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上海市政府率先跟随北京于2018年2月22日发布了《上海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办法》(上海规则)。尽管上海在北京之后发布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规则,但它是第一个颁发测试许可证的城市。2018年3月1日,上海市政府向两家上海本土汽车制造商——上汽和蔚来汽车颁发了3张测试许可证,并于2018年5月14日向宝马颁发了另外2张许可证,使其成为第一家获得测试许可证的外商投资公司。北京迅速效仿,并于2018年3月22日向百度颁发其首批5张测试许可证,随后于2018年4月25日向蔚来汽车和北汽各自颁发一张许可证。

2018年3月11日,重庆发布了道路测试规则,并于2018年4月18日向七家公司(包括百度,广汽集团,东风汽车和吉利汽车等)颁发了首批8张测试许可证。 深圳随后于2018年3月16日发布道路测试规则的草案,并向深圳的科技巨头腾讯颁发了第一张许可证。

福建省平潭自贸区也于2018年3月28日发布了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规则,并于2018年3月30日向百度和金龙颁发了首批6张道路测试许可证,金龙是一家总部位于厦门并与百度合作开发自动驾驶车辆的巴士生产商。

随后, 2018年4月3日,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部发布了中国首个全国性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规则(国家规则)。

2018年4月16日,第一汽车公司(一汽)所在地长春成为最新发布道路测试规则(长春规则)的城市,并且向一汽颁发了首张测试许可证。 湖南省会长沙,也于2018年4月13日颁布了道路试验规则。

重点

I. 测试车辆的范围

i. 自动化的等级

根据中国提出的《国家车联网产业标准体系建设指南(智能网联汽车)》(标准指南),自动驾驶车辆分为”辅助控制类”和”自动控制类”两大类,包括五个自动化层次。 鉴于测试车辆在各道路测试规则中的定义,只有第三级及以上的自动化控制类车辆受到道路测试规则的约束。 中国尚未正式在国家标准指南中定义自动驾驶汽车的每个等级,但根据标准指南的先前草案,自动控制类别等同于由汽车工程师协会定义的驾驶自动化等级3以上,即:有条件的自动化(3级),高度自动化(4级)和全自动化(5级)。

ii. 测试车辆的类型

目前,国家规则和上海规则只允许乘用车和商用车进行测试,并排除低速车辆和摩托车。 然而,北京规则和重庆规则允许所有符合GB7258车辆操作安全标准的车辆进行道路测试。

II. 行政机构

现已明确的是,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部及其地方相关部门(行政管理部门)将负责管理全国范围内自动驾驶汽车的道路测试。

各道路测试规则遵循类似的管理模式,即在每个区域设立三个主要机构:(i)代表行政当局管理道路测试的联合工作组(联合工作组); (ii)由具有相关专业知识的专家组成的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会),负责评估道路测试应用; 和(iii)负责管理该过程的授权第三方机构(授权机构)。

授权机构的职能包括:

(i) 接受和审查申请人(测试主体)提交的关于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的申请;

(ii) 通过建立监测平台,在测试车辆上安装监测设备和收集实时数据来监测和跟踪道路测试

(iii) 检查由测试实体安装的监控设备记录的测试数据; 和

(iv) 暂停和撤销道路测试许可证,并根据需要禁止未来的申请

以下授权机构已被任命:

其他城市尚未公布将被任命的授权机构。

III. 安全措施

各道路试验规则规定了一系列安全措施以确保道路试验能够安全进行。 这些措施包括:

(i) 监测与报告:

a. 测试车辆必须安装监测和数据记录设备,以便监测和记录在发生道路交通事故或自动驾驶系统故障之前至少90秒(北京为60秒)的信息:

i. 车辆的驾驶模式,位置,速度,加速度(必须实时传输);

ii. 环境感知和响应状态;

iii. 视频监控信息;

iv. 测试驾驶人和人机交互状态的车内视频及语音监控情况;

v. 车辆收到的遥控指令; 和

vi. 有关车辆故障的任何信息。

b. 一旦出现自动驾驶测试脱离自动驾驶功能的情况,测试主体必须每月向授权机构提交报告,包括在脱离自动驾驶功能事件发生前30秒记录的驾驶数据。

c. 在北京规则中,驾驶数据必须保存不少于三年。

(ii) 责任范围:每个测试主体应当为测试车辆购买不低于500万元人民币的交通事故责任保险或者提供不低于500万元人民币的交通事故赔偿保函。

(iii) 人工干预: 自动驾驶系统应安装警告提醒装置,能够立即提醒测试驾驶人接管车辆。

(iv) 预先测试:车辆必须在模拟真实道路情景的封闭测试区域内完成预先测试。

(v) 指定时间及区域:道路测试应当在指定的区域及时间内进行。

(vi) 驾驶员要求:测试驾驶员应当具备至少3年以上安全驾驶记录,50小时以上自动驾驶系统操作经验(包括至少40小时上述预先场景测试)。国家规则及上海规则均要求驾驶员在最近1年内无严重交通违法行为记录。

