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赃是刑事诉讼中的重要步骤,它能确保犯罪人不因犯罪而获利,同时最大程度减少被害人的损失。但交易安全也是法律所维护的基本价值之一,因此,在刑事诉讼中涉案财物的追缴及处置上,司法机关面临着是维护“被害人利益”还是“交易安全”的抉择。这一点,在善意第三人财产处置上体现得十分明显。

案例:A公司大股东甲与B公司签订股权投资协议,B公司买入甲持有的A公司20%股权,股权款为1亿元人民币,分两次支付。第一笔股权款为3000万,合同签订之日交付,第二笔股权款为7000万,合同签订后半年内交付。如违约,则B公司须向甲支付3000万违约金。B公司支付第一笔股权款后,未在六个月内支付第二笔股权款。后B公司因非法集资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主要嫌疑人均已抓获。发现B公司交付的第一笔股权款3000万为非法集资所得,公安机关遂找甲退赃,甲即拒绝。公安机关冻结了A公司基本账户,后公安机关又冻结了A公司大股东甲所持A公司20%的股权……

我是善意第三人,为什么财产被查、冻、扣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的相关规定,第三人善意取得涉案财物的,执行程序中不予追缴。既然最终都会决定不予追缴,那为什么善意第三人的财产还是会被采取侦查措施呢?

1. “赃款赃物”与“涉案财物”的区分

首先需要澄清的是,侦查阶段被采取措施的财物不是“赃款赃物”或“违法所得”,而是“涉案财物”。换句话说,追缴的是“违法所得”,俗称“赃款赃物”,而被采取侦查措施的可能只是“涉案财物”。“涉案财物”,顾名思义是指与案件有关的财物,与案件有关并不一定就是犯罪分子的违法所得,“涉案财物”中也不仅仅包含的是“违法所得”。根据《关于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工作的意见》规定,“侦查机关在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时,应当收集固定依法应当追缴的证据材料并随案移送。”从该规定的表述也可以看出,“涉案财物”并不一定都被追缴。

2. 可能被追缴的财物,都可以采取侦查措施

《刑事诉讼法》规定,在侦查活动中发现的可用以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的各种财物、文件,应当查封、扣押;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可以依照规定查询、冻结犯罪嫌疑人的存款、汇款、债权、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因此,为侦查案件,侦查机关有权对其认为与案件有关的物品采取查封、扣押措施,也可以查询、冻结可能是犯罪嫌疑人的存款、汇款、股份等财产。

3. “善意”与否也需要调查

案例中A公司及其大股东甲,在与B公司签订合同之时可能根本不知道B公司的资金来自于非法集资。合同也是合法有效的,B公司违约后当然应该支付相应的违约金。那么A公司及其大股东甲显然是存在“善意”的。

但这只是众多可能性中的一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善意”要满足“不明知”、“合理价格”、“合法交易”及其他“非恶意”等要素,侦查机关查案时,对于不能立即查明是否与案件有关的可疑财物,也可以先行查封、扣押、冻结,第三人是否善意需要侦查机关、司法机关进行调查、审理。当确有证据证明第三人与犯罪分子的交易符合善意条件时,第三人才能被认定为善意第三人。

因此,刑事案件从侦查到侦破需要一段时间,将“涉案财产”定性为“违法所得”也需要一个过程。在案件事实没有查清时,就无法避免善意第三人的财产被采取侦查措施的可能性。

谁能处置“善意”财产?

