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为了入世的需求,“地理标志”正式被写入《商标法》,需要在法律里面更加明确的保护地理标志。地理标志最核心的特点就是它的品质、它的信誉或者其他特征是由一个地区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决定的,这是我们在理解地理标志保护问题的一个根本出发点。

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商标授权确权规定,其中第17条涉及到地理标志,做了一些新的规定:第一款规定即使不是在相同商品上,在其他的商品上,如果也存在这种混淆的可能性,那么对于地理标志也是需要给予保护的;第二款规定给当事人更多的选择,就是在法律条文的选择上,既可以选择《商标法》第16条的规定,对于已经注册的权利人,也可以依据《商标法》第13条和30条的规定,选择性的来保护。

下面讲三个问题:

一、地理标志的直接保护

1、行政程序中的保护

在行政程序中间的保护,包括它用来对抗后面的有商标注册。此前,周波法官也提到了博美隆的案例,本身已经得到保护的外国原产地名称,可能相对容易一点,但是因为有一个中文和外文对应的问题,这的确是一个难点。最近我们有一个马蒂隆的案件,也涉及到是不是跟马蒂隆的原文(Madiran)有唯一的对应关系,法院考虑到虽然市面上有诸多翻译,但是有的第三方网站也把这个马蒂隆和Madiran能够直接对应起来,有这种基本稳定的对应关系,因为一个地方可能有好几个名字,但是这几个名字都是指向同一个产区的情况下,实际上可以考虑它们之间有这种对应关系。如果允许它去注册这样一个马蒂隆的中文会对地理标志产生误导的作用。

因此对于外文地理标志的保护,“商标中有商品的地理标志”不能只是理解成外文地理标志本身以及唯一对应的汉语翻译。应当包括能够引起相关公众将其与该外文地理标志关联和对应的汉字组合。“Madiran”在这些媒介中一般译为马第宏、马迪朗、马蒂隆等。其中,“马蒂隆”多为全达实业公司使用,但也有部分第三方网站,例如“盒子比价网”、“酒圈网”、“京东”、“淘宝”将“马蒂隆”和“Madiran”同时进行使用。正是考虑到这种使用使相关公众能够将“马蒂隆”识别为产自于法国Madiran地区的葡萄酒标志,法院判定这种行为违反商标法第十六条的相关规定。被告仅因“马蒂隆”并非“Madiran”的唯一对应中文翻译,而认定不属于修改前商标法第十六条适用的情形,该认定有误,法院予以纠正。

2、民事程序中的保护

以香槟Champagne为例,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2月10日作出了(2012)一中民初字第1855号民事判决。该判决认为,尽管“香槟(Champagne)”尚未在我国取得商标注册,但我国相关行政机关历史上曾多次明确指出“香槟(Champagne)”并非酒类商品上的通用名称,并将其作为原产地名称予以保护。同时,原告证据亦可证明,经过法国香槟地区汽酒生产商在我国的大量宣传和使用,并经国内多方媒体和期刊杂志的广泛介绍、报道,再辅以多种权威工具书的详细释义,“香槟(Champagne)”作为汽酒商品上的地理标志已经在我国具有较高的知名度,我国相关公众已经能够将其作为标识来源于法国香槟地区的汽酒商品的地理标志加以识别。加入TRIPS协议后,对合法有效的地理标志提供法律保护,亦是我国作为TRIPS协议成员国的义务之一。综合考虑上述因素,地理标志是否已作为集体商标或证明商标在我国取得商标注册,不应成为其在我国受到法律保护的必要条件。

二、注册为集体证明商标的保护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image

《商标法实施条例》第4条规定,可以按照集体商标、证明商标来进行保护。如香槟协会把香槟也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在中国注册,商标局在当时发布公告的时候用了一本的公告量,因为里面有两万多个成员的名单,这个在商标公告也是史无前例的。

获得保护以后,它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呢?我们可以看一看,一个可以实现跨类别的保护,其实香槟最早在法国的时候就遇到这种情况,有一个厂家把酒桶拿来作为香水瓶,然后打上香槟来卖它的香水,香槟觉得他这样使用是搭了香槟的便车,给予它制止。在中国,如果你作为集体驰名商标注册以后,达到驰名商标的地步,同样可以获得这样的保护。

另外在海关的保护上面来讲,因为我们海关条例里面对商标有进出口上面的保护,如果单纯的地理标志,可以在海关的保护上就不是那么容易,这种注册以后还是有它的便利。

获得集体证明商标注册后还可以在刑事上得到保护。最高院刑事审判第二庭当时给公安部的一个批复里面也特别提到这种可能性:

这个批复主要涉及到集体商标镇江香醋的保护,它认为这个应该是要承担刑事责任。即使被告还使用自己的商标,但由于它使用了集体商标以后,仍然是一种假冒的行为,是构成相同商标,这个潜台词就是说它并不是说一定要跟你使用一模一样的标贴,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很容易就被规避过去。

三、地理标志的正当使用问题

最后我想关于地理标志的正当使用问题。《商标法》59条第1款,涉及到地名商标的正当使用就已经有这个概念,那是针对普通商标的。那么对于集体商标或者证明商标,在《商标法实施条例》里也提到了正当使用。在《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管理办法》里,它特别说正当使用只是地理标志中间的地名。

表面上看起来,这种正当使用只要不使用你的标记,比如像盱眙小龙虾,右上角是他实际注册的图标样子,这个虾馆它如果没有经过权利人的同意,用了这个标记自然不能算是正当使用。

现在问题在于它没有用权利人的这个标,没有用带有图形的注册商标,他只是用了这个“盱眙龙虾”这个地名文字,那算不算正当使用呢?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比如刚才说库尔勒香梨,库尔勒香梨并不简单的产于库尔勒这个地方所有的香梨都是同样的品质,他们提交的这个使用章程里面是对香梨的大小、色泽、口感都有要求,它要进行筛选,不合格的是不能让它贴库尔勒香梨的商标。如果被挑选通不过的这些梨,其他人把这些梨全部收集起来,也因为它就是这个地方生产的,我就可以正当使用,也叫库尔勒香梨?如果允许这样的使用,《章程》就变得毫无意义了。像这样一种情况,我觉得使用章程里面所规定的这种产品的品质保障是非常重要的,不能简单的说产于一个地方的你就可以随便使用,正当使用是要符合行业的惯例,要符合章程里面所规定的质量。据我了解,在香槟产区的话,甚至是禁止汽车的通行,每年的葡萄产量产多少葡萄,出产多少酒,都必须有严格的限制,而不是说你可以在别的地方搬一些葡萄来,增加自己的产量。当然这个管理的成本非常高,但是为了维护产品的质量,我觉得这个还是值得的。正当使用里面的“正当”两个字不能虚化,而是应该理解为“符合工商业诚实商业惯例”的同义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