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去年我国本土商标品牌搜索量占53%,超过国外品牌

2. 规制商标恶意注册典型案例—— 耐克公司如何保护自己的勾图形驰名商标

3. 规制商标恶意注册典型案例——TIFFANY和DIFFANY傻傻分不清?

4. 规制商标恶意注册典型案例——"埃索黄金眼"商标无效宣告行政纠纷案

去年我国本土商标品牌搜索量占53%,超过国外品牌

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表示,通过对2014年以来国内外热销品牌的网民搜索次数分析,2016年对本土商标品牌的搜索量占53%,开始超过国外品牌的搜索量,这说明国产品牌的认可度不断提高。

我国商标注册便利化改革取得新突破,商标注册全程电子化进展顺利,注册手续和流程进一步优化。截至今年3月底,全国商标有效注册量达1293.7万件。目前,工商管理部门已在各地设立了56个商标受理窗口,30个质押登记受理点,在广州设立了首家京外商标审查协作中心。

据工商总局统计,全国各级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2016年共立案查处侵权假冒案件4.9万件,办结4.5万件,涉案金额5.6亿元。2016年,全国各级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向司法机关移送侵权假冒犯罪案件293件,涉案金额1.6亿元,严厉震慑了商标侵权假冒违法行为。

在商标监管方面,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表示将探索大数据监管,推进跨区域商标执法协作,不断完善商标行政执法信息共享平台建设,将商标注册信息、侵权假冒信息纳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充分发挥“全国一张网”的作用。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平台治理官说,在阿里整个知识产权保护体系里,75%都是与商标权相关的,所以商标相关的知识产权保护的需求量非常大。

规制商标恶意注册典型案例—— 耐克公司如何保护自己的勾图形驰名商标

典型意义

本案是适用商标法规定的“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遏制恶意注册行为的典型案例。本案认定耐克公司的引证商标一“勾图形”商标为驰名商标,并针对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适用范围进行了扩大化的认定,援引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先判例的相关认定,即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同样适用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的情况,最大程度的保护驰名商标权利人的合法权利。在申请注册时具有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的情况可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或者2014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撤销或无效该注册商标。

案情介绍

泉州市洛江超盛鞋业有限公司(简称洛江超盛鞋业公司)于2002年8月15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第3275213号图形商标(简称诉争商标)注册申请,并于2005年7月14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25类“服装、鞋、袜、领带、腰带”商品上,经续展,该商标专用权期限至2025年7月13日。耐克创新有限合伙公司(简称耐克公司)于2014年5月23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其主要理由为:耐克公司请求认定第991722号“勾图形”商标(引证商标一)为使用在第25类“服装”等商品上的驰名商标,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对耐克公司驰名商标的恶意复制和模仿。2015年3月30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被诉裁定,裁定:诉争商标予以维持。

耐克公司不服被诉裁定,诉至法院,其认为:耐克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可以证明引证商标一达到驰名商标的程度,应被认定为驰名商标;洛江超盛鞋业公司明知耐克公司及其图形商标的存在,仍利用耐克公司及其商标的良好声誉和极高知名度谋取不正当利益,具有主观恶意,属于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规定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的情形,诉争商标依法应予以宣告无效,因此,请求法院撤销被诉裁定。

商标图样

审判要点

法院经过审理认为,综合考虑现有证据,引证商标一在“服装、鞋、帽”商品上具有极高知名度,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前达到了驰名的程度。诉争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的相关公众应当知晓耐克公司“勾图形”商标的存在,在此情况下,若允许诉争商标注册使用,必将导致相关消费者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且引证商标一经过耐克公司的使用宣传,已与其形成唯一对应关系,第三人的使用行为利用了引证商标一的市场声誉,占用了耐克公司因付出努力和大量投资而获得的利益成果,致使驰名商标注册人权益受到损害,故诉争商标应当被宣告无效。

规制商标恶意注册典型案例 | TIFFANY和DIFFANY傻傻分不清?

典型意义

本案是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遏制恶意注册行为的典型案例。在判断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是否会误导公众,致使驰名商标权利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时,应综合考虑驰名商标的公众熟知程度、两商标之间的近似程度、指定使用商品之间的相关程度、诉争商标注册人的主观意图等因素进行判断。本案中,现有证据表明经过蒂芙尼公司长期、大量的使用,“TIFFANY”与音译中文标识“蒂芙尼”在珠宝等商品上已经形成较强对应关系。真蒂公司不仅注册了本案诉争商标“蒂凡尼”,还注册了纯英文商标“DIFFANY”及中英文组合商标“蒂凡尼壁纸DIFFANY”,并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将“蒂凡尼”与“DIFFANY”同时使用,而“DIFFANY”无疑与第三人的驰名商标“TIFFANY”更为接近。由此可见,真蒂公司攀附蒂芙尼公司驰名商标声誉的主观意图明显。本案综合考虑上述因素,认定诉争商标申请注册容易使相关公众对两商标之间的关系产生联想,从而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致使蒂芙尼公司利益受损。