人民法院是最终事实问题的裁判者,毫无疑问法院可以处置“善意”财产。那么,如果公安机关或者检察院在审判之前能够查清财产的“善意”,公安机关或检察院是否有权自主决定不予追缴善意第三人财产呢?解决这个问题,首先需要判断的是,公安机关或检察院能否认定“善意”?其次是,在判断后,公安机关或检察院能否自行决定对善意第三人财产不予追缴。

目前有关善意第三人财产如何处置共有以下法律规定:

  •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1〕7号)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6]32号)中规定:“……他人善意取得诈骗财物的,不予追缴。”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法释〔2014〕13号)第十一条规定:“……第三人善意取得涉案财物的,执行程序中不予追缴。”
  • 《公安机关涉案财物管理若干规定》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涉案财物管理规定》:善意第三人等案外人与涉案财物处理存在利害关系的,公安机关(或人民检察院办案部门)应当告知其相关诉讼权利。

通过上述法规,我们似乎无法得出准确结论。

根据司法解释,在诈骗类案件中,公安机关和检察院可以自行决定对善意第三人财物不予追缴。隐含的意思是,公安机关和检察院也可以对“善意”与否做出决定。

但是,这是否意味着其他类财产性案件中的(例如非法集资类、证券类犯罪)善意第三人财物公安、检察院就不能自行处置呢?其他财产性案件中犯罪分子对违法所得的使用难道有什么本质区别吗?

另一方面,在公安机关和人民检察院关于涉案财物管理规定中,均未谈到二者可以自行决定对善意第三人财产不予追缴,仅仅是告知相关诉讼权利。这一点似乎又体现着涉案财物处置上的审判中心主义,貌似公检又不可以决定“善意”。

法律上模糊导致实践操作中的混乱,有时侦查机关会直接放弃冻结、扣押善意第三人财产,只对犯罪分子本人能够控制的财产采取措施,导致被害人的不满;有时又会一概而论,无论财产性质,只要和案件有关都冻起来再说,导致善意第三人遭受财产损失。

刑事案件中善意第三人财产权益的保护

虽然交易安全十分重要,但社会安全更为重要。法律为保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赋予了侦查机关侦查犯罪的权利,善意第三人就无法完全避免财产损害可能性。但是,善意第三人有权根据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1. 刑事程序救济

在相关财产被采取措施成为“涉案财产”时:第三人可以向做出措施决定的机关提交财产的权属证明、交易文件、资金流水等材料,证明自己是善意第三人,相关财产是不予追缴的。虽然目前没有明确法律规定,但当事人可以主动提示司法机关,以免相关财产被误认定为“违法所得”。在审判阶段第三人可以要求参加诉讼并对财产处置提出意见。[1]

在相关财产被误认定为“违法所得”予以追缴时:1、若处理决定是根据人民检察院撤销案件决定、不起诉决定做出的,第三人可以向作出决定的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或者控告。[2]2、若处理决定是根据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做出的,第三人可以请求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在执行阶段时,第三人可以向执行法院提出书面异议,判决可以通过裁定补正的,执行机构应当将异议材料移送刑事审判部门处理;无法通过裁定补正的,第三人可以通过审判监督程序,以事实认定错误要求人民法院再审。[3]

2. 监督程序救济

第三人也可以利用公安内部的监督程序和检察院对公安的侦查监督程序,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当第三人认为公安机关对涉案财物采取措施和处置不当,存在违法违规行为,损害第三人合法财产权益时,第三人可以向公安机关提出投诉、控告、举报、复议或者国家赔偿。公安机关应当依法及时受理,对于情况属实的,应当予以纠正。[4]

第三人对公安机关对处理不服,或公安机关未在规定时间内答复的,可以向同级人民检察院申诉;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案件,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检察院申诉。人民检察院对申诉应当及时进行审查,情况属实的,通知有关机关予以纠正。[5]

3. 民事诉讼救济

善意第三人还可以向犯罪分子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其赔偿由于财产被查封、扣押、冻结引起的财产损失。

一直以来我国刑事诉讼重视的是定罪量刑,而非民事诉讼那么重视财产处理问题。随着经济犯罪的增多,刑事诉讼中的当事人、案外人也更加重视起涉案财产的处置问题。目前我国刑事诉讼的涉案财产处置制度尚未完善,实务中问题频发,因此,刑事诉讼中的参与人要学会利用法律,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