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article is also co-authored by 格林曼环境技术有限公司全球营运部总监

不可承受之痛….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上做了长达三个半小时的报告讲话,其中,他着重强调了生态文明建设对中国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性。他字斟句酌地说道:

 “人类对大自然的伤害最终会伤及人类自身 — 这是无法抗拒的规律。”

习主席的这一发言,伴随最近对30个省市地区的一系列中央环境检查,开创了环境问题立于执法行动最前沿的时代。在一次中央领导的政府深入执法行动中,逮捕了5,700多名官员,30,000多家企业受到处罚。这场行动是中央检查组与多地地方政府的一次大规模协调努力。政府已承诺以后每两年展开一次检查,解决一直存在的环保破坏风险,下一阶段目标是冀京津三角地区的空气污染。

但当地政府官员和企业均强烈感受到,如果检察人员手中没有最新立法作为新手段,这一次行动所产生的影响不会如此强烈。

一段时间以来…. 

很少有人在当时完全体会到李克强总理在北京几年前遭遇“末日空气”后对污染宣战的意义。但之后中国制定一系列措施,扭转了对环境保护的无力和冷漠。中央政府五年计划中对环境目标的加速、过去几年出台的聚焦环境政策行动的说明 — “大气十条”、“水十条”及最近的“土壤十条” — 以及出台翘首以盼的法律法规,均提供了明确的信号。

但是,2015年初静静生效的修订后的《环境保护法》,虽然没有被大力宣传,但提出了要改变长期以来“不惜任何代价发展”的现状。通过为执法机关提供一系列有力的执法手段,不仅针对环境违法者,还针对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和监管人员,《环境保护法》确实对现状有所改变。这些措施最有效地把“按每一次污染事件”处罚违法者,改为按天数计算处罚违法者,彻底改变了“污染对比合规”的天平关系。承担主要责任的高级管理人员可能由于其公司的屡次违法行为而受到最高至15天的行政拘留。并且,相关的规则中,政府官员的升职发展也视环境治理业绩而定。为完善重要变更,在无需事先证明某类损失或损害的情况下,一些非政府组织也有资格提起环境诉讼。

非政府组织也通过其他方式推动合规。10月13日,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简称“IPE”,中国最著名的非政府环保组织)在2017年中国绿色供应链论坛上公布了企业信息透明度指数。它提供了对约260家知名品牌公司的企业信息透明度指数表现/分数。大多数参加论坛的跨国企业表示对日益严格的环境法规及随后强行执法的担忧,这意味着其供应链管理上更多的风险与挑战。部分企业分享了他们的对策和积极行动,另一些企业则承认缺乏经验和资源来确保其供应链的合规。

这些变化代表了环境哲学的根本性变化。修订版《环境保护法》出台前,环保机构注重于事先批准、环境影响评估及建设审批,这是他们最关注的问题。如今的重点则放在企业运营合规及其责任监督方面。

法律提供了手段。但是,如果没有相关明确的政策支持,它将辗转于如何成为社会变革的工具。一系列政策倡议逐渐明确的是,环保执法在此扎根并成为焦点,与反腐败一起成为政府优先考虑的问题。因此,我们看到的是两个支撑实施的关键要素的艰难结合。其他促成因素也在一一呈现,例如在环保机构中组建训练有素的团队,以及在法院系统中培养专门的环境法庭。

没有一家公司比包装业巨头利乐公司更了解当地政府对发展所持的态度的改变。二十六年前,利乐想在华南设厂时,佛山政府在城外几英里的新工业园区提供了一块地皮。

利乐接受了政府提供的地皮,并且工厂逐渐繁荣发展起来,成为当地最大的包装公司,一度占据中国饮料纸品包装市场90%的份额,多年来一直是佛山最大的纳税人。

但今日的佛山不再是30年前的佛山。人口翻番,城市扩张。利乐在城外的工厂现在被居民区所包围,而居民们十分担心空气污染。今年夏天,经过愤怒的当地居民的多年游说(并且去年中国有关部门对利乐处以了1亿美元的反垄断罚款),利乐关闭了工厂,宣布其生产将转移至利乐在呼和浩特、昆山和北京的其他三家工厂。

