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概要:

微软公司于2011年11月30日通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向商标局申请将其第42类(计算机服务)上的“POWERPOINT”商标,国际注册号为G1106756领土延伸至中国。2012年9月24日商标局驳回申请商标在全部服务项目上的注册申请。微软公司不服商标局上述驳回决定,向商评委申请复审,商评委于2015年1月30日针对微软公司的请求作出了被诉决定:商评委认为,申请商标使用在指定服务上,缺乏显著性,已经构成《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指的情形。

微软公司不服商评委决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知产法院认认定,申请商标的使用已使相关消费者将其作为一种文件格式进行认知,而不会将其作为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标识。即便其他同业经营者使用类似格式的文件命名与申请商标并不相同,亦不能改变申请商标为相关消费者所带来的认知。据此,申请商标相对于指定使用的服务不具有显著特征,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一条的规定。

微软公司不服,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诉。最终北京高院认定: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一般应当以全国范围内的相关公众通常认知为判断标准。商标法之所以规定商品的通用名称不得作为商标注册,一方面因为通用名称反映了商品的属性,无法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另一方面,若由某一特定主体将通用名称注册商标获得专用权,将会造成公共资源被垄断、同行业其他经营者利益收到损害的后果。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1999年,微软公司在第9类计算机软件等商品上申请注册了“POWERPOINT”商标,该商标于2000年被商标局核准注册,目前仍处于有效状态。可见“POWERPOINT”至少在2000年尚不构成演示文稿软件的通用名称。2000年至今,虽然相关公众对于“POWERPOINT”演示文稿软件的知晓程度越来越高,但并未切断“POWERPOINT”在演示文稿软件商品上与微软公司的唯一对应关系,使其进入公有领域,相反地,二者之间的联系更为紧密。同时,并无证据表明同行业其他经营者将“POWERPOINT”作为商品名称或者软件格式进行使用。目前相关商品上存在“KEYNOTE”、“SLIDE”、“WPS”等不同的注册商标。因此在商评委未能举证的情况下,本院对其提出的“POWERPOINT”在演示文稿软件商品构成通用名称的主张,不予支持。本案“POWERPOINT”商标在英文中无固定含义,具有独创性,基于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POWERPOINT”已经成为软件的通用名称,因此诉争商标指定使用在计算机服务等项目上,能够起到识别服务来源的作用,具有显著特征。商评委认定诉争商标属于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情形,依据不足,应予纠正。【北京高级人民法院(2016)京行终2609号 审判长潘伟 审判员陶钧、亓蕾书记员郑皓泽、宋爽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短评:

新近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针对“通用名称”的判定从类型、范围和时间点都予以了明确。相较于之前的《意见》并无大的变动,仅是将《意见》中的第7点和第8点进行了合并说明。而在本案中对于通用名称的判断,二审法院亦是遵循上述精神进行的分析论理。

首先,从时间点上来说就完全符合《规定》中所要求的“一般以商标申请日时的事实状态为准。核准注册时事实状态发生变化的,以核准注册时的事实状态判断其是否属于通用名称。”即首先从第9类“POWERPOINT”商标申请时进行判断未构成通用名称,截至2000年核准注册时亦未构成通用名称进行确认。进而进一步认定“POWERPOINT”在第42类计算机服务等项目上,亦能够起到识别服务来源的作用,具有显著特征。

其次,法官在本案中也再次强调举证的重要性,自始至终被告商评委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同行业其他经营者或者相关公众将“POWERPOINT”作为商品名称或者软件格式进行使用。且在市场中存在多家不同主体的不同注册商标的情况,北京高院对于商评委提出的“POWERPOINT”在演示文稿软件商品构成通用名称的主张,不予支持。

该案件在二审期间,被抽选为全国人大代表旁听案件,万慧达律师运用多媒体可视化演示展示也获得了较好的反馈评价。

万慧达作为微软公司的代理人,参与了本案的一审及二审诉讼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