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过,投资澳大利亚实体的外国投资者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在某些情况下,澳大利亚税务局是可以就他们处分澳大利亚投资获得的利益征税的。

特别是,如果外国投资者处分应税澳大利亚财产有获得利得的话,外国投资者就有责任在澳大利亚纳税。应税澳大利亚财产包括澳大利亚房地产和(比如说)矿权(“应税澳大利亚不动产”)的直接所有权。重要的是,当满足以下条件时,应税澳大利亚财产还包括公司和信托权益:

概括来说,外国投资者(以及关联人)持有有关公司或信托10% 以上的权益;以及

概括来说,有关公司或信托的应税澳大利亚不动产的市值超过其非应税澳大利亚不动产的市值。

澳大利亚政府在2014年10月31日颁布了一项讨论稿,拟自2006年7月1日开始修订有关法律。如果该讨论稿获得通过,修订之后的法律将会在某些情况下要求买房从支付给外国居民的应税澳大利亚财产的转让价格中,代扣10%上缴澳大利亚税务局。

这一议案的产生缘由是澳大利亚政府对外国投资者履行澳大利亚纳税义务存有疑虑。目前,该议案在澳大利亚还不是法律,但是现距议案提出已有一段时间,我们预计议案很有可能会成为澳大利亚法律。

如果议案获得通过并颁布实施,那所有的外国投资者处分应税澳大利亚财产的交易,除价值低于 250 万澳元的住宅地产交易外,都需要缴纳代扣代缴税。“住宅地产”的定义尚不明确,但可能指的是地面上盖有适于当作住房用的建筑物的澳大利亚土地。这就是说,出售澳大利亚投资的外国投资者(“外国出让方”)可能无法获得约定转让价格的全款,因为部分转让价格会转而上缴澳大利亚税务局。

相当于转让价格 10%的代扣代缴税并不是最终要负担的税金 并不是最终要负担的税金 并不是最终要负担的税金,就是说外国出让方在澳大利亚可以就买方扣缴的税金获得税收减免,但这也意味着外国出让方需要注意这个问题,就其转让利得填写澳大利亚纳税申报表,并且在其澳大利亚纳税责任超过扣缴的金额时,补缴税金。如外国出让方的纳税责任少于扣缴的金额(比如外国出让方亏损处分财产的),外国出让方也许还有资格享受代扣代缴税金的退税。

拟加征的 10%代扣代缴税对买方意味着什么

为履行新增义务,买方(不论是澳大利亚居民还是外国居民)需要进行合理调查确认以下事项:

外国出让方是否是外国居民;以及

拟购买的资产是否是应税澳大利亚财产。

在有些情况下,确认外国出让方和财产的法律地位非常简单,但在有些情况下,买方则可能需要进行一定的尽职调查来确认其是否负有代扣代缴义务。即使在尽职调查之后,买方也有可能还是难以确认其是否有代扣代缴义务。

例如,买方可能没有��法获得有关信息来帮助其确定目标公司或信托的应税澳大利亚不动产的市值是否大于该公司或信托非应税澳大利亚不动产的市值。 

澳大利亚政府意识到自己给买方施加了不适当的管理负担,因此,讨论稿提出澳大利亚政府可能会采取美国式做法,即允许买方依赖外国出让方对自己的居民身份以及出售的资产是否应税澳大利亚财产做出的声明。

或者,澳大利亚政府可能会采取加拿大式做法,即卖方向澳大利亚税务局申领确认证明,由卖方将确认证明交给买方,作为买方是否有代扣代缴义务的依据。

讨论稿最后没有明确澳大利亚政府可能持有的立场。

需要澄清的问题

讨论稿在征求公众意见,号召公众协助新办法的起草。讨论稿提出了可能需要制定具体规则的情形,例如外国居民利用澳大利亚居民托管人来持有应税澳大利亚财产。讨论稿还在就建立外国出让方向澳大利亚税务局申请变更代扣代缴金额的机制(例如外国出让方可以证明其亏损出售从而不负有澳大利亚纳税责任)是否可行征求反馈意见。如上所述,讨论稿还在就如何减轻买方的管理负担征求反馈意见。

提交讨论稿反馈意见的截止日期是 2014 年 11 月 28 日。在此之后,澳大利亚政府就会开始拟定立法的起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