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国家外汇管理局就外汇管理制度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最新的改革措施指向了外商投资企业(“外资企业”)的资本金结汇制度。

2014年7月15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了《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外商投资企业外汇资本金结汇管理方式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即“36号文”),在15个省市的16个试点地区2 进行试点,放松对外资企业资本金结汇的严格管制。

熟悉中国涉外经济贸易及投资的人士都了解,中国有一套复杂的外汇监管制度。简单来说,诸如货物、服务贸易以及特许权使用费、利息、分红等经常项目项下的外汇交易实习自愿结售汇,银行在结售汇过程中核查比较宽松,通过审核相关交易文件及相关完税证明(如果涉及的话)以保证交易的真实性。然而,资本项目项下的外汇交易,如出资、借款以及股权转让款支付等则需要根据不断变化的外汇管理制度和政策接受更加严格的审查。36号文针对的就是资本项目项下的外汇交易,具体来讲就是将外资企业的外汇资本金(如美元、欧元等)结算成人民币在中国境内使用。

  1. 从支付结汇到意愿结汇

36号出台之前,外方股东投入外资企业的外汇资本金结汇实行支付结汇制度,外汇资本金只有在该外资企业实际对外支付使用时才能结汇。通常只有当外资企业提交文件证明结汇用途符合其经营范围以及对外支付命令后银行才会将外汇资本金兑换成人民币,并将人民币支付到交易对方账户。少数例外情况包括企业工资奖金发放以及等值5万美元(含)以下企业备用金结汇等。银行在办理每一笔结汇业务时会严格审核各项材料,确保人民币资金用途的真实性与合规性,而且还有审核企业上一笔结汇资金使用的真实性与合规性。当人民币面临升值压力时,外资企业的外汇资本金结汇通常会变得相当繁琐和费时。

现在,根据36号文推出的试点政策,试点区域内注册成立的外资企业实行外汇资本金意愿结汇,企业可以将外汇资本金 100%(国家外汇管理局可根据国际收支形势适时调整该比例)结汇,而不再要求必须对外支付。操作层面上,企业应在其资本金账户开户银行开立一一对应的资本项目-结汇待支付账户(“结汇待支付账户”),用于存放意愿结汇所得人民币资金,并通过该结汇待支付账户办理各类支付手续,以确保结汇资金按真实、自用原则在企业经营范围内使用。

为了阻止热钱投机人民币,并堵塞外国资本进入限制外资参与的特定领域,国家外汇管理局在36号文中规定,结汇资金不得用于以下用途:

  • 未经外汇局批准不得购汇划回资本金账户;
  • 不得直接或间接用于企业经营范围之外或国家法律法规禁止的支出;
  • 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外,不得直接或间接用于证券投资;
  • 不得直接或间接用于发放人民币委托贷款(经营范围许可的除外)、偿还企业间借贷(含第三方垫款)以及偿还已转贷予第三方的银行人民币贷款;
  • 除外商投资房地产企业外,不得用于支付购买非自用房地产的相关费用。
  1. 汇资金开展境内股权投资——特殊目的公司和外资基金的机会

36号文的另外一个重大改革在于放开股权投资的结汇限制,取消了资本金“结汇所得人民币资金不得用于境内股权投资”的要求,该限制规定最初由国家外汇管理局在2008年规定在《关于完善外商投资企业外汇资本金支付结汇管理有关业务操作问题的通知》(即“142号文”)提出。36号文的试点政策允许外资企业将外汇资本金结汇用于未上市公司的股权投资。

这对于国际私募基金和创投基金管理人来说是个重大利好的消息。此前,除了上海等几个地区的小规模试点以外,外资基金只能通过外汇资本金原币划转的方式将股权投资款支付到被投资企业,而后者收到的外汇又同样面临上文提到的支付结汇制度限制,结汇程序相当繁琐和漫长。这样,国际基金管理人与国内纯人民币基金竞争项目时就容易让后者因结汇问题而占据先机,而被投资目标企业可能因结汇等问题更加青睐人民币基金。这项改革适用于16个试点地区以投资为主要业务的所有外商投资企业,包括外商投资性公司、外商投资创业投资企业和外商投资股权投资企业。只要所投资项目真实、合规,投资基金就可以按实际投资规模将外汇资本金直接结汇后划入被投资企业账户,但是上述企业股权投资款以外的资本金仍需遵守上述支付结汇��度。

除此之外,36号文的试点政策还惠及并非以投资为主业的一般性外资企业,放开了一般性外资企业进行股权投资的结汇限制。一般性外资企业以结汇资金开展境内股权投资的,应由被投资企业先到所在地外汇局办理境内再投资登记并开立相应结汇待支付账户,再由开展投资的企业将结汇所得人民币资金支付到被投资企业开立的结汇待支付账户。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最近的注册资本制度也得到改革,企业注册资本的出资期限以及最低注册资本额要求大都被废止,包括内资企业和外资企业。除了国务院指定的几种公司(如金融机构)外,投资人可以先确定注册资本,但按照企业的资金需求逐步进行注资,不再需要工商登记前注资或工商登记后两年内完成全部注资。注册资本改革制度以及上述外汇制度改革结合起来为特殊目的公司的设立提供了一个可行的法律框架,这样国际投资人可以考虑在中国设立特殊目的公司来设计业务和投资的架构。

  1. 小结

总体来看,36号文试点是对中国外商投资政策的有利改革。尽管36号文在实践中的落实效果以及试点政策是否能够及时推广到全国范围仍有待观察,我们认为最近的法律制度改革已经发出了非常积极的信号。

36号文的试点政策将从2014年8月4日开始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