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期间《唐人街探案2》和《红海行动》异常火爆,这两部电影还有一个共同点:中港合拍片。自1982年第一部中港合拍片《少林寺》问世以来,中港合拍片历经三十多年发展,逐渐成为中国内地电影市场上的中坚力量。特别是2003年以来,中国内地与香港陆续签署《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及其系列补充协议(“CEPA”)为中港合拍片在中国内地的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国家发改委和粤港澳三地政府于2017年7月共同签署《深化粤港澳合作 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框架协议》”),建立共赢合作关系,共同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自粤港澳大湾区概念提出后,电影市场已涌现出《捉妖记2》、《拆弹专家》等一大批类型多样的中港合拍片。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为中港合拍片的进一步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机遇。

合拍片:优势与限制

“合拍片”(中港合拍片是合拍片的一种类型)虽是中国内地观众熟悉的概念,但其在法律上的定义应按照《中外合作摄制电影片管理规定》(“《合拍片管理规定》”)分为三种类型:联合摄制、协作摄制、委托摄制。市场上较为常见的合拍片系由中方和外方联合摄制的影片。本文所述的“合拍片”或“中港合拍片”亦系指联合摄制的影片。

根据《合拍片管理规定》,合拍片(即联合摄制的影片)是指由中外双方共同投资、共同摄制、共同分享利益及共同承担风险的摄制形式。2017年3月1日生效的《电影产业促进法》规定,符合创作、出资、收益分配等方面比例要求的合拍片,视同境内法人摄制的影片,即视同国产电影。

  • 鉴于合拍片被定性为国产电影,相较于进口中国的外国电影(“进口电影”)具有较大优势:
  • 不受进口电影配额限制。我国每年的进口分账电影配额为34部,另外每年有约30部电影按照“买断片”(亦即“批片”,指国内电影发行公司以固定价格买断外国电影在中国大陆的放映权)的方式进入内地电影市场[1]。合拍片作为国产电影,不受上述配额限制。
  • 享受国产电影较高的制片方分账比例。根据《广电总局电影局关于调整国产影片分账比例的指导性意见》,对于国产分账影片,制片方原则上不低于43%,影院一般不超过50%;而进口电影的外国制片方票房分账比例一般为13%,即便是中美双方达成《中美双方就解决WTO电影相关问题的谅解备忘录》后,美国制片方的分账比例增加至25%[2],仍然低于国产电影制片方43%的分账比例。合拍片作为国产电影,其制片方(包括外国制片方)能够享受不低于43%的分账比例。

有较大机会享受国产影片出口奖励。根据《国产影片出口奖励暂行办法》,对于境内外联合摄制的影片按照该影片海外票房的千分之一给予奖励;显然合拍片在“走出去”的道路上具有天然优势。

基于上述优势,近年来中国内地电影市场上的合拍片数量不断增加。根据笔者查询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电子政务平台(http://dy.chinasarft.gov.cn/)的公告信息后做出的统计,仅2018年1月至3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电影局”)已同意立项13部合拍片;而2017年全年,电影局共同意立项83部合拍片[3]。

然而,优势之外,根据现行法律法规合拍片仍存在一些限制条件,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 人数限制,即外方主要演员比例不得超过主要演员总数的2/3;
  • “中国元素”要求,即联合摄制的影片,其故事发生地虽不受地域限制,但故事情节或主要人物须与中国内地有关。

对于“中国元素”的审查,虽然法律并未进行具体规定,但审查时一般会结合剧本、故事内容、演员配置、拍摄地点等综合考虑。在实践中,随着进口大片受到中国内地观众的追捧,为了不占进口电影配额,许多涉及外方的电影项目都会谋求以“合拍片”的名义立项。对此,主管部门一般采取较为严格的审查态度,要求合拍片必须要具备所有的要件。

此外,目前关于合拍片的具体规定主要见于《电影产业促进法》、《合拍片管理规定》、《电影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中。此外,中国与其他国家签署的政府间电影合拍协议中也有一些相关约定。截至2017年12月,中国已与20个国家或地区签署了政府间的电影合拍协议,包括英国、澳大利亚、西班牙、意大利、韩国等[4],该等合拍协议多对主创人员国籍、投资比例、拍摄地点等做出限制。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西班牙王国政府关于合作拍摄电影的协议》约定,中西合拍片的主要技术、创意和艺术人员必须由参与国国民构成,其比例应与各合作制片者的资金投入相符,任何一方的资金投入至少须达到合拍片制作预算的20%。

