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了《关于修改<专利审查指南>的决定》。根据该决定,修改后的《专利审查指南》将自2017年4月1日起施行。与2016年10月28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出征求意见的修改草案相比,本次修改基本未做实质性调整,仅在《专利审查指南》第五部分的两处修改中略作调整。《专利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第4.6.2节的修改,文字表述上进行了调整,但实质内容与修改草案中完全一致。本次修改涉及6个方面,概括介绍如下。

一、关于不授权主题的修改:商业方法

在《专利审查指南》第二部分第一章“关于不授予专利权的申请”第4.2节之(2)“关于既包含智力活动的规则和方法的内容又包含技术特征的权利要求”,新增了一个实例,明确规定“涉及商业模式的权利要求,如果既包含商业规则和方法的内容,又包含技术特征,则不应当依据专利法第二十五条排除其获得专利权的可能性。”该部分的修改体现了国家知识产权局顺应时代发展需要,对商业模式创新中的技术方案给予积极鼓励和恰当保护的态度,为商业方法相关发明创造打开了专利保护的大门

二、关于涉及计算机程序的发明的修改

本次修改对《专利申请指南》第二部分第九章“关于涉及计算机程序的发明专利申请审查的若干规定”进行了几处修改。在本章第2节,进一步明确“计算机程序本身”不同于“涉及计算机程序的发明”,允许采用“介质+计算机程序流程”的方式撰写权利要求。在本章第5.2节,明确“程序”可以作为装置权利要求的组成部分,并且将本节第2段中的“功能模块”修改为“程序模块”,以更清楚地反映技术本质并更好地与“功能性限定”的表述区分。同时,删除了本章第3节第(3)项中对实践已无指导意义的【例9】。该部分的修改体现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对计算机程序的专利保护持更加开放的态度,同时也有望统一关于“虚拟装置”权利要求的审查实践。

三、关于补交实验数据的修改

在《专利审查指南》第二部分第十章第3节“关于化学发明的充分公开”部分,本次修改完善了申请日后补交的实验数据的规定。现行规定“申请日后补交的实施例和实验数据不予考虑”被废止,明确规定“对于申请日之后补交的实验数据,审查员应当予以审查”,但也明确“补交实验数据所证明的技术效果应当是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能够从专利申请公开的内容中得到的”。该部分修改体现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对于补交的实验数据更灵活处理的态度,但也明确了“先申请原则”对于相关审查实践的支配地位。

四、关于无效程序的修改

本次修改对《专利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关于无效宣告请求的审查”的规定进行了几处修改。首先,放宽了对专利文件修改方式的限制,除了权利要求的删除和技术方案的删除外,允许在权利要求中补入其他权利要求中记载的一个或者多个技术特征,以缩小保护范围(权利要求的进一步限定);并允许对权利要求书中的明显错误进行修正(明显错误的修正)。基于对专利文件修改方式的放宽,相应规定“针对专利权人以删除以外的方式修改的权利要求”,请求人可以增加无效宣告理由,但是应当仅“针对修改内容”。同时,为避免造成程序上不合理的延长,删除了当前关于“针对专利权人以合并方式修改的权利要求”允许请求人在指定期限内补充证据的规定。总体而言,无效程序的修改对专利权人更有利,使得专利权人在无效宣告程序中将处于更加有利的位置

五、关于专利文档公开的修改

本次修改放松了对专利文档公开的限制,在《专利审查指南》第五部分第四章第5.2节规定“对于已经公布但尚未公告授予专利权的发明专利申请案卷”,除了当前规定的实审程序之前的文档可以查阅和复制之外,“在实质审查程序中向申请人发出的通知书、检索报告和决定书”也可以查阅和复制。对于已经公告授予专利权的专利申请案卷,可以查阅和复制的内容进一步包括优先权文件、专利复审委员会程序中发出的通知书、检索报告和决定书以及当事人对通知书的答复意见(不限于修改草案中提出的“答复意见正文”)。该部分修改反映了国家知识产权局为公众更好地利用专利文档提供便利的态度,也有利于公众对于专利审查过程的监督。

六、关于中止程序的修改

在《专利审查指南》第五部分第七章第7节,对于有关中止期限的规定进行了修改,以适应2013年1月1日起施行的新《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于人民法院要求专利局协助执行财产保全而执行中止程序的,中止的期限一律按照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写明的财产保全期限计算,废除了现行规定的固定中止期限。

本次《专利审查指南》的修改反映了国家知识产权局顺应时代发展需要、积极为创新型经济发展服务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