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3日,议会的工业、科学与技术常务委员会宣布其将对《版权法》(《法案》)进行法定复核。《版权法》第92条规定,《法案》必须每五年由议会委员会进行一次复核,而该法定复核是自2012年加拿大版权立法改革(通过了《版权现代化法》)以来进行的第一次全面复核。

法定复核紧随加拿大传统常务委员会最近的一份题为“版权界的大地震”的报告,其中载有对加拿大版权制度的大量建议修改,我们将在本文中谈及此类修改。

该法定复核是50多次会议的产物,通过此类会议,委员会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听取了总共263名证人的证词并收到了192份书面简报;委员会还收到了6000封加拿大人的电子邮件与其他信函。书面文件与口头陈述由广泛的利益相关者提交,包括创作者、产业代表、广播者、在线服务提供商、学者和法律执业者。

经过广泛磋商后,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冗长的报告,其中包含总共36项不同的建议,针对《版权法》的具体立法变更或关于确定政府进一步的研究主题。

委员会的某些建议与“转移范式”报告中提及的早期提案相呼应,但提供了更多的细微差别与改进:

  • 将版权期限从作者去世后50年延至70年。委员会认识到,加拿大目前的版权期限短于其大多数的主要经济伙伴。因此,委员会建议实施此延长版权期限的变更(条件是签订新的加拿大 - 美国 - 墨西哥协定),但建议除非版权已经登记,否则此期限延长的版权不得超过现有的50年期限。支持该建议的政策理由是为促进版权登记并提高版权制度的整体透明度。
  • 建立艺术家转售权。根据这项提议,视觉艺术家在每次公开转售作品时均有权获得版税。支持艺术家转售权概念的政策理由是为视觉艺术家创造收入,否则其仅能从作品的首次销售中获得收入。虽然此项权利获得《伯尔尼公约》的承认,并已在其他若干司法辖区获得通过,但这一概念却背离了现有的加拿大法律。虽然艺术家的转售权在概念上与版权相关,但委员会认为该转售权在性质上更为接近与有形商品相关的个人财产权。因此,鉴于加拿大宪法在联邦政府与省级政府之间的特定分权,若在联邦《版权法》中颁布艺术家转售权将可能面临宪法挑战。因此,委员会建议政府在省级政府之间的合作中发挥领导作用,以便在《版权法》计划之外找到在加拿大实施艺术家转售权的方法,并在进一步研究后向议会报告。
  • 更新有关电影作品首次所有权的规则。委员会注意到关于是否应将此类作品的首次所有权归于导演与编剧,或应归于制片人的问题一直存在辩论。委员会认识到采用过于严格的规则将会带来风险,因而建议政府在进一步研究适用的政策理由后,更新有关电影作品版权所有权的规则。

法定复核中包含的其他值得注意的改革建议包括:

  • 引入一项在版权转让25年后终止版权的非转让权利。加拿大录音艺术家Bryan Adams在委员会作证时提出类似于美国版权法规定的“终止权”。其政策目标是解决创作者与其���行业参与者(如出版商)之间的议价失衡,并令创作者在转让其版权25年后,有机会根据对版权市场价值的更好理解转售版权。委员会发现,由于创作者通常仅能获得极少的作品报酬,而且大多数受版权保护内容的有效寿命往往较短,因而创作者应该获得机会以提高其能够从中提取的收入。然而,委员会建议,通过以下规定令任何终止权条款均可预测,即提供五年的可行使权利的短暂窗口,并规定仅在创作者登记其有意行使该权利的通知的五年后生效。
  • 改革版权返还规则。目前,《版权法》提供了一种返还机制,为创作者的后代提供版权益处,令其在创作者过世25年后自动重新获得继承的版权。委员会建议,可通过要求在任何版权回归生效前的10年内登记该权利行使通知,来增加返还机制的可预测性。
  • 改革皇家版权。委员会认为,加拿大政府对其可能为公共利益编制并出版的公费作品行使版权的理由是“最值得质疑的”,并建议实施改革,以令此类作品采用公开许可。然而,委员会发现,允许加拿大政府出于政策目的传播其可能未拥有版权作品的皇家版权概念的其他方面仍具有相关性,并建议《法案》应包含除外条款,以允许政府在其出于与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或公共卫生或法定权力相关目的的活动中免于承担侵犯版权的责任。皇家版权在加拿大仍然是一个特别令人担忧的概念,代表右派与左派政治权利的委员会成员均主张反对意见,认为应完全废除皇室版权。还应该指出的是,最近,一宗涉及皇家版权若干方面的案件在加拿大最高法院提起诉讼,预计今年晚些时候法院将作出裁决。
  • 在《法案》中制定说明性而非详尽无遗的允许“公平处理”的申请清单。虽然注意到该变更可能导致更大的不确定性和更多的诉讼,但委员会仍建议该变更将有效扩大允许公平处理的申请数量,有助于提高《版权法》应用的灵活性。
  • 提高法定损害赔偿的上限与下限。委员会认识到,法定损害赔偿的现有金额必须在阻止侵犯版权方面保持相关性与有效性。因此,委员会建议提高《版权法》规定的现行上限与下限,以跟上通货膨胀的速度。

此外,委员会提出了一项一般性建议,即政府将设法简化《版权法》的措辞与结构,此举将无疑受到所有加拿大人的欢迎。委员会指出,《版权法》“极其复杂”并“需要全面改革”是作证证人的普遍共识。虽然认识到这项努力须“付出大量努力”,但委员会仍指出了以下好处:如果利益相关者能够更好地理解《法案》,则可以更容易地遵守其条款或从中受益。

最后 – 基于委员会的给定任务而略具讽刺意味的是,委员会建议政府废除《版权法》中要求每五年进行一次全面法定复核的部分。委员会认为,如果每隔几年即对主要条款提出质疑,则定期复核将会破坏版权制度的稳定性,特别是在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技术、行业惯例、社会经济环境及判例法的变化速度可以支持每五年对该法进行复核的情况下。鉴于此,委员会提议议会仅在需要和时机成熟时对《法案》进行全部或部分复核。

目前尚不清楚法定复核中的建议将在何时、以何种形式导致对《版权法》的具体立法修改。议会定于2019��6月下旬休会,直至今年10月联邦选举结束后方能复会。

尽管如此,法定复核中的建议无疑将为未来的议会提供具体的提案与政策导向,以对加拿大版权法的重要方面实施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