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人拥有在先注册商标,且经过宣传已经具有较高知名度,并有证据予以佐证该商标与权利人已经建立对应关系,在后申请的商标申请注册在类似商品上,且完整包含在先注册商标,可视为对在先注册商标的延续性注册。同时说明权利人申请在后商标无主观恶意。结合标识比对,可作为判断商标近似与否的考量因素。

案情概要:

首诺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诺公司”)是世界著名的为建筑和汽车玻璃提供高效窗膜以实现高透光高效能解决方案的领导者。20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市场,早在1996年即在“防热辐射可塑合成物,非包装用的塑料薄膜”等商品上申请注册 “V-KOOL及图”商标。此后,首诺公司先后在第1、2、3、11等多个类别申请注册了“V-KOOL及图”、“I’m V-KOOL”等系列商标。经过多年的发展,首诺公司生产的车膜得到消费者的认可,“V-KOOL”也随广大车主的爱车遍布全国各大中小型城市。

2012年2月13日,首诺公司向商标局递交了在国际分类第2类 “印刷油墨、皮肤绘画用油墨、食用色素、防腐剂、防锈制剂(储藏用)、车辆底盘涂层、车辆底盘底封、着色剂、颜料、天然树脂(原料)”等商品上注册第10481357号商标(以下称“申请商标”)的申请。(如图一)

Click here to view the image.

商标局认为申请商标与第8412940号在先注册商标“Y-KOOL” (以下称“引证商标二”)(如图二)近似,因此驳回了申请商标在2类部分商品上的注册。

【说明:本案中还有两个引证商标,先后因被异议复审、行政诉讼程序而被不予注册,不再构成申请商标的在先权利阻碍,在此不再赘述】

Click here to view the image.

首诺公司不服,向商评委提起驳回复审申请。商评委同样认为,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在字母构成、外观等方面相近,共存在类似商品上易造成混淆,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而驳回申请商标的注册申请。

首诺公司不服,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讼中,首诺公司主张,其在先拥有“V-KOOL”系列商标,且经过大量宣传在中国具有极高的知名度,与首诺公司建立了对应关系,且申请商标指定商品与在先注册商标核定商品曾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为具有密切关联性,构成类似商品。申请商标完全包含在先注册商标,与引证商标二在整体构成、排列、显著部分等方面区别明显,未构成近似商标。同时,首诺公司提供了大量关于在先注册的“V-KOOL”商标知名度的证据,以及相关判决予以佐证。

法院认定: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后认为,诉争商标由图形和字母组合“V-KOOL”、“ULTRAMASTER”组成,其中图形部分与“V-KOOL”位于标识左上角,所占比例较小;引证商标二由字母组合“Y-KOOL”构成。诉争商标中“V-KOOL”与引证商标二“Y-KOOL”相比,虽有一定相似性,但从标识整体来看,在基本构成、结构组合、设计风格、呼叫、含义等方面均有显著区别,且诉争商标中“V-KOOL”及图的申请时间亦早于引证商标二的申请时间,亦有实际使用证据,无攀附引证商标二之故意。故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二未构成近似商标。

据此,法院认定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二未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近似商标,撤销商评委作出的决定,并责令商评委重新作出商标驳回复审决定。

短评:

本案中,申请商标标识与引证商标标识不论从整体比对,还是主要识别部分的比对均有较大差异。申请商标中完整包含了首诺公司在先注册的 “V-KOOL”商标,且该商标经过使用与宣传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并与首诺公司形成产源指向关系。尽管该商标位于申请商标的左上角,但法院仍就该部分与引证商标进行逐一比对,并指出在先注册商标与引证商标有显著区别。

同时,根据在先生效判决中的认定,申请商标商品与在先注册商标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方面具有密切的关联关系,已经构成类似商品。如此,相较于引证商标二,消费者更易认为申请商标为在先注册商标的延续性注册,不会将之与引证商标权人建立起产源联系,即使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二并存于类似商品上也不会造成消费者混淆误认。

法院综合考虑以上情况,并结合首诺公司申请商标的主观意思,作出与商评委不同的判断,认定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未构成近似商标。法官在本案中考量的各项因素,为我们办理同类案件制订诉讼方案提供了参考。

今天,新的授权确权司法解释出台,最高院在回答记者提问中也指出,审理商标法第30条时也可参考该司法解释第12条对驰名商标保护中所涉混淆认定的多要素判断方法,可谓与本案有相通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