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下旬,排名世界第一的中国围棋选手柯洁与人工智能届的顶级明星AlphaGo大战三场,最终以三战全部告负的结果惨淡收官。这场举世瞩目的对弈为这个诞生于谷歌子公司deepmind实验室里的机器怪物正式加冕,AlphaGo将最强人类挑下马,成为围棋界理论上的头号种子。

既然在需要高度技巧与经验的围棋博弈中,机器人也已进化至“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境界,那么在存在更多重复性工作和手工工作的劳动力市场,未来机器人会代替普通就业者吗?对于人类,人工智能究竟是敌是友?

过半数的就业者将受到自动化的冲击

在2013年一份广为引用的研究中,来自牛津大学的人工智能科学家卡尔·本尼迪克特·弗雷和他的同伴麦克·奥斯本估计,在美国,47%的就业者有被自动化替代的危机。世界银行根据弗雷的研究框架预测称,在中国有同样危机的劳动者高达全部就业人数的77%。

智库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给出了类似的预测。在今年5月麦肯锡发布的观点文章中,MGI估算称,基于目前已有的计算机和自动化技术,60%的工作中有超过30%的部分已经可以实现全面自动化。在全球范围内,目前的计算机技术已经有能力影响到50%的就业机会,12亿员工将受到波及。

过去,人们往往认为只有重复劳动和机械劳动容易受到自动化的冲击,然而随着机器学习应用的高度智能化发展,即使是一般意义上的“白领”也面临着极高的被计算机替代的风险。弗雷和奥斯本在研究中预测,会计和审计实现计算机化的概率高达94%,零售销售人员被代替的几率达到92%,地产经纪自动化的概率也高达86%。在医学领域,智能机器人将代替望闻问切的医生实现对癌症的高精确排查;在运输和物流行业,自动汽车将在未来替代长途奔波劳累的货车司机进行运输和装卸。机器人不需要交接,也无需进行申请和审核,只要合理地安排好流程,预设好程式,定时进行维护,它们将以更快的速度、更高的质量完成各类工作。

“我们目前展望到的仅仅是冰山一角,”在《经济学人》的一篇报道中,来自斯坦福大学的人工智能专家塞巴斯蒂安·特龙教授说道,“没有任何一份办公室工作是绝对安全的。”

隐藏在计算机冲击中的就业者机遇

尽管AI将引发大规模失业的说法甚嚣尘上,但仍然有大批的经济学家和历史学家对未来的就业市场持积极态度。他们认为,自动化将会深刻改变就业形态,对就业方向和就业形式进行改造,劳动者需要在更短的时间内学会新的技能和技术并进行灵活运用,但人类并不会被机器所替代,而是会选择新的途径开始工作。

根据《经济学人》的报道,在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随着机器的广泛应用,纺织厂生产粗布的效率提高了50倍,98%的工人被机器抢去了工作。但是,随着粗布的大规模制造,市场上对手工编织者的需求急速扩大了,人们需要更多的劳动者去处理新生产出来的大量粗布,加工成商店里漂亮的制成品。在这一历史事件中,原本生产粗布的工人转换了角色,在编织行业重新发现了工作机会。

计算机技术不仅会使工作机会发生改变,还蕴含着强大的潜力创造新的工作机遇。麦肯锡巴黎办公室2011年发表的一份报告称,互联网摧毁了法国50万个工作机会,但与此同时也制造了120万份新工作。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提到,美国过去25年中出现的新的工作机会有三分之一是之前并不存在的,换言之,计算机在冲击原有就业者的同时,也创造了幅员辽阔的新型劳动力市场。

目前,劳动力市场还存在着不充分就业、不对口就业等情况,在人工智能冲击就业市场的同时,它也带来了调整就业结构、优化就业形式的潜能和动力。

AI会引发失业潮吗?

对于人工智能,目前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以科技行业从业者为代表的悲观派认为,未来人工智能将大规模地代替人类进行工作;而以历史学家和经济学家为首的乐观派则表示,人工智能技术虽然会加速目前已有的自动化和计算机化进程,但不会引发大规模的失业。和遥远的两次工业革命时期一样,员工将转变自己的工作,但并不会被机器击溃。

毋庸置疑的是,在AI时代,就业者必须以更快的速度和更高的效率学会掌握新的工作技能,灵活地调整自己的角色,才能适应不断变化的劳动力市场。而政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在享受计算机技术带来的发展红利的同时,也应该采取相应的措施对就业者进行保护和保障,帮助受到冲击的劳动力掌握新的技术,尽快踏上新的征途。

波澜壮阔的人工智能时代到来,人类要用新的知识、新的技能来武装自己。

本文转载自理脉 (微信号“LegalMiner”)

数据来源丨理脉LegalMi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