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长期以来,新加坡一直被视为家族办公室(“家办”)的理想目的地。据统计,截至2022年底已有多达1400间家办于新加坡设立[1]。早于2004年,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已推行“全球商业投资者计划”,以鼓励外资于新加坡设立家办[2]。可见能成功吸引家办的背后,新加坡政府在政策上的支持可谓功不可没。然而,今年3月香港特区政府发表了“有关香港发展家族办公室业务的政策宣言”[3]。2个月后,港府又将家办税务宽减政策的相关条例刊宪[4],这正式为香港努力成为亚太区家办枢纽向前跨进一大步。

本文旨在从投资市场、法律及税务政策、生活质素及其他配套方面探讨及分析在中国香港与新加坡两地成立家办的竞争力。

一、投资市场

作为财富管理的专业机构,家办其中一个目标是财富管理增值。因此,在考虑家办成立地点时,一个地方的投资市场的成熟度是一个举足轻重的考虑。作为亚洲两个最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和新加坡均允许资金自由流通且拥有发达的经济,并提供多元化的投资选择。就规模而言,虽然外汇市场规模较新加坡小(截至2022年4月,新加坡的外汇及衍生性商品市场每日平均交易额约为9,290亿美元,高于香港的6,940亿美元[5]),但香港于股票市场较新加坡的规模大。就股票市场方面,截止2023年8月31日,香港于港交所主板上市的证券市价总值约为33.08兆港元[6],而新加坡的则为8,096.76亿新元(约4.64兆港元[7])[8];另作为在过去13年7度为全球排名第1的上市平台[9],香港的一级市场发展同样领先于新加坡。香港于2023年上半年的首次公开募股的总额为20亿美元,远超新加坡的1,860万美元[10]。除此之外,近年「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和「理财通」等计划的落实亦向身处香港的家办提供了更多可投资的产品,令他们可根据自身需求和风险偏好,达到更平衡的资产配置。这对于家办来说无疑是一大吸引力。

二、法律及税务政策

香港与新加坡两地均实行普通法制度,而且拥有独立的司法机构和健全的监管框架。值得一提的是为单一家族服务的家办在两地都不受金融市场的牌照监管[11],这代表在两地成立单一家办均无须花费额外成本申请牌照。

而在税制方面,香港与新加坡政府均推出了针对单一家办的税务宽减政策,惟香港的税务宽减安排有以下两项较新加坡稍为宽松:

  • 首先,香港并无预先申请批审的要求,家办所设立的家控工具可以直接以书面形式知会税务局选择税务宽减。相反,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对某些家控工具要求先向其提交申请。
  • 更重要是,香港的税务宽减安排并无规定家控工具必须在当地作出任何投资,而新加坡则对本地投资规定具有若干要求。因此,在香港成立家办可更自由地构建其合适的投资组合。此外,在此政策下,一些于海外已设立、正营运及有意进驻亚洲的家办现仅需将家办搬来香港,而毋须对其现时的投资组合作出任何调整,便可享香港的税务豁免。

三、大湾区经济发展潜力

作为两个已非常成熟的金融中心,香港与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潜力理应不会太大。然而,在粤港澳大湾区于2017年定位为国家级战略后[12],香港作为重点发展区域之一便蕴藏着巨大潜力。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到2020年,打基础;第二阶段是到2022年,基本形成三地规则对接;第三阶段到2035年全面建成国际一流湾区。粤港澳大湾区现时的发展方向包括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以及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13]。在推动科技创新业方面,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联合中央企业、科技龙头企业联同地方政府共同于2021年成立了总规模达1,000亿人民币的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产业投资基金。根据《2023年全球创新指数》,“深圳-香港-广州”科技集群连续4年蝉联全球第2位[14]。这反映各地政府在推动科技创新业的共同成果。

事实上,粤港澳大湾区现时的实力已不容小觑。在2021年与旧金山湾区、纽约大都会区及东京湾区相比之下,粤港澳大湾区以56,098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和8,662万人口位列4个湾区之首。在本地生产总值方面,粤港澳大湾区以19,581亿美元领先旧金山湾区以及纽约大都会区[15]。然而,现在仅为大湾区建设的三个阶段中的第二阶段。香港以及粤港澳大湾区其余的城市将继续遵循国家主席习近平所提到“打造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的目标平稳迈进[16]。对于任何家办设立者而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所带来的投资机遇无疑是千载难逢。

四、教育和培训

家办设立的目的包括实现财富顺利传承。在让下一代接管家族的资产前,家族掌控者往往倾向安排下一代接受最优质的教育和培训,以确保他们有足够的财产管理能力。因此,比较家办成立的地点所提供的教育质素以及就业机会在选址的过程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众所周知,香港与新加坡都不乏顶尖的学府。

