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7日,参议院渔业与海洋常务委员会发布了关于《C-68法案》的报告,即新的联邦《渔业法》(《法案》)。此前的一篇文章讨论了《法案》对鱼类及鱼类栖息地的更广泛保护,包括对“鱼类栖息地”定义的修改。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下议院委员会阶段引入的“推定条款”,即认定水流(以前被视为栖息地的组成部分)本身亦是鱼类的栖息地:

2(2)就《法案》而言,维持鱼类栖息地的淡水或河口生态系统所必需的水流的水量、时间与质量均被视为鱼类栖息地。

即使在《C-68法案》提交至参议院委员会之前,该提议的定义变更也引发了关注。渔业、海洋与加拿大海岸警卫队部长在向参议院介绍《C-68法案》的演讲中确认了这一点:

我也知道,拟议的第2(2)条中有关水流的修订引发了大量关注。该修订是由国会议员Elizabeth May在下议院委员会提出的。同样,正如二读所示,我们对修订持开放态度,旨在加强法案,为支持者提供更好的确定性,同时确保鱼类及鱼类栖息地能够得到保护。

参议院委员会听取了各利益相关方的意见,包括农民组织、林业利益方以及来自不同省份的主要水电运营商的意见,而上述各方均特别关注第2(2)条中的“推定条款”。此类证人普遍指出,该推定条款加剧了其对《法案》广度的现有忧虑。特别是,他们担心(1)该条款可能意味着关于管理非重要水体(如沟渠或农业池塘)的繁重许可义务,以及(2)可能会妨害水坝与其他控制结构的日常运作,而此类水坝与结构常会出于各种原因改变水流,其中包括对下游居民安全的保护。

鉴于水流制度受如《安大略省水资源法》等各种省级法规的管辖,证人们还表示了对于将“鱼类经常出没的水域”纳入鱼类栖息地定义以及对管辖权重叠的关注。例如,水电运营商代表指出,他们相信对水流的考量早已纳入其全部的举措,包括从水管理计划到许可与运营决策的方方面面。

基于这一证词,参议院委员会删除了《C-68法案》的第2(2)条,并将“鱼类经常出没的水域”从“鱼类栖息地”的定义中删除。该定义目前仅指“鱼类直接或间接依赖进行其生命过程的区域,包括产卵和育苗场地、繁殖区、食物供应区和迁徙区”。关于 “鱼类栖息地”定义的变更,动议修订的参议员指出:

“委员会听取了证人的证据,即在鱼类栖息地的定义中加入”鱼类经常出没的水域“将导致对鱼类生命周期过程不重要的地点受该法的约束。 […] 正如各位所知,我们也听到了关于水流定义的类似的忧虑,即这将给工业、市政及加拿大联邦渔业和海洋部(DFO)带来大量的行政、运营及财务负担。

通过修订删除“鱼类经常出没的水域”,我们保持对生命周期过程之必要领域的重要保护,同时做到不会对包括矿业在内的不同行业的工作进行分配或令其工作复杂化。通过从定义中删除“鱼类经常出没的水域”,我们将实现对鱼类栖息地必要保护的重要平衡,同时允许工业维持他们的工作,而不会令DFO过度负担进一步的行政工作。

取消第2(2)条中的推定条款基本上未遭到参议员的反对。事实上,该修订是由政府通过其参议院的政府代表提出的:

我从记录及委员会的报告中了解到,你们从众多证人那里得知,第2.2条的添加是有问题的,并且由于缺乏清晰度而造成了不确定性,特别是在农业方面。

作为参议院的政府代表,你们记得在二读辩论中,作为对议员Plett评论的回应,我致力于推进这一变更。现在,对于你们面前的此条修正案,我正在履行我所作出的承诺。

此类批准将获得对新《渔业法》的潜在广度心存忧虑的各方的欢迎。尽管如此,仍须提供清晰度。预计将通过若干进一步的文件提供此种澄清,包括特定行业(例如农业)的行为守则以及通过法规进行澄清。

关于进一步文件的时间安排,出席听证会的加拿大渔业及海洋部的代表建议,可在18-24个月内与利益相关方协商,通过法规制定有关《C-68法案》的指定项目清单。该代表还指出���拟在《法案》生效后的第一年内制定关于农业用水管理等事项的行为守则与标准。

鉴于即将于今年秋季举行的联邦选举,《C-68法案》及相应法规是否能以政府提议的时间表获得通过还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