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背景:

朱建军,心理学博士,心理咨询师和心理医生。自1987年开始从事心理咨询和治疗,90年代创立意象对话心理咨询和治疗服务。朱建军于2007年2月9日在第44类上申请注册商标第5904449号“意象对话”(图一),并于2010年2月21日获得核准。2016年7月4日,郭弘星针对第5904449号注册商标“意象对话”(图一)提起无效宣告申请。

图一

申请人理由:

争议商标作为被公认的一门心理学技术用语,其在使用过程中,已经成为该类服务的通用名称,不具备商标的显著性,如将其作为商标,有违商业道德。因此,争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10条第一款第(八)项、第11条的规定。申请人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心理学词典》、《牛津心理学词典》、《心理学大辞典》对于“意象”一词的解释、“意象对话”网络搜索截图、《意象对话临床技术汇总》。

被申请人答辩理由:

1)争议商标“意象对话”(图一)是由中文、英文及图形共同构成的组合商标,且设计独特,整体显著性极强。

2)单就争议商标“意象对话”(图一)中的文字部分“意象对话”及“IMAGERY COMMUNICATION”而言,二者均为答辩人首创,并非指定服务上的通用名称,也未直接描述所提供服务的特点,本身就具有显著性。

3)“意象对话”(图一)商标经过答辩人长期大量的独家使用,已经取得了较高的知名度,和答辩人之间形成了唯一对应关系。同时答辩人积极制止他人未经许可在相关服务上使用争议商标“意象对话”(图一)及“意象对话”,避免了“意象对话”(图一)商标显著性的弱化。

4)申请人(同为心理咨询师)恶意提起无效宣告申请,意欲干扰答辩人对注册商标的使用,进而牟取利益,应不予支持。

为支持以上主张,被申请人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被申请人在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中搜索1990-1997年包含“意象对话”的期刊公证件、被申请人所著书目列表、被申请人图书馆检索包含“意象对话”图书的网页公证件;行业协会出具的《关于“意象对话”使用情况的说明函》、被申请人同行权威出具的声明、部分发表有关“意象对话”论文(包含《意象对话临床技术汇总》)的作者所出具的声明;被申请人官方网站公布的《意象对话资格分级标准及细则》、被申请人与培训机构合作举办心理治疗法务培训的协议及现场照片等商标使用证据;郭弘星微信公众号截图等。

裁定内容:

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意象对话”是医疗诊所等服务上的通用名称,故在上述服务上,争议商标未构成第11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形。争议商标“意象对话”指定使用在指定服务上未仅直接表示服务特点等,具有显著性,可以起到区分服务来源的作用。故争议商标在上述服务上的注册未构成《商标法》第11条第一款第(二)、(三)项规定之情形。《商标法》第10条第一款第(八)项禁止的情形是商标标识本身有可能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的影响,本案争议商标本身并无负面或其他消极含义,故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未违反该条款的规定。

案件分析:

本案主要涉及对争议商标“意象对话”(图一)整体显著性的认定,其中重点在于双方对于“意象对话”是否为服务通用名称的争论。关于“商品的通用名称”,主要涉及到《商标法》以下条款:《商标法》第11条第一款第(一)项“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第49条“注册商标成为其核定使用的商品的通用名称,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以及第59条第一款“注册商标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本案中,申请人以争议商标已经成为该类服务的通用名称为由,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起无效宣告申请,虽然被申请人仅需举证争议商标在申请日或在核准注册时并未成为商品通用名称的事实,但被申请人在答辩中并未止步于此。“商品的通用名称”的判断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虽然争议商标在申请日(2007.2.9)乃至注册日(2010.2.21)之时并非商品的通用名称,但并不意味着目前该商标的显著特征仍没有变化。即便在本案中维持了商标注册,被申请人仍可能面临“申请人另行以争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第49条的规定向商标局提出撤销申请”的困境,而无论在哪个程序中,一旦争议商标被认定为通用名称,被申请人将无法再对其商标进行排他性使用和保护。因此被申请人在本案中同时提交了商标注册后商标的持续使用证据和其他证明文件,证明争议商标的显著性在逐渐增强,以打消申请人启动后续程序的想法。

此外,在举证方面,申请人虽然提出他人在部分有关文章中使用“意象对话技术”一词的情况,但并不能说明其他个人使用及评论他人的劳动成果后,“意象对话”必然就成为心理治疗服务的通用名称。本案中,申请人列举的相关文章基本上都是被申请人的学生或是通过被申请人培训课程了解到申请人心理治疗服务的学员所著,且多数均同意出具声明支持了被申请人的主张。该点对于类似案件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万慧达北翔代理朱建军博士参与本案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