地的美国发行人和公司),无论其违反FCPA的行为发生于美国境内还是境外;
  • 多数美国公司的代理、雇员、管理人员、董事和股东(当其代表公司行事时),无论其违反FCPA的行为发生于美国境内还是境外;
  • 不属于上述任何类别但违反FCPA时身处美国境内的外国人士(包括外国国民和大部分外国公司)。

上诉法院认为:“在美国法律未经国会明确授权不适用于美国境外这一明确原则的背景下,并考虑到FCPA的立法历史反映出国会出于对FCPA的境外适用范围的特别考虑而在FCPA中对该等适用范围加以限制,通过对审慎起草的FCPA文本进行解读,本院认为国会无意使不属于FCPA严格限定类别的人士被追究合谋或同谋责任。

虽然上诉法院认为,如果霍斯金斯不属于直接适用FCPA的人士,则不能追究其在FCPA项下的责任,但是,上诉法院确认,由于美国公司代理属于FCPA规制的对象,霍斯金斯可作为Alstom美国子公司的代理而被追究责任。

由于美国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处理的是中间上诉,因此政府仍将就其他行为(包括主张霍斯金斯构成美国子公司代理)起诉霍斯金斯。如果政府认为针对外国同谋者的域外管辖是FCPA国际执行的重要手段,政府或将提请美国最高法院审查美国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所作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