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崭新未来

煤炭是澳大利亚主要的能源来源,尽管如此,可再生能源近年来占比不断增长,主要包括风能和太阳能。随着澳大利亚2020年实现可再生能源目标的压力不断增加,技术不断进步,对于投资者——尤其是愿意承受更大价格风险的投资者来说,投资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产业的机遇也越来越多。仅在2016年一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就占全澳发电量的17.3%,大型可再生能源投资是2015年的五倍,总投资额超过40亿澳元。

可再生能源目标

澳大利亚政府通过政策鼓励对可再生能源发电进行投资,该政策被称为可再生能源目标。根据政策,澳大利亚将在2020年实现至少23.5%(或3.3万吉瓦时)的电力供应来自可再生能源。可再生能源目标规定,电力批发商有义务每年购买并上交由特定可再生能源发电机或其他资源产生的可再生能源证书,购买数量逐年递增。这意味根据可再生能源目标,义务实体(尤其是零售商)将需要不断对澳大利亚的可再生能源进行投资,以履行其义务。

在州和领地层面,也有大量对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支持政策。例如,南澳已宣布在2025年实现50%可再生能源的目标,澳大利亚首都领地政府宣布将在2020年实现100%的可再生能源目标,主要依靠的是大型投资和反向拍卖。截至2017年5月,全澳有5.6吉瓦的风能和太阳能项目正在建设中,未来将不断有新的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投资机会买,帮助澳大利亚实现各种可再生能源目标。尽管获得开发批准的可再生能源项目遍地开花,要在2020年前实现可再生能源目标、避免大型发电证书市场短缺,还存在6000兆瓦的新项目缺口。

新基本负载能源

随着澳大利亚逐步降低对由燃煤火力发电厂供电的传统基本负载发电的依赖,对其他基本负载能源,如天然气和抽水蓄能发电的投资机遇将不断增加,例如,随着南澳公布将新建由州政府持有的天然气发电厂及对本国生产的天然气提供更多补贴,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开发更多的天然气资源、服务澳大利亚本国市场。另外,澳大利亚政府将对雪山水电项目(Snowy Mountains Hydro)新增拨款20亿澳元,大型抽水蓄能发电将在取代澳大利亚传统基本负载能源方面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分布式能源和电池储能

技术创新,尤其是分布式能源和电池储能方面的创新也为投资澳大利亚可持续能源产业提供了新的机遇。特别是近年来通过新的智能屋顶太阳能光伏系统进行离网发电稳步增长,未来这一技术的价格竞争力和发电容量将不断提高,市场份额将继续增加。除此之外,通过电池储能技术储存分布式现场发电产生的额外能源,包括大型储能,这一技术的推广力度也在增加。随着澳大利亚的能源市场对资本密集型基础设施的需求越来越低,转向更广泛的分布式能源整合和部署,投资者将在新的创新市场获得机遇。.

澳大利亚新能源未来

2017年6月,《澳大利亚电力市场未来安全性报告》(芬克尔报告)发布,其中就所谓的“能源三难困境”(即为澳大利亚提供可负担、可靠和低排放的电力)提供了50项政策建议。

金杜出版物,The New Energy Future: A Guide to the Australian Energy Market Transition(新能源未来:澳大利亚能源市场转型指南:www.kwm.com/en/au

资源——市场信心和投资者活动的复苏

澳大利亚的资源遍布各州和领地,因此针对全国未开发、未充分开发的资源将有不断的投资机会。随着采矿业从澳大利亚和全球市场的不确定性中逐渐恢复,预计对澳大利亚资源行业的信心也将恢复。预计市场参与者将利用股票价格低迷的优势,抓住机遇发布收购意向,而澳大利亚的资源行业将继续提供极高的利润。

随着黄金价格预计将继续攀升,该行业的企业将成为并购活动的主力。锂和石墨目前正处于供小于求的状态,对相关产品的兴趣和需求不断增长也会给企业带来机遇。铀的现货价格由于超额供应和市场不确定性有所回落,但铀交易市场未来情况可能好转,消费量预期将增加。主要铁矿产品也已采取行动提高竞争力,尤其是通过减少生产成本修正供应��量的问题。中国预计仍是贱金属最重要的市场,包括锌、铜镍和铅。

化石燃料,尤其是煤炭仍然是澳大利亚能源组合中占支配地位。由于炼钢企业的需求超出预计,焦煤和冶金煤合同价格自2011年以来已攀升至最高点,尽管如此,煤炭行业正在经历重大的结构调整,传统行业参与者如皮博迪能源公司、必和必拓和英美资源集团开始推出部分煤炭市场。这意味着非传统行业参与者(如私募股权)将获得更多收购煤炭资产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