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表明,公司竭力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数年 以来,作为保护的手段,公司越来越多地使用保 密协议来达到目的。最近,联邦索赔法院对“自由弹药诉美国”一案的判决,对由美国政府人员 签署的保密协议的有效性提出了严重质疑。

原则上,“自由弹药”是一起根据美国法典第 1498章28条提起的专利案件。但是,原告也指控 称,美国政府违反了多个由美国政府官员和平民 合同工签订的保密协议,事关于他们获得了接触 “自由弹药”所有的技术的机会。美国政府辩称,这些保密协议无法执行,理由是这些协议上的 签名没有一个具备订约官的授权,因此这些协议 不具备约束美国政府的效力。联邦索赔法院同意 了这一点。法院认为,“政府的签字缺少能够让 政府受制于这些保密协议的必要且明确的事实上 的授权。”法院还认为,这些签字缺少事实上可 以推测的订约授权,且没有任何经过授权的订约 官正式批准了这些保密协 议。

由于“自由弹药”一案核 ��的四份保密协议中,有 两份保密协议是由辅助政 府人员的平民合同工签署 的,看上去原告可以对他 们进行个别的追索,也可 能针对他们的雇主违反他 们个别的保密协议进行追 索。问题并没有得到联邦 索赔法院的解决。但是, 法院关于政府人员签署保 密协议的判决,应当引起 任何考虑同政府人员分享 自有知识产权的人的警惕。“自由弹药”一案的道 理很清楚:

不要仅仅依赖一份保密协 议来防止你的知识产权被 政府滥用;

要验证政府签字人员的实 际授权,来使政府受制于 合同的约定;

如果签字人缺少授权,或 者验证无法使你满意,让 经过授权的订约官共同签 署或背书保密协议;

众所周知,政府想要获得 你的知识产权,并且一直 在制定和执行新的监管手 段以获得知识产权。不要 忽视“自由弹药”一案的 教训,让政府占了便 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