至于培训与就业方面,在大湾区持续发展的带动下,人口流动性的增加和经济再进一步的增长,再加上投资银行及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咨询顾问公司、会计师及大型跨国企业等在香港林立,香港势必能提供更多金融行业的工作岗位,让家族成员的后代在接手家族财产前能够累积足够的经验以担当未来接管家族资产的重任。

五、入境签证的安排

由于家庭可能会以其家办地点为居住处,所以一个地方的入境签证的安排亦是家办选址时会考虑的因素之一。在维持永久居民身份方面,香港与新加坡稍有差别。在新加坡,当地永久居民于出境时均需申请[17]再入境许可证[18],否则可能会丧失当地永久居留权[19]。而在香港,永久性居民则无须申请类似再入境许可证[20]。另值得注意的是,就任何人取得永久居留权后欲申请当地护照而言,在香港,只要通常居于香港连续七年取得永久性居民身份,任何持有永久性居民身份及有效的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的中国公民均符合资格申请特区护照[21]。在新加坡,持有永久居民身份的人士必须成为新加坡公民后才能申请新加坡护照。根据新加坡移民及关卡局网站[22],当局在处理新加坡公民申请时,会考虑申请人是否与当地人存在家庭关系、其经济贡献、资历、年龄、家庭概况和居住时间等因素,以判断是否接纳该申请。

六、交通配套

无论是升学、就业还是投资方面,高资产净值的家庭都不愿受地区局限而是尽可能放眼世界。故此,家办的设立地必须有完善的交通网络连接世界各大城市。香港国际机场及新加坡樟宜机场均与世界各地接通,两者设施均达到世界一流水准,同样以为旅客带来舒适和便捷的旅途见称。更重要是,香港拥有先天地理优势,使其通往大湾区的交通比新加坡更便捷。随着港珠澳大桥落成、广深港高铁通车以及其他通往内地的交通网络持续发展,一个以香港作为中心的一小时生活圈经已成形。以高铁为例,从香港西九龙站出发到深圳福田站只需14分钟,而到广州南站则需约47分钟[23]。又以港珠澳大桥为例,现时以陆路交通穿梭于香港、珠海和澳门只需45分钟。随着香园围管制站今年2月启用后,连接香港与内地的口岸已增至15个之多[24]。对于身处香港的家办而言,一小时生活圈为于大湾区的生活、交流及工作均带来新加坡所没有的弹性及便利。

七、慈善贡献

香港与新加坡近年来均有政策出台,顾及家办参与慈善事务的需要。在香港的税务政策下,获认可慈善机构最多可持有家控工具实益权益25%亦不会影响家控工具的税务豁免[25]。在新加坡方面,根据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针对家办的慈善税收奖励计划,自2024年1月1日起,在满足相关条件下,家办部分的海外捐款可获100%的税收减免[26],[27]。

在慈善团体方面,截至2020年,在香港税务局注册获豁免缴税的慈善机构数目高达约9,200家[28],比新加坡的2,321家慈善机构约多出4倍[29]。再加上香港税务局于今年6月简化获豁免缴税的慈善机构的申请程序,相信这个差距在未来可能会更为明显。

八、红酒与艺术品–生活品味与商业机会

家办除了需要满足家族对财富增值的需要,还需要顾及到家族对高质量生活质素的追求。在主要的生活质素方面(包括人均寿命以及人均收入等),香港与新加坡在全球均为首屈一指:在“人类发展报告2021/2022”中的“人类发展指数”排行,香港排名第4,新加坡则排名第12[30]。由此可见,新加坡和香港两地的生活质素与其他配套方面均不相伯仲。

香港另一独特之处为其成熟的红酒与艺术品市场。自2008年2月葡萄酒税在香港取消后,在短短10年期间葡萄酒进口量由3,040万公升增长至6,090万公升,而进口金额亦由28.6亿港元增长318%至119.5亿港元之高[31]。至于艺术品拍卖市场方面,在2021年,内地买家在香港艺术作品及古董方面的开支中位数高达475,000美元(约371万港元[32]),远较多个发达地方为高[33]。截至2021年,香港连续两年为全球第二大艺术品拍卖市场[34]。此外,香港特区政府还积极计划在香港国际机场设立艺术与珍品集储存、展览和鉴赏于一身的设施[35]。这些香港独有的优势对有生活质素追求或有意投资红酒或艺术品市场的人士相信都极具吸引力。

结语

随着中国香港及新加坡两地政府于近年加大力度推出吸引家办的政策及措施,两地现时均为成立家办的理想地点。然而,就一些已于海外设立且已有投资组合的家办而言,香港的税务豁免不设本地投资要求将会有一定的吸引力。另,香港的红酒及艺术品相关行业可能对于部分家办具有独特的魅力。而在吸引内地家办的赛道上,香港具备一些独特的条件[36]:例如更熟悉的语言、文化及生活习惯、更便利的地理位置且靠近近年来发展蓬勃的大湾区等。这些因素无疑使在香港设立家办成为一个理想的选择。

任何对“香港”或“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提述应被诠释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提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