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租赁作为一种常见的经营模式,本身并无任何不当,但如果租赁者具备市场支配地位,且其销售的产品为耐用品,那么租赁就很有可能成为垄断企业获取垄断利润,排除限制竞争的手段,在此情况下这种常见的经营模式是否需要予以限制,需要好好探讨一下。

靳律师在铜表买了新电脑,在安装新电脑的过程中发现以前购买以后一劳永逸的常用办公软件,许多都摇身变成了订阅软件,订阅期内合法享用,订阅期后需要续租。简而言之,软件出售变成了出租。

靳律师虎躯一震,貌似遇到了耐用品厂商获取垄断利润、排除限制竞争的常规手段,而且还是具备一定市场地位的竞争者实施的那种。首先说明,软件“订阅”的本质是出租,完全不同于报刊杂志的订阅,因为订阅期后您还占有旧报纸,但从来就没占有过“订阅”的软件。软件不同于牙膏肥皂卫生纸这样的快消品,属于经济学上的耐用品,对于耐用品销售改出租属于排除限制竞争的常规手段之一这件事,得从解放前说起。

话说1945年,美国法院审理了“美国诉美国铝业”案,该案件融趣味性教育性于一体,是反垄断领域“技术人员”耳熟能详的经典案例之一。就趣味而言,该案件本应由最高院审理,但最高院大法官需要回避的太多,导致能审理的法官不够数,最终以汉德法官为首的上诉法院最资深法官们审理了本案。而就教育性而言,自该案伊始,将具备市场支配地位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作为两个独立问题进行讨论。

在上述寓教于乐的趣闻之外,该案件还涉及一个与耐用品垄断相关的重要问题。汉德法官认为,美国铝业销售的铝是一种耐用品,在判断竞争时,除了考虑竞争者之外,还应认识到美国铝业现在销售的铝和之前已经销售的铝之间的竞争。道理很简单,耐用品可以被原始购买者二次销售,并被他人二次购买并再次使用,原始销售的数量越大,那么二次销售形成的竞争就越大。换言之,耐用品需要和过去已经销售的耐用品进行竞争。

时光荏苒,岁月穿梭,转眼到了197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科斯教授发表了一篇光彩夺目的论文《耐用性和垄断》,其中提出了预计销售的耐用品一样会对现在的市场造成影响,并导致垄断者迅速接受市场定价,史称“科斯猜想”。其实也好理解,如果销售者持续销售,那么消费者和销售这都可以预期今天销售的这些耐用品,就是明天市场上的二手耐用品。换言之,耐用品需要和未来预计销售的耐用品进行竞争。

看出来了吧?耐用品的生产企业不容易,即使垄断市场,还面临和自身产品的二手货竞争,自身销售越多,那么竞争越激烈。即使没有现成的二手货,还有未来可预期的二手货参与竞争。另外,耐用品的生产者除了上述自我竞争之外,还存在消费饱和的压力。很好理解,健身人士都买了哑铃了,三十年五十年也用不坏,为啥还要买新的呢?

难道耐用品市场的垄断者有名无实吗?即使一家独大,也面临着自我竞争和消费饱和的压力,无法获得垄断利润?这显然是垄断者所无法容忍的,市场支配地位乃至垄断,仅是企业获得利润的手段。企业需要的是利润,而非垄断的名头。真正垄断的企业永远不承认垄断,永远在强调严酷的竞争环境,只有挣扎求存的企业才号称自己是西直门唯一的老字号云南创新西餐。

耐用品的垄断企业,一定会想方设法利用其支配地位变现。它至少会干这三件事:第一,排除自我竞争;第二,破坏消费饱和;第三,维持支配地位。前两点为耐用品垄断企业所特有,第三点为所有垄断企业所共用。就软件企业而言,实现上面每一点都有其特有手段,本文只说以租代售对上面三点统统的作出大大的贡献。

第一,通过以租代售能够消灭市场上的二手耐用品,从而排除自我竞争。产生二手耐用品的原因不是生产而是销售。销售行为会导致权利用尽,一旦首次销售完成,售出的耐用品,就如同断线的风筝,销售者最多回收二手产品,而无从合法控制二手耐用品的转卖。

租赁则不然,出租者掌握所有权,而且完全可以通过协议控制出租物。靳律师买的软件没用了,完全可以合理合法的卖给向律师。而靳律师订阅的软件到期了,啥也没剩下。即使租约未满就用不上了,也很可能根据“订阅”协议,无权转租给向律师。

第二,以租代售的行为,相当于把耐用产品转换消费服务的过程,从根源上解决了消费饱和的问题。对大多数消费者而言,耐用品实际上是需要长期使用的,但是由于商品耐用,消费者不需要经常性的购买。但如果耐用品厂商只租不售,那么消费者只能不停的租下去。举个例子,靳律师如果买个软件,可以一直用下去,但是租个软件,必须得年年租。

软件的厂商还有其它降低耐用性的方式与租赁相配合,最常见的就是软件更新。现实中,软件订阅总是与更新相配合,从而以各种理由为“订阅”开脱。软件更新本身是降低耐���性的正当方式,但并不导致伴随的订阅同样正当。

第三,软件以租代售对维护市场支配地位而言,也存在价值。小企业的使用和短期使用,显然是竞争者最容易进入市场的环节。相对销售而言,出租的收费更加灵活,也就更容易将其它竞争者扼杀于摇篮之中。举个例子,对于某些需要短期或临时使用软件的消费者,出于少花钱的想法,可能会考虑价格便宜的非主流软件,但如果更贵的主流软件可以短期租赁的话,想对于购买便宜的非主流软件,租赁主流软件就是更合理的选择。

租赁作为一种常见的经营模式,本身并无任何不当,但如果被生产耐用品的垄断企业利用以获取超额利润,甚至排除限制竞争,那么这种原本正当的行为就需要重新审视。耐用品的以租代售是一个经久不衰的模式:早在66年前的1953年,那一年斯大林过世,伊丽莎白女王加冕,特朗普总统刚上小学,美国马萨诸塞州人民法院就判决了一起反垄断案件——美国诉美国鞋业机械公司垄断案,判决认为美国鞋业机械公司只租不售的策略属于排除限制竞争的行为。

当然,也有人认为软件销售改出租也有提高效率及促进竞争等作用,但软件公司销售转许可之后,用户论坛非议不断,而公司营业额和利润稳步提升,也是公开渠道可以获取的信息。营业额和利润的提升,实际上赢得了消费者更多的预算,挤占了竞争者本来有限的空间。多说一句,软件厂商多赚的钱就是消费者多花的钱,消费者既需要多花钱,又有年年订阅的不便,是否以租代售本身就昭示了经营者的市场支配地位呢,让消费者不得不从呢?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