(vii) 测试车辆:测试车辆应符合《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GB7258)的要求,未办理过注册登记,即新机动车。

IV. 交通事故

若发生交通事故,主要责任应由测试驾驶员承担,但测试主体将承担测试驾驶员应当支付的赔偿。为应对交通事故,测试主体应当:

(i) 在24小时内向授权机构报告交通事故及事故发生时的记录数据(国家规则及长春规则只要求严重交通事故的数据);和

(ii) 在规定时间内向授权机构提交包括事故责任、原因及分析的正式报告。

授权机构可暂停事故车辆的道路测试。根据北京规则及重庆规则,发生严重交通事故时,应当暂停测试主体全部自动驾驶车辆的道路测试。测试主体应当向授权机构申请恢复测试资格。

V. 地区要求

根据各地不同的道路测试规则(重庆除外),测试主体应当为中国境内注册的独立法人单位。因此,外国公司应当通过其中国子公司或中国合作伙伴在中国开展自动驾驶车辆测试。

然而,重庆规则只要求测试主体为能够开发或制造自动驾驶技术及其产品的独立法人单位,对于测试主体必须于当地注册或存在当地实体无要求。

我们的观点

I. 有差别的一致性法律框架

正如我们在之前电子报中所预测,近期出台的道路测试规定在北京规则的基础上,作出细微调整。有趣的是,国家规范在形式和内容方面与早先颁布的上海规则较为相似,且两者均使用智能网联汽车一词。

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地方规则与国家规则不一致时,应当遵循哪一规定。国家规则规定各省、市政府可依据当地情况出台实施细则。然而,地方政府为适应当地情况在国家规范上作出调整的程度尚不明确。总的来说,在国家规则出台后颁布的道路测试规则(如长春规则)的严格程度不应低于国家规定,但在国家规则出台前颁布的道路测试规则(如北京,上海和重庆)很可能不受影响。

另一个未解决的问题是各城市是否承认测试主体在其他城市的测试结果。迄今为止,国家规则未提及该问题。

II. 测试地点的选择

尽管不同的道路测试规则遵循一个类似的监管框架,规则与地方政府采取的措施之间的细微差别可能会显著影响在中国测试地点的选择。测试主体应当特别注意以下几点:

(i) 车辆的范围

若测试车辆不是乘用或商用车辆,测试主体应当考虑选择北京或重庆为测试地点(尽管目前北京仅公布了乘用和商用车辆的测试指导意见)。

(ii) 外国投资者的注册

到目前为止,只有重庆不要求测试主体在中国境内注册。不希望在中国注册公司的外国投资者应当以重庆为首选测试地点,尽管实践中重庆是否会向没有当地实体的外国公司授权许可仍有待观察。此外,靠近台湾地区的平潭允许在台湾注册的法人开展道路测试。

(iii) 当地保护及保密

如前所述,授权机构管理从授予测试许可到评估测试结果的整个道路测试的进程。授权机构将掌握测试进度,并获取测试主体的部分测试数据,这些数据可能构成机密信息或相关测试主体的商业秘密。在授权机构没有保密承诺的情况下,授权机构的公正性是选择测试地点时应考虑的关键因素。

北京和长春的授权机构是由当地汽车制造商或自动驾驶技术开发商控制或部分拥有的公司,而第一批授权许可证不出意料地颁发给当地公司。

然而在重庆,授权机构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不受本地汽车制造商或自动驾驶技术开发商的控制或部分拥有,它已向全国七家汽车制造商和自动驾驶技术公司颁发了首批许可证。

(iv) 测试科目及要求

测试主体还应考虑测试科目、相关设施及道路条件是否符合测试目的。特别是,考虑到封闭区域测试的要求,测试主体应当熟悉不同地区的测试科目和封闭区域测试标准以确保其自动驾驶车辆能够通过测试。

此外,每个城市的测试道路在地理条件、测试场景及设施(例如V2X设施的可用性)方面各不相同,这可能并不一定能满足测试主体的测试目的并可能对部分测试车辆造成困难。例如,重庆的测试道路很可能在丘陵地区并包含更加复杂的道路状况,而北京拥有迄今为止最长的测试道路(总长105公里)。

结论

近期的市级、国家级道路测试规则为测试主体在中国测试其自动驾驶系统奠定了基础。我们预计未来几个月中国主要城市将进行密集的测试活动,并颁发更多的测试许可证。为选择正确的道路测试地点,测试主体应当确保其了解适用的监管制度、相关道路测试规则的差别及当地政府和授权机构实施规则时所采取的措施。中国的监管环境仍在不断演化发展,公司需仔细研究相关法规,以确保车辆测试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