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伯塔省高等法院在最近的一份决定中确认债权人可以请求从担保人处获得的股份赎回权,以满足其债务追偿。同时,该项决定还强调根据艾伯塔省《民事执行法》[1]赋予法院及民事收债机构广泛的权力及自由裁量权。

Sood[2]中的判决牵扯到贷款人(“贷款人”)申请即决判决,以此执行一项在此之前针对Sood先生(“担保人”)已经胜诉的另一起诉讼的判决。担保人是借方公司Creamery Inc.(“Creamery”)的股东及管理人员。担保人向贷款人提供Creamery债务的有限担保。2014年4月,Creamery遇到了财务困难,最终致使其偿还贷款因资金不足而遭拒(“违约”)。2014年5月,贷款人要求担保人等付款。诉讼程序随后在该月启动,2014年11月获得即决判决。

贷款人所不知的是,就在违约事件发生前不久,担保人进行了“房地产冻结”。以打算搬迁至美国为借口并基于所谓的由此产生的税务规划,担保人成立了一家代表担保人[3]、叫做1815471 Alberta Ltd. (“181”)的公司。在违约事件发生前一周,担保人将其大多数重大资产转移给181,包括约200万美元的现金、房产、高档乘用车、以及其他公司的股份[4]。作为回报,担保人获得了181的优先股(“股份”)。

获得初步判决后的某天,贷款人得知房产冻结消息,并于2015年7月指示民事执行机构夺回股份。2015年8月,民事执行机构向181致函要求赎回股份。181未作回应[5]。因此贷款人随后在本案起诉书中申请寻求推翻与房产冻结有关的资产移转,并要求181赎回股份。

在抗辩中,担保人首次辩解称要求赎回股份的那封函并没有要求对方回信(因为并未指明何时要求赎回股份或者赎回多少股份[6]),同时还声称贷款人的诉求存在其他漏洞。

法院需要确定多个争议点,包括房产冻结是否构成欺诈性转移,以及贷款人是否有股份赎回请求权[7]

法院发现房产冻结构成欺诈性转移[8]。因为将转移金额(200万美元以上)与所欠债务(73,389.82 美元,包括判决准予的支出)对比,尽管贷款人之前仅申请股份的扣押及赎回[9],而未申请裁定完全的欺诈性转移,鉴于181受让了大量流动资产,要求赎回股份时181的清偿能力并无争议。

法院还确认由于赎回是根据民事执行法第62条[10]产生的法定权利,没必要特地请求赎回股份。法院发现第62条仅要求在原始诉讼中提出申请——往往都会这样做——但贷款人有权在单独的诉讼中提出申请,就像它在本案例中所作的一样[11]

关于股份赎回,法院发现担保人及181不回函是因为他们忽略了181在《民事执行法》第58条[12]项下的法定义务。法院发现根据该条规定,181有义务回信并向民事执行机构提供若干信息。不回函是不允许的。因此,鉴于民事执行机构在法案项下获授的广泛权力,法院命令181赎回充足的股份以支付欠贷款人的债务[13]

鉴于运用成文法可以获得救济,由此断定,尽管并非通过法院的推论,贷款人本应有赎回请求权,即使房产冻结并未被认定属于欺诈性转移。如果181和担保人没有按照指示赎回股份,贷款人有权获得与推翻房产冻结延展[14]有关的进一步救济。

本判决令艾伯塔省的贷款人颇感欣慰,因为债务人及担保人将无法逃脱其法律责任。对于贷款人而言,有能力申请及获得有偿还债务能力的公司股份赎回请求权的法院命令是一项强有力的执行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