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9年最新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案件年度报告(2018)》中,笔者代理的针对高通公司与苹果公司之间诉讼的(2018)最高法民辖终77号裁定(77、78和79号三份裁定涉及完全相同的问题,报告中仅列举了77号裁定)被选为典型案例。最高院借此案件对涉及共同侵权的管辖权异议案件的审查标准,作出了具有指导意义的裁判指引。

简言之,最高院认为,在管辖权异议阶段,原则上只需审理与建立案件管辖连接点相关的事实。如果与建立管辖连接点相关的事实同时涉及案件实体争议内容的,只需审查案件初步证据是否能够证成一个可争辩的管辖连接点事实即可,一般不对案件实体争议内容作出明确认定。

所涉案件的具体事实和裁判要点如下:

高通公司于2017年11月在北京高院起诉美国苹果公司的三个子公司1)苹果电子产品商贸(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苹果北京公司)、2)苹果电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苹果电脑公司)、3)苹果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苹果上海公司)专利侵权(“除非另有说明,三被告在下文中统称为“苹果公司”)。在北京高院一审驳回苹果公司的管辖权异议后,苹果公司就管辖权问题向最高院提出了上诉。

高通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

  • 苹果电脑公司系被诉侵权产品的总经销商并负责进口被诉侵权产品,苹果北京公司和苹果上海公司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均来自于苹果电脑公司。苹果北京公司和苹果上海公司对于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区域有明确的分工,即苹果上海公司负责在上海、江苏和浙江经营苹果专卖店,苹果北京公司负责在除上述地域之外的中国其他地区经营苹果专卖店。
  • 高通公司向苹果北京公司和苹果上海公司购买被诉侵权产品时,两公司出具的付款凭证上记载的银联商户号一致。
  • 苹果北京公司为www.apple.com/cn/网站的ICP备案主体。该网站为苹果中国官方网站,其在线销售和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并提供技术支持信息。该网站还列明了中国境内苹果专卖店的名称、地址和联系方式,其中包括苹果上海公司负责的苹果专卖店的相关信息。
  • 三被告的高层管理人员高度重合。

苹果公司管辖异议以及上诉的理由主要是:

本案中涉及相互独立的被诉侵权行为,在上诉人明确反对合并审理的情况下应当分案。本案包括了三件独立的被诉侵权行为:

行为1:苹果北京公司和苹果电脑公司在北京销售涉案产品。

行为2:苹果上海公司和苹果电脑公司在上海销售涉案产品。

行为3:苹果北京公司和苹果电脑公司通过苹果官方网站在线许诺销售涉案产品。

北京高院对该行为2没有管辖权,而仅实施行为2的苹果上海公司不构成被诉侵权行为1和被诉侵权行为3的共同侵权人,对其指控应驳回起诉或分案。

最高院经过审理后认为,首先需要确定管辖权异议案件审查的法律标准。管辖权异议案件解决的是受诉法院对案件有无管辖权的问题,并未进入案件的实体审理。因此,在管辖权异议阶段,原则上只需审理与建立案件管辖连接点相关的事实。如果与建立管辖连接点相关的事实同时涉及案件实体争议内容的,只需审查案件初步证据是否能够证成一个可争辩的管辖连接点事实即可,一般不对案件实体争议内容作出明确认定。本案中,只需审查高通公司提供的三上诉人构成共同侵权的初步证据是否足以证成一个可争辩的共同侵权行为,至于最终是否构成共同侵权则应留待案件实体审理阶段解决。

高通公司提供的证据可以初步证明,苹果北京公司、苹果电脑公司和苹果上海公司对于进口、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有相应的职责分工,苹果电脑公司为被诉侵权产品的进口商和总经销商,苹果北京公司和苹果上海公司销售被诉侵权产品时所收款项去向一致,三上诉人共用同一官方网站且高层管理人员高度重合。可见,本案现有证据能够初步证明,三上诉人具有构成共同侵权的可能性,即高通公司提供的三上诉人构成共同侵权的初步证��已经足以证成一个可争辩的共同侵权行为,至于最终是否构成共同侵权则有待通过实体审理确定。

综上,因苹果北京公司的住所地在北京,同时考虑三被告之间被诉侵权行为的关联性,北京高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