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以人民币获准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等关键事件的发生为标志,人民币的国际化已经成为金融圈内外的热门话题。随着中国逐渐成为金融科技(fintech) 领域的全球引领者,人民币的数字化也提上了中国央行的日程表:这不仅是对国内和跨境人民币支付系统的全面升级改进,同时也将大力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其已经成功完成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原型系统的测试,这意味着中国向成为首个由本国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国家更近了一步。与此同时,人民银行正式成立了数字货币的研究机构。结合上述最新的发展动态,我们将在本文中介绍人民币数字化的现状与相关法律问题。

数字经济在中国

中国目前拥有超过7.3亿互联网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美国及欧洲的用户数量之和,在全球每5名互联网用户中就有1名来自中国。然而在中国,仍有近一半的人口尚未成为互联网用户,相比美国90%的互联网普及率,我们预测互联网将在中国存在进一步渗透的空间,互联网及其相关产业在中国仍存在着巨大的潜在市场。

与此同时,现代中国正在快速地蜕变为一个去现金化的社会,对于中国7.3亿互联网用户而言,互联网支付、电子商务及数字金融交易变得无处不在。中国的网上支付金额在2015年达到了11.8万亿元,同比2014年增长了47%。2016年,阿里巴巴“淘宝双十一购物节”当天的在线销售额在24小时内就突破了惊人的178亿美元,而其中82%的交易是在移动设备上完成的。由此,中国已经毫无争议地成为全球电子商务经济最活跃的经济体之一。

从政策层面而言,数字经济在中国的发展得到了政府的高度重视:2015年11月颁布的中国未来五年的经济蓝图——“十三五”规划纲要围绕着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作出了一系列部署,其中涉及互联网+、大数据、金融科技、5G技术及物联网等多个方面。2016年10月,中国工信部发布了我国有关区块链技术的首部官方白皮书,白皮书将金融(包括数字货币)确立为首个应用区块链技术的领域,同时也开拓了区块链技术在制造、通信、健康、教育、物联网、社会福利、慈善以及文化娱乐等多个领域的应用。2017年1月,首届中国金融创新大会在北京召开,来自人民银行、其它金融监管机构及大型金融机构的数字货币研究专家就数字货币发行的总体框架、货币演进中的国家数字货币、国家发行的加密电子货币等议题进行了研讨和交流。

在经济社会生活互联网化程度高、潜在需求旺盛、应用场景丰富、国家大力推进研究发展的大环境下,人民币成为法定数字货币占据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人民银行的积极举措

早在2014年,人民银行就组织专家成立了专门的研究团队,并于2015年初进一步充实力量,对数字货币发行和运行框架、数字货币关键技术、数字货币发行流通环境、数字货币面临的法律问题、数字货币对经济金融体系的影响、法定数字货币与私人类数字货币的关系、国外数字货币的发行经验等课题进行了深入研究。其后,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研究工作进入新的阶段,内容包括加强内外部交流与合作、设立专门研究机构、进一步完善法定数字货币发行和流通体系、加快法定数字货币原型系统构建、深入研究并尝试应用法定数字货币涉及的各类信息技术等。

2016年1月,人民银行宣布正在积极探索,将在“不远的将来”发行数字货币。人民银行指出,数字货币将降低由发行及流通传统纸质货币所产生的高额成本,强化经济交易的便捷性和透明性,抑制洗钱、逃漏税及其他违法犯罪行为,强化人民银行对货币供应及流通的监管,同时促进金融包容性的发展。人民银行认为,数字货币的发行及流通还将帮助中国建立起全新的金融基础设施,进一步推进中国的支付系统完善建设、提高付款及结算的效率。2016年9月,人民银行又联合相关机构发布了一系列关于数字货币的研究报告,分析并讨论了包括数字货币的发展路径、数字货币的原型构想、数字货币底层技术的选择、数字货币对货币政策的影响及数字货币面临的法律问题等主题。上述研究报告确立了人民银行相关部门之间达成的共识,帮助构建了我国发行数字货币的理论基础。

2016年年末,人民银行成功完成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的测试。由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也在该平台上进行了发行与结算的测试。人民银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原型系统——“Demo”也将在今年尽快启动。人民银行下属的数字货币研究院也将于近期正式挂牌。

