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共中央会同国务院联合下发了《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该《意见》甫一出台,即在社会各界产生了强烈的反响,大家纷纷从不同的视角和立场对《意见》进行解读,发表看法。各地区党委、人大、政府、司法等机关以及各相关职能部门、商会、协会等积极行动,为贯彻落实《意见》精神,动员部署,建立协调机制,制定工作举措,掀起了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热潮。

有恒产者有恒心。产权是所有制的核心,产权制度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石,完善产权制度,依法保护产权,是完善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产权保护工作,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对此提出明确要求,强调国家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和合法利益,健全以公平为核心原则的产权保护制度,推进产权保护的法治化。此次出台的产权保护《意见》,明确确立了平等保护、全面保护、依法保护、共同参与和标本兼治五项原则,旨在通过产权保护,增强人民群众财产财富安全感,增强社会信心和形成良好稳定预期,增强各类经济主体创业创新的动力,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保持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和国家长治久安。

作为法律服务工作者,我们工作本身与产权保护密切相关,因而对产权保护制度建设和保护实践一直非常关注,甚至直接主持、参与与产权保护相关的课题研究,为中央决策建言献智。中央《意见》的出台,使我们深受鼓舞,我们看到了中央在新的形势下,完善产权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决心。我们认为,这次出台产权保护《意见》,坚持问题导向,从实际出发,直面产权保护方面的突出问题,提出以平等保护为核心,将产权保护法治化的产权保护战略和思路。可谓立意高远,把脉精准,“管用有效”,很接地气,必将成为我国产权保护的一座里程碑。

结合我们办案实践,我们认为落实产权保护,既要放眼未来,加强制度建设,建立长效机制,也要着力当前,妥善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严格规范涉案财产处置的法律程序,审慎把握处理产权纠纷和经济纠纷的司法政策。特别是通过抓紧甄别纠正一批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申诉案件,剖析一批侵害产权案例,形成集中效应。以期切实强化和提高政府机关、办案部门的产权保护意识,强化人民群众的产权维权意识,在社会上营造产权保护舆论氛围,形成侵犯产权可耻,保护产权光荣,敢于保护、善于保护产权的社会风尚。

从当前产权保护的现状和存在的实际问题出发,我们认为,纠正涉及产权保护的冤假错案是个突破口,也容易收到立竿见影的社会效果。因为1.涉产权保护的冤假错案,往往给受害人、受害企业造成的危害深重,有的当事人被错误羁押,甚至判刑入狱,失去人身自由,财产被没收或扣押、冻结,家属生活陷入困难,甚至影响到子女正常就学。有的企业因为错误追究而陷于经营困难,甚至关停、破产,企业职工因此失业,造成群访群诉等群体性事件,影响社会稳定。2.这些案件的发案背景复杂,往往伴随着政府失信爽约,或者领导干部插手纠纷,受贿、滥权渎职等职务犯罪,社会影响恶劣;3.涉事受害人或企业,不少是当地社会名人或一度的明星企业,其产权遭到侵犯的悲惨遭遇,往往在当地甚至更大范围产生负面效应,动摇处境类似人员和企业对财富财产安全的预期。一人或一个企业出事,导致周边企业或个人人心惶惶,纷纷转移投资,或移民境外、国外,导致人才和财富的双重流失;4.这类案件通常经过一个或多个诉讼阶段的审理、裁判,相关的证据材料、法律文书等都在案或存档,这些现存的材料可以成为查明事实,分清是非的基础依据和抓手,容易查明和突破。5.这些案件往往存在当事人或亲属对处理结果不服,常年申诉或上访,社会影响大,知名度高。如果能够抓住典型,查明事情,辨别是非,还相关人员或企业公道,能够办理一案,教育一片,起到法律效果与宣传产权保护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我们建议,保护公民、企业产权,纠正冤假错案,应着力做好以下几个方面工作:

  • 妥善安排案件管辖,合理配置办案力量

产权保护相关案件,牵涉范围广,涉及人员复杂。有相当一部分案件与当地政府、地方领导干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由于利益纠葛的存在,如果继续由地方司法机关处理这些案件,难免会受到这样那样的内外压力,会使案件的处理陷入剪不断理还乱的困难境地,很难查明事实,纠正错误。因此,对于那些明显不适宜在当地办理的案件,根据当事人申请或上级司法机关的审查决定,要及时指定异地管辖,由相对中立的办案机关办理案件,避免受到不必要的干扰。