执法浪潮并不区别对待外资企业和中资企业。这些执法行动导致外国商会和其他专业商事机构的热线电话被受到执法行动影响的商会/机构成员企业打爆,要求商会为成员组织工作小组会议,分享解决“环境风波”的经验和建议。结果是,企业开始自行开展“自我环境审计”,以期更自如地应对新的环境。

有人可能会质疑,一旦中央巡视员回到北京后,环境合规是否会倒退,地方政府将回到“不惜一切代价发展”的模式。但是,刚刚生效的另一项法律则将这种风险扼杀在摇篮中。《环境税法》将排污费改为一种税费,并且,监管和征税部门由地方政府改为税务局和环保局共同设立的平台。这意味着,如果地方政府继续通过免征或补贴其青睐的当地企业应缴付的排污费来规避环境法的话,地方政府将承担巨大风险。环境天平更倾向于对环保负责的公司而不是排污者。结果就是,私人投资者正在意识到环保技术的商业前景,尤其是随着碳融资期权进入市场的扩散。

应链合规棘手问题

来自自身供应链的间接隐患似乎是更难以捉摸但同样重要的风险。

9月19日,舍弗勒集团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张艺林,致函浦东新区和嘉定区政府,要求允许其钢丝供应商继续运营三个月,使得它能够为其生产活动找到另一家替代供应商,这家舍弗勒的供应商以及后续企业的停工对价值链所造成的损失预计可达3000亿元人民币。

积极组织供应链以提高其意识及合规性的企业,被证明能够更有效地应对环保风暴。其他企业已开始筛选其供应商,从而更好地了解他们的间接隐患。

土壤修复下一个前沿

迄今为止,大多数努力都在于解决空气和水排放污染,而所有污染中最隐蔽有害的土壤和地下水污染,一般被放入“太难解决”类别。数年前,一份泄露全国土壤污染程度的调查报告引发了人们对这一难以转变问题的关注。中央政府最终发布了“土壤十���”政策行动计划,决心在适当的时候颁布《土壤污染防治法》(简称“《土壤法》”),整顿这一领域监管的零散状态。

言而有信,《土壤法》将于明年颁布,在此之前,已经有临时规则颁布,让有关部门对该法律将引入的各种概念进行测试。这些规则,即《污染地块土壤环境管理办法》,由环境保护部于2016年12月31日公布并于2017年7月1日生效,授权政府对那些已处于极大污染风险的地块进行封闭或修复。

修复规则打开了一个进程,借此,“污染者付费”原则将在中国逐渐在污染者的脑海中确立。更系统化的调查及执法方式保证有助于解决人们对本地食品及水资源质量污染的深切忧虑。随着环境污染的后果变得可量化并且被新的环境法院所认识,企业将开始寻求分摊责任,这将有利于环境保险产品的发展,并使环保技术的应用更具有吸引力。

因此管理你的风险须注意什么 

企业应当与其环境评估人员及法律顾问共同进行自身审计,以防范环保官员调查访问时可能会指出的下列重要问题:

  • 无环境健康安全许可证或环境健康安全许可证不完备
  • 不遵守土地使用或行业政策
  • 环境保护设施不足
  • 危险废物交由无执照方处理
  • 任何土壤或地下水污染
  • 有毒气味,例如挥发性有机污染物
  • 未缴付费或罚款
  • 与附近居民或工厂的纠纷
  • 职业健康或安全赔偿问题
  • 媒体或非政府机构对不合规的曝光

当前严格的环保执法环境极有可能一直保持下去。积极的自我评估及定期追踪,结合严格的合规政策,是防范意外惊吓及展示企业拥有强大环保合规政策防御准备的最佳方式。

结论 

中国可能不能拯救世界,但中国仍有时间拯救自己的环境。启动环保执法成为“新常态”的时代,中国将为未来几年直至本国边境以外的生态系统改良作出巨大的贡献。西方企业基本上将经历这些风雨打击,从初始调查冲击中恢复过来后,会有更强大的市场地位。随着污染者成本的提高,竞技平台日趋公平,同时其他领域问题执法(如知识产权保护)得到解决,合规的西方企业将能更好地以自身条件竞争,获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