法定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可以被理解为以密码学、金融学理论为基础,经由特定密码学与共识算法验证的数字字符串组成的具有货币职能的密码代币。以一国(或地区)财政、信用为担保发行的数字货币为法定数字货币,其他数字货币都属于私人发行的数字货币。从2009年开始风行全球的比特币即为典型的私人发行的数字货币。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法定数字货币与私人发行的数字货币存在着差异,他指出私人发行的数字货币存在高波动性、信用度有限及接受度有限等缺点,而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将得到国家信用的支持并能够在线上及线下交易中得到更为广泛、更为便捷、更为安全的应用。

运作模式

针对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模式,有两种模式可以选择:一是由中央银行直接面向公众提供数字货币,并且监督所有相关的发行、流通及维护服务;二是目前采取类似于法定纸质货币发行及流通所使用的模式(“中央银行-商业银行”二元模式),即先由中央银行向商业银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再由商业银行向公众提供法定数字货币存储及提款的服务。范一飞副行长表明,目前人民银行倾向于采取第二种模式,因为该种模式更容易在现有货币运行框架下让法定数字货币逐步取代纸币,而不颠覆现有货币发行流通体系;同时,该种模式还可以调动商业银行对于共同参与法定数字货币发行及流通的积极性,从而适当分散风险,加快服务创新,以更好地服务公众和实体经济。在实践中,境内一些主要的国有商业银行已经参与了人民银行近期在数字银行承兑汇票平台上对于数字货币的测试项目。

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关键问题

在上文所述的人民银行的研究报告中,人民银行提出了一些与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相关的关键问题:

1. 法定货币的强制接受性

根据《人民币管理条例》(下文简称“《条例》”)规定,以人民币支付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一切公共的和私人的债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拒收。由人民银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将与纸质人民币享有同等的法律地位。但考虑到接受法定数字货币需要特殊的电子设备及网络系统支持,法定数字货币是具有一定独特性的。因此,有观点认为,《条例》关于强制接受法定货币的规定应当顺应数字货币的独特性,增加在接收者具备特殊条件/客观能力的情况下才予以适用这一前提条件。然而,人民银行的研究报告认为,强制接受法定货币的这一要求是基于法定货币天然的权威性和法律稳定性而提出的,不应受限于该等客观条件的限制。据了解,人民银行正致力于修订《条例》,以增强法定货币的兼容性并约定仅在特定有限的情况下可以豁免强制接受法定货币。

2. 线上及线下的使用

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及流通应同时支持线上及线下交易。从操作及实践的角度而言,这要求监管部门针对线上及线下交易制定并落实不同的标准、规范、流程等制度。

4. 便捷性与安全性

为了提高使用法定数字货币的效率以及便捷性,需要区分对待大额交易与小额交易,并应当有针对性地采取不同等级的安全保障等相关措施。

5. 身份认证与匿名性

虽然身份识别管理可以促进法定数字货币的统一监管以及加强对洗钱、逃漏税及其他违法犯罪行为的监察,但另一方面,身份识别管理可能抑制数字货币的使用频率,尤其是数字货币在小额交易中的使用。人民银行正在探索一种在前端交易环节对于身份识别采取自愿披露的模式,而在由人民银行控制的后端管理环节采取身份强制披露的做法,以确保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追溯性。

人民银行新设的数字货币研究院将进一步探索以上提及的主要问题,并进一步研究其他与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有关的操作层面、技术层面及法律层面的问题。

展望

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对于任何经济实体而言都具有挑战性,遑论是在中国这样拥有庞大人口且正处于重大经济转型期的国家。随着中国经济进入一位数的GDP增长的“新常态”及一个重大的经济转型期,维持金融、经济、社会及政治稳定的问题是其首要考虑。

据此,我们预测中国监管者在这一领域将采取非常审慎的方案,在中国正式引入法定数字货币之前,中国监管机关将充分评估所有可预知的风险并制定相应的解决方案,相关的系统也将提前得到充分的测试。我们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监管机关将逐步实施更多的测试,扩展更大规模的试点计划,并将经历数字货币及纸质货币同时流通的过渡期,以实现人民币数字货币的发行工作稳步向前推进。

就目前的发展情况看,中国在金融领域的研发能力,完成并实施高度复杂的系统、方案的能力均不容小觑。我们相信,法定数字货币在中国的发行与流通将带来不可估量的商业机遇,并能够进一步巩固人民币在跨境贸易、投资及金融活动中的地位,催化人民币国际化渗透的进程。

2017年,中国的数字货币领跑地位将继续强势运行,我们也将持续关注并及时更新最新的发展动态。

编者按:本文同步发表于金杜中国法律博客(Chinalawinsigh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