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律角度,气候变化涉及环境法、争议解决、公司法、财产法、竞争法或项目开发等相关领域。当前,能源和矿业企业应尤其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法律进展和相关问题:

  • 多个国家法院已受理气候变化问题相关的诉讼,这些法院判决极有可能在全球范围内引发非政府组织以国际条约义务或本国法律规定为基础,针对当地政府提起气候变化诉讼。尽管迄今为止气候变化有关的诉讼请求通常是针对政府机构提出的,但是针对企业提起诉讼的浪潮似乎也不可避免。企业应尽早考虑气候变化政策带来的影响,更为积极主动地采取应对措施。近期的若干判决包括:

荷兰判决:荷兰最高法院最近判决,认定荷兰政府未采取充分行动减少该国的碳排放量,违反了《欧洲人权公约》;法院要求荷兰政府应采取措施,达到在2020年底温室气体排放量较1990年减少至少25%的目标。荷兰政府目前正在制定减少荷兰碳排放量的措施。在荷兰判决之后,已有非政府组织宣布其决定对石油和天然气跨国公司提起诉讼。

美国判决:在荷兰最高法院判决后不久,美国上诉法院则否决了部分公民和某非政府组织针对美国政府缺乏应对气候变化措施因而违反美��宪法的诉讼请求。法院认为,气候变化是不可否认的危机,政府的应对措施并不充分,但是原告无法依据美国宪法要求政府采取措施。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在诉讼过程中承认了气候变化专家证据,也承认政策缺失导致了气候恶化。本案原告已就该判决进一步上诉。业界普遍认为,气候变化相关诉讼可以基于宪法以外的其他基础提起,而且在矿业、油气等高排放的领域诉讼的可能性更大。

此外,虽然没有判决,非政府组织也进一步加紧监督政府和大型企业是否遵守气候变化义务。例如近期法国非政府组织Notre Affaire à Tous发布了研究报告,显示25家法国跨国企业未能遵守气候变化承诺。这些企业理应遵守2017年3月颁布的关于注意环境与人权义务的法律,有义务披露其直接和间接排放的信息,并就此采取措施。目前法国尚没有针对这些企业的诉讼。

  • 董事职责及披露:董事和管理层在企业决策中需要考虑企业需要遵守的气候变化政策带来的影响,以及由此带来的董事职责和披露问题。以澳大利亚为例,在澳大利亚大火灾之后董事职责和披露问题将更为紧迫。根据《澳大利亚公司法》,如果在没有合理根据的情况下就未来事项向市场作出陈述,而该陈述最终被证明为不准确的,则该陈述将被法律认定为“误导性”陈述,无论作出陈述者在作出陈述时是否真诚地相信该陈述是真实的。当董事未能正确地区分预期和事实,或未能合理解释公司分析所基于的假设时,如果所涉事宜未能按照其预期所发展,则可能会因误导性披露而被诉。同样地,无论是否善意,对未来的声明如果最终未能实现,都可能被引发诉讼风险。

披露问题关系到企业的经营,包括投资新业务、产品销售、电力消费等,能源和矿业企业应考虑与经营活动相关的气候变化风险,包括因碳排放义务搁浅业务、产品价值链上任何一环未满足碳排放义务引发的声誉风险等。减少或限制披露显然不是可取之选。投资者、社区和监管机构都期望取得更多有用的信息。因此,公司需要对其所作出的声明加强客观性审查,并主动对相关声明的依据进行“压力测试”。

更多详情请参见本所最近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上发表的一篇有关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披露的文章。

  • 项目开发:越来越多的大型项目开发和项目扩展将受到气候变化因素的影响。例如,最近英国上诉法院以气候变化为由否决了在希思罗机场建设第三条跑道的批准。

  • 劳动雇佣:气候变化问题不但是员工参与的问题,还有可能产生行业性影响。2019年联合国气候峰会期间,185个国家和地区的民众发起游行,要求各国政府采取行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不少企业的工会和员工也参与其中。在员工对气候变化议题更为积极主动的背景下,企业需要采取行动,主动回应气候变化问题。和其他环境和社会问题一样,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风险鲜有简单或立竿见影的解决方案。企业在选择缓解气候风险的措施时需要兼顾其引发的其他环境及社会影响,同时还要与监管机构和社区充分沟通其权衡取舍。为了满足社会对低排放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企业及其投资者需要创新、以更高标准运营,并将碳定价纳入其战略规划中,以应对气候变化及新兴法规。这将增强企业对消费者和员工,乃至投资者的吸引力,使企业能够进一步获得资金持续推动创新和积极变革。更多详情请参见我所的《劳动雇佣的未来》报告

  • 竞争法:目前欧盟竞争委员会已经将促进“绿色交易”战略提上日程。欧盟竞争委员会委员已经明确指出,“绿色交易”是所有欧盟政策追求的目标之一,竞争法政策概莫能外。这不仅会影响能源和矿业领域并购交易的反垄断审查,也涉及能源和矿业企业的市场合作协议。例如,在近期Aurubis拟收购Metallo的交易中,双方均为欧洲顶尖的废铜精炼厂。欧盟竞争委员会在考虑交易对市场竞争的影响时,明确指出其会考虑环境方面的因素。该委员会委员在审查该案件时,认为新能源车的发展很可能带动铜需求增长;一个运营良好、具有竞争性的铜矿循环利用产业对于满足欧盟产业的未来发展、减少对环境的影响至关重要。因此,委员会将认真评估该交易,确保交易不会对行业竞争产生负面影响。

欧盟竞争委员会也指出欧盟国家对新能源项目补助政策的重要性,并明确应重新审视欧盟关于横向协议的竞争法规则,以允许企业使用不扭曲竞争的可持续性协议进行合作。

此外,欧盟各国也在讨论竞争法应否考虑气候变化等环境问题。英国竞争法上诉庭成员近期攥写了关于可持续发展和竞争的文章,提出了将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因素纳入竞争法的方案。该文章认为,监管者将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因素作为决定批准一项交易的基本测试。为此,竞争法监管者可以评估交易在科技和经济进步方面的影响,也可以从效率角度评估交易对环境的影响。

  • 政府政策:随着气候变化议题的深入和国际公法领域的影响,各国政府将采取政策,回应气候变化。尤其是目前仍存在政策真空的一些矿业发达的国家和地区,能源和矿业企业应积极推动并参与到政策制定中。

  • 企业政策:为了与气候变化企业标准保持一致,企业需要变更其自身的气候变化政策。需要注意的是,气候变化问题正在快速发展,制定企业政策时需要着眼于未来,而非局限于当下。

  • 变革:气候变化将促进行业的重大变革。创新和新的行事方针意味着新的就业安排和新的合同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