案情简介

上海真蒂装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真蒂公司)于2010年1月20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第8009772号“蒂凡尼”商标(简称诉争商标)注册申请,于2011年2月7日被核准注册,商标权专用权期限至2021年2月6日,核定使用在国际分类第27类墙纸、地毯等商品上。

2013年11月21日,蒂芙尼公司针对诉争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申请,理由包括诉争商标是对蒂芙尼公司“TIFFANY”、“TIFFANY&CO”驰名商标的复制、摹仿等。2015年3月2日,商评委经审查认为蒂芙尼公司该无效理由成立,并据此宣告诉争商标无效。

真蒂公司不服商评委裁定,向法院提起诉讼,主要理由为:一、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墙纸等商品与引证商标指定使用的珠宝、宝石商品差别巨大,无关联性可言,两者并存不会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也不会淡化驰名商标的影响力。二、诉争商标在核定使用的墙纸等商品上已广泛使用,在业界已具有一定知名度,并无攀附引证商标之意,二者不会产生混淆。

商标图样

 

审判要点

现有证据可以证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蒂芙尼公司注册使用在“珠宝、宝石”商品上的“TIFFANY”商标已经为相关公众所熟知,构成驰名商标。诉争商标“蒂凡尼”不仅与英文“TIFFANY”呼叫相近,与蒂芙尼公司使用的中文标识“蒂芙尼”亦仅一字之差,诉争商标已构成对两枚引证商标的摹仿。诉争商标指定使用在壁纸等商品上,容易使相关公众对两商标之间的关系产生联想,如是否存在许可使用关系、关联企业关系或其他关系,从而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致使第三人利益可能受损。因此,诉争商标申请注册违反了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规制商标恶意注册典型案例 | "埃索黄金眼"商标无效宣告行政纠纷案

典型意义

本案是人民法院综合运用《商标法》第三十条、第十三条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遏制恶意注册商标行为的典型案例。

本案明确了如下规则:

1.如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部分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的,则首先运用《商标法》第三十条予以规制。

2.驰名商标的认定坚持按需认定的原则,如诉争商标的注册系对他人构成在先驰名商标的引证商标的复制、模仿,则在综合考虑两商标分别核定使用商品的关联性、诉争商标申请人的主观恶意等基础上,运用《商标法》第十三条对引证商标予以跨类保护。

3.大量申请注册复制、模仿他人在先知名度较高或独创性较强的商标的行为,属于商标法所禁止的“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商标注册并扰乱商标注册管理秩序、破坏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违反公序良俗原则的情形。根据《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诉争商标依法应当予以无效宣告。

案情介绍

原告埃克森美孚公司(简称美孚公司)因商标无效宣告行政纠纷一案,不服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6年5月31日作出的商评字[2016]第49931号关于第9945806号“埃索黄金眼”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简称被诉裁定),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被诉裁定系商标评审委员会依美孚公司针对桂林埃索公司获准注册的第9945806号“埃索黄金眼”商标(简称诉争商标)所提无效宣告请求而作出的,该裁定认定:

诉争商标与第177019号“ESSO及图”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一)、第76856号“ESSO及图”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二)的文字“ESSO”在文字组成及整体视觉效果等方面差异明显,两者未构成近似商标。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与第8918254号“埃索”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三)核定使用的商品在功能、用途等方面不相近,两者不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因此,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三未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的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商标图样

裁判要点

驰名商标的认定遵循按需认定、个案有效的原则。美孚公司的“ESSO”和“埃索”商标早在1999年已经被商标局作为全国重点商标予以较高层次的保护,“ESSO”商标和“埃索”商标等系列商标经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长期使用已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并曾多次被商标局及相关生效判决书认定为使用在工业用油脂、石油、石油产品等商品上的驰名商标,从而为石油化工产品及其关联产品领域的相关公众所熟知。因此法院依法认定引证商标七为使用在工业用油脂、石油、石油产品上的驰名商标。足以使相关公众认为诉争商标与驰名商标具有相当程度的联系,而减弱驰名商标的显著性、贬损驰名商标的市场声誉,或者不正当利用驰名商标的市场声誉的,属于《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规定的“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情形。

桂林埃索公司不仅申请注册了诉争商标,还在多个类别申请注册了包含 “埃索”文字的数十个商标,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桂林埃索公司或其系列商标与美孚公司及其系列商标之间存在联系,或者在实际上不正当地利用了美孚公司驰名商标的市场声誉,减弱驰名商标的显著性,进而损害美孚公司作为驰名商标权利人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