即使在办案机关内部,各办案部门,尤其是基层办案部门,往往存在案多人少的现实困境,未生效案件的办理,办案期限要求严格。相比情况下,申诉案件的办理时限要求相对宽松。因此,同等情况下,办案人员会优先选择其他案件,而将申诉案件放在后面处理。提高产权保护申诉案件的处理,办案机关可以抽调熟悉这类案件的办案人员,成立专门的审查办理机构,提升办案专业性和办案效率,避免案件久拖不决。

  • 明确甄别标准,审慎把握政策

涉及产权保护的申诉案件,除部分是人为因素造成的冤假错案外,也有相当部分案件是因为自身证据、法律适用等认定和裁量标准不明确、不统一,从而给办案人员甄别此类案件的是非曲直造成困难。为解决这一问题,建议最高司法机关和上级司法机关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结合产权保护案件自身的地域、行业、人群等特点,制定出具体明确的办案细则,使认定和裁量标准切实可行,指导办案人员依据明确的标准办案,实现司法公平公正,提升冤假错案的办案效率和质量。

纠正冤假错案,既要遵照法律标准,也要审慎把握司法政策。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防止选择性执法,特别要纠正国轻民重、官轻民重等违背司法公平的错误判决。对于法律规定不明,甚至理论上存在争议的案件,办案机关要严格遵循罪刑法定、疑罪从无、严禁有罪推定的原则,从经济发展大局出发,从有利于社会稳定出发,把本属于经济纠纷而被错误认定为犯罪的案件坚决纠正过来。让人民群众从司法机关办理的每一起案中,切实体会到公平正义的存在,提升司法公信力,提升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心中威望和良好形象。

  • 多管齐下、优化办案程序

产权保护案件当事人,多数都是经营业主、企业负责人。案件办理过程中,涉案企业、个人的财产多被采取查封、扣押等强制措施。因此,办案过程中,如果有证据指向案件存在错误的嫌疑,在查办案件的同时,可以在强制措施的变更上先走一步,该放人的,采取变通措施,恢复涉案人员的人身自由,使其能够尽早回到经营岗位,减少经营损失。涉案资金、财产能够甄别区分的,对与案件无关人员或企业的财产,要尽早区分出来,解除强制措施或发还,而不必等到案件实体结果出来才解除。为案件实体结果的处理创造宽松的环境,预留足够的周旋空间。以免出现实体结果虽得到纠正,但财尽楼空甚至财尽人亡等无法挽回的后果。

  • 办案与追责并举,加强社会警示

如前所述,产权保护冤假错案的酿成,有一部分系人为因素造成。有些是相关政府和职能部分依仗公权力,强力行政,毁约失信;更有些案件是个别领导干部、司法人员与不法商人等沆瀣一气,觊觎他人财富,假公权力之手,对他人财富巧取豪夺,出入人罪,陷人于冤狱,情节恶劣,民愤很大。对于这类案件,一方面要查明事实,恢复产权被侵害一方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还人清白。另一方面要查追并举,对滥用公权者、诬告陷害者除恶务尽,严厉查处,该行政处理的一定要处理,该追究刑责的一定要追究刑责,绝不姑息养奸,贻害社会。对查处结果公之于众,以儆效尤。警钟长鸣,形成对意欲侵害他人产权者强大的社会压力,使其不敢作奸犯科。

在产权保护相关的冤假错案的纠正过程中,党和政府是主导,司法机关是关键,律师队伍也大有可为。这一方面是因为,律师作为专业的法律服务工作者,往往直接参与到大量涉及产权保护的刑事民事案件的处理过程中,对这类案件程序、证据、实体处理等存在的问题,相对比较了解和熟悉。参与产权保护冤假错案的纠正,有利于帮助查明案件事实,提高办案效率和质量。另一方面,律师作为相对独立的法律服务工作者,在处理诸如强拆、矿产纠纷等涉及群体性产权保护案件时,通常可以在政府和产权人之间起到桥梁和缓冲器的独特作用,帮助有效化解纠纷,稳定社会秩序,其作用不可低估。因此,各级党委和政府,尤其是司法行政主管部门、律协协会等行业组织,要加大宣传教育,号召广大律师自觉担负起维护企业���个人产权的责任,充分利用专业知识和技能,创新执业模式,积极投身到产权保护相关的法律事务中,为防止和减少涉及产权保护冤假错案的发生,提升我国产权保护质量和水平做出自己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