前文讨论的均是通过契约方式联合摄制的合拍片,那么合拍各方能否通过设立中外合资的电影制作公司来制作电影呢?根据《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修订)》,“电影的制作业务”属于外商投资限制类产业,并且投资方式只限于合作,“电影制作公司”则属于禁止类产业。因此,在现行外资准入的法律框架下,合拍各方只能通过签署合作合同的方式制作合拍电影[5]。

中港合拍片:CEPA框架下的政策红利

如本文开篇所提及,中港合拍片成为了合拍片的主力,例如,2016年获准立项的中港合拍片共54部,占该年度获准立项的合拍片(共89部)比例达到了60.67%[6]。这主要得益于《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及其系列补充协议。根据CEPA,符合条件的中港合拍片将视为国产影片在内地发行,主要的政策优惠集中在演员比例、冲印及后期制作、放映版本等方面,具体内容如下:

受益于港方主创人员所占比例不受限制的规定,近年来中港合拍片大量启用广受中国内地观众喜爱的香港主创人员,如大受好评的《窃听风云》系列,其导演及主要演员均由港方担任。而允许中港合拍片以方言话版本在内地发行放映的规定,对于熟悉粤语、志在保护本土文化的朋友而言亦是利好举措。

欣喜之余,电影界有声音认为,CEPA对于主创人员或主要演员的放开并未彻底,特别是,“内地主要演员的比例不得少于影片主要演员总数的三分之一”的规定仍然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中港合拍片的发展[7]。

值得一提的是,除上述针对中港合拍片的优惠政策外,在其他方面,CEPA也对内地和香港电影业的合作��予了支持,并突破了现有法律框架下对外商投资电影院的限制。例如,《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修订)》将“电影院的建设、经营”列入“外商投资限制类”产业,且必须中方控股,而“电影发行公司”则被列入“外商投资禁止类”产业;但CEPA允许香港服务提供者经内地主管部门批准后在内地试点设立独资公司发行国产影片、或设立独资公司新建或改建电影院并经营电影放映业务等。目前内地已有多家香港合资或独资的电影院从事电影放映业务,如深圳嘉禾影城(香港与内地合资)、深圳MCL洲立影城、珠海国艺都会影城等。

大湾区带来的新机遇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的即将出台以及大湾区各城市相关措施的落实,中港合拍片在人员流动、资金支持以及推动产业发展方面将迎来巨大机遇。

首先,粤港澳大湾区将放宽人员限制、打通交通枢纽,为影视人才的流动提供便利。根据目前适用的《台湾香港澳门居民在内地就业管理规定》,目前香港居民在内地的就业实行许可制度,需要办理《台港澳人员就业证》并进行备案,同时在社会保障方面与内地居民存在差异。而粤港澳大湾区有望率先打破这种就业限制,作为顶层设计的《框架协议》已经将“促进人员、货物往来便利化……鼓励港澳人员赴粤投资及创业就业……为港澳居民在内地生活提供更加便利条件”作为合作的重点之一。大湾区城市亦出台相关举措,例如,深圳前海已在今年3月出台公告,在深圳前海工作的港澳居民,免办《台港澳人员就业证》[8]。大湾区城市也正在加紧研究,力求在出入境检查、购房限制、医疗卫生服务等方面打破壁垒,实现人员的自由流动[9]。随着港珠澳大桥的建成、广深港高铁的通车,相信亦会为香港的演职人员进入内地参与中港合拍片的拍摄提供较大的便利。

其次,进一步开放外资、扩大市场准入,推动文化影视产业整体发展,形成成熟的产业链已经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核心政策之一。大湾区城市群为推动文化影视产业发展制定了一系列支持政策:

2018年3月,广东佛山召开了2018广东电影年会暨粤港澳大湾区电影产业峰会,广东省电影行业协会联合粤港澳大湾区11个城市的协会、企业共同筹组粤港澳大湾区电影产业联盟,签署了《粤港澳大湾区电影产业联盟共同宣言》,并启动了粤港澳大湾区电影产业中心项目[10]。伴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的出台、大湾区城市群具体措施的落实、行业协会对于粤港澳电影产业融合发展的大力支持,中港合拍片在粤港澳大湾区框架下将迸发出怎样的新活力,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