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去年4月一审败诉后,新百伦贸易(中国)有限公司(下称“新百伦公司”,也称NEW BALANCE)近日又收到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关于“新百伦”侵权案的二审判决。二审判决书维持了原判决关于新百伦公司停止侵权,并在其官方网站、网上商城首页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的判令,但将赔偿金额由原9800万元变更为了500万元。

基本案情   

原告周某伦于2013年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称新百伦公司侵犯了其对“百伦”、“新百伦”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新百伦公司构成侵权,判决新百伦公司向原告赔偿9800万元,并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新百伦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仍然认定新百伦公司构成侵权,并作出了如上文所述终审判决。

新百伦公司与周某伦之间关于“新百伦”商标侵权案近几年打得火热,也成为了很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有人为新百伦公司继“纽巴伦”之后再失 “新百伦”而扼腕叹息,也有人为赔偿额从9800万直降至500万而好奇万分,还有人为“新百伦”终归国货品牌而振奋不已。

嘉权视角

关于“新百伦”案,我们暂不论个中曲折或判决合理与否,仅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分析该案给普通商标申请人或商标使用人的一些启示。

以下段落摘自(2015)粤高法民三终字第444号《周乐伦与新百伦贸易(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市盛世长运商贸连锁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新百伦公司未经周乐伦许可,在相同商品上使用与周乐伦本案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识,侵害了周乐伦本案注册商标专用权。尤其是新百伦公司的关联公司新平衡公司在对周乐伦的“新百伦”商标提出异议被驳回的情形下,新百伦公司明知道“百伦”、“新百伦”商标是周乐伦的注册商标,其使用“新百伦”标识会对周乐伦注册商标构成侵权的情况下,仍继续使用被诉侵权标识,显然属于无视中国商标法相关规定的侵权行为,不属于合理使用。”

从以上判决原文可知,一方面,新百伦公司明知侵权而不停用“新百伦”商标,这也成为了本案判决的最重要的事实依据,由此反映出新百伦公司缺乏基本的商标使用风险防控意识;另一方面,新百伦公司在未能通过异议程序排除冲突权利障碍的情况下,竟未采取如改变商标设计、补充注册备用品牌等任何补救措施,显然缺乏从战略层面考虑商标注册保护问题的意识。

综上,我们认为,在商标注册、使用过程中,广大的商标申请人或者商标使用人应当注意以下问题:

  1. 尽可能不使用未注册商标。

新百伦公司最大的败笔在于长期、广泛地使用了一枚未注册的商标,更可怕的是,虽然他人早已注册了该商标,但新百伦公司在投入使用前竟然未做任何检索,或无视检索结果。

我们认为,使用未注册商标本身就是一种及其危险的行为,即便经过商标检索,也未必能够完全排除冲突在先权利的可能性。因此,最保险的做法是,绝不使用未注册商标。

如果因客观原因不得不马上投入使用,也要尽量做好相应的风险防控工作:第一,要充分做好冲突商标检索工作,根据检索结果修改商标图样,尽量避免出现与他人注册商标完全相同的情况;第二,尽量缩小未注册商标的使用范围,所谓“船小好调头”,万一真的发生商标侵权,也不至于损失惨重;第三,尽快提交商标注册申请,如果与在先注册记录冲突,应尽一切可能将引证商标撤销或无效掉。

  1. 一旦商标注册申请受阻,应积极采取一切措施防范风险。

根据中国商标网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在册的商标注册记录有一千多万件,剩余的注册商标资源已经十分有限,因此,在商标注册申请过程中遇到驳回、异议等障碍的情况十分普遍。如果商标注册申请受阻,申请人应当及时采取应对措施,例如修改商标图样、更换商���,对在先近似商标提异议、无效宣告或三年不使用撤销,谈购买、谈共存等等,可谓条条大道通罗马,唯一不能做的就是坐以待毙。

  1. 如果已经被告侵权,应尽一切办法减低损失。

商标是一种商业标记,商标权人维权的目的无非是想要抢占更多的市场空间,或获得直接的经济赔偿。在证据明显对己方不利的情况下,其实侵权方未必要坚持对簿公堂死磕到底。因为法律条文的规定毕竟有限,而庭外和解的条件却有无限可能,侵权方应当综合考虑各方面的实际情况,积极与对方达成和解,尽可能降低自身各方面的损失。

以上几点,虽非尽全,但如若能尽可能加以注意,亦可使企业的商路愈加顺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