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下,对于涉外经济贸易、运输和海事中发生的纠纷,当事人可提交我国涉外仲裁机构或者其他仲裁机构仲裁,也即意味着该类案件,当事人对于仲裁机构的选择扩展到了全球范围。

根据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Queen Marry, University of London)对国际仲裁所做的调查问卷[1]显示,伦敦、巴黎、香港、新加坡及日内瓦位列最受当事人欢迎的仲裁地前五位。而当事人选择最多的五大仲裁机构分别为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ICC)、伦敦国际仲裁院(LCIA)、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SIAC)以及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SCC)。

在选择仲裁机构时,需要考虑的因素包括但不仅限于机构的国际声誉、收费情况、案件类型、当事方国籍、可获得的配套法律支持性服务(比如临时保全措施、司法执行情况)、仲裁规则等。仲裁规则不仅决定案件审理的效率,也会对案件的结果产生重要影响。横向来看,各仲裁机构的仲裁规则都存在一定的相似性,同时也有一些独具特色的规则。

本系列文章着重解析各大仲裁机构的仲裁规则中一些在实务操作过程中需加以额外注意的规则条款。第一篇涉及快速程序(简易/紧急程序)、第二篇事关仲裁员的选任问题(选任仲裁员的自由度、申请仲裁员回避的时间期限、仲裁员更换后对案件审理的影响)、第三篇讨论临时保全/救济措施、第四篇厘清仲裁费用问题、第五篇着眼某些仲裁机构下的特有规则(核阅裁决书草案以及审理范围书方面等的规定)。

文章基于对具体规则的分析,进一步提出相应的实务建议,以帮助当事人更好地了解、选择仲裁规则。

 

核阅裁决书草案

  • CIETAC 2015年版规则

    CIETAC规定,仲裁庭应在签署裁决书之前将裁决书草案提交仲裁委员会核阅,仲裁委员会在不影响仲裁庭独立裁决的前提下可就裁决书的有关问题(未对形式审查或实质审查作出限制)提请仲裁庭注意。(第51条)

  • ICC 2017年版规则

仲裁庭的仲裁裁决书草稿必须事先经过审查,并非仅作形式审查,而是对于仲裁裁决书内容作实质详细审查。(第34条)

  • SIAC 2016年版规则

仲裁庭应于宣布审理程序终结之日起45日内向主簿提交裁决书草案。主簿可对裁决书草案提出形式和实质上的修改建议。(第32条)

  • LCIA 2014年版规则、HKIAC 2013年版规则、SCC 2017年版规则

无核阅裁决书草案相关规定。

 

实务建议

审查裁决书也是一把双刃剑,仲裁机构对于裁决书的实质性审查是对当事人的第二道保障,然而该审查过程也占用了额外的时间,而且这部分的工作实则也隐含了更高的管理费。对此,也是选择是否使用某仲裁机构时的一个考虑因素。

 

作出裁决的期限

  • CIETAC 2015年版规则

    CIETAC规定,仲裁庭应在组庭后6个月内作出裁决书。(第48条)

  • ICC 2017年版规则

ICC规定,仲裁庭须于自仲裁庭成员在审理范围书上最后一个签名之日或当事人在审理范围书上最后一个签字之日起六个月内作出裁决;若当事人拒绝参与拟定或签署审理范围书,则自秘书处通知仲裁庭仲裁院已批准审理范围书之日起算。(第31条)

  • LCIA 2014年版规则

    未对仲裁裁决的做出期限设定时间限制。

  • HKIAC 2013年版规则

    仅规定在简易程序中,裁决应在仲裁中心将案件移交仲裁庭之日起6个月内作出。(第41条)

  • SIAC 2016年版规则

    仅规定在快速程序中,仲裁庭应在其组成之日起的6个月内作出最终裁决。(第5条)

  • SCC 2017年版规则

仲裁庭应于案件移交仲裁庭之日起6个月内作出最终裁决。(第43条)

 

实务建议

对于选用未明确规定裁决书作出期限的仲裁机构要特别留心,以免届时发生当事人无法控制的拖沓。对于这些机构,当事人可以积极提交申请,说明紧迫性理由,要求仲裁庭尽快作出裁决。另外,也可考虑是否提前(签订仲裁协议时)或事后(争议发生后)约定适用简易程序,以此保证当事人可以及时获得裁决。

 

审理范围书(terms of reference

审理范围书是仲裁员和当事人之间的协商而制作的一种仲裁文书或一种仲裁策略,是用来确定仲裁员的任务以及完成任务的一种程序上的形式,其内容通常是在仲裁庭成立后就争议的主题和解决争议的程序问题与当事人进行协商后共同确定的,与“审前会议”相类似。

  • CIETAC 2015年版规则

    CIETAC规定,仲裁庭在其认为必要时可就所审理的案件制作审理范围书。(第35条)之后,当事人可以申请变更仲裁请求/反请求,但仲裁庭认为提出变更的时间过迟而影响仲裁程序正常进行的,可以拒绝。(第17条)

  • ICC 2017年版规则

仲裁庭在收到案卷后拟定一份文件界定其审理范围,并于收到案卷之日起30日内向仲裁院提交经当事人和仲裁员签署的审理范围书。审理范围书签署或经仲裁院批准后,一般不得提出新的仲裁请求,除非仲裁庭在考虑该项新请求的性质、审理阶段以及其他有关情形后准许当事人提出。在审理范围书的拟定过程中或拟定后尽可能短的时间内,仲裁庭以案件管理会议的形式与当事人协商有关程序措施。(第23条、第24条)

  • SCC 2017年版规则

虽无审理范围书的有关规定,但明确规定案件移交仲裁庭后,仲裁庭应及时与当事人召开案件管理会议,并确认包括裁决作出日期在内的案件进行时间表。(第28条)

  • LCIA 2014年版规则、HKIAC 2013年版规则、SIAC 2016年版规则

    无审理范围书相关规定。

 

实务建议

审理范围书的目的在于,在正式审理前,对当事人与仲裁庭之间就审理的争议范围及程序作出界定,其虽然可以起到事先规划审理的积极作用,但是也会带来很多消极影响,如拉长整个仲裁过程、提前框死仲裁请求。因此,对于当事人来说要至少考虑两方面问题:1. 是否要选用强制适用审理范围书的仲裁机构;2. 若使用这些机构,在审理范围书的制作过程中需要特别注意对仲裁请求事项的描述,尽可能避免出现过宽或过窄的情况(过宽可能导致仲裁过程的拖沓,过窄可能导致一些互有关联的实质问题无法进行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