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0日,发布了《关于上市公司实施员工持股计划试点的指导意见》(〔2014〕33号)(“《指导意见》”),正式就规范、引导上市公司实施员工持股计划及其相关活动出具意见。但《指导意见》本次出台距离其“前身”2012年8月4日的《上市公司员工持股计划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已经过近两年的时间(该《征求意见稿》最终未能变为规章,而以《指导意见》的形式出台),可谓千呼万唤始出来。

    截至本文写作之日,明确按照《指导意见》实施员工持股计划的上市公司有两家,分别是青岛特锐德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特锐德”,代码300001)和深圳市海普瑞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海普瑞”,代码002399):海普瑞于2014年7月10日公告其员工持股计划(草案),并已于2014年7月29日审议通过;特锐德于2014年7月23日公告其员持股计划(草案),将于2014年8月7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现将特锐德与海普瑞员工持股计划的主要情况对比如下:

海普瑞

计划整体方案            证券公司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模式 

计划参与对象                在海普瑞或其附属企业任职的员工,包括部分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

计划参与对象的资金来源         员工向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管理人国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申请融资,并由海普瑞控股股东之一乌鲁木齐飞来石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其持有的海普瑞部分股份为前述融资提供质押担保

计划的股票来源         存量股票:待计划获得批准后,由本次员工持股计划的持有人将融资所得资金投入国联汇金29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并由该资产管理计划通过二级市场购买海普瑞股票

计划的股票锁定期               12个月,自国联汇金29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购买的最后一笔海普瑞股票登记过户完毕之日起算

占总股本的比例        约1.13% 

特别情况处理           若持有人因触犯法律、违反职业道德、泄露公司机密、失职或渎职等行为严重损害公司利益或声誉,根据员工持股计划的约定以及持有人会议的决定, 终止其参与该员工持股计划的权利,取消其参与资格、要求其将持有的国联汇金 29 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份额按照单位份额参与价格转让给员工持有大会持有人代表指定的其他员工持股计划的持有人

股东大会表决程序          普通决议方式

特锐德

计划整体方案          私募基金资产管理计划模式

计划参与对象         高级管理人员及工作满一年的其他员工

计划参与对象的资金来源         员工合法薪酬等合法途径

计划的股票来源         增量股票:认购特锐德非公开发行股票

计划的股票锁定期          36个月,自特锐德公告标的股票登记至计划名下时起算

占总股本的比例        不超过1%

特别情况处理           如出现持有人辞职、离职等不适宜作为该员工持股计划持有人的情形, 该持有人须退出员工持股计划,其持有的员工持股计划份额由公司实际控制人于德翔先生按认购成本价格收购;持有人如自愿提出退出申请,其持有的员工持股计划份额可由公司实际控制人于德翔先生按照认购成本价格收购

股东大会表决程序            特别决议方式

 

    上市公司存在员工持股现象并不鲜见,除了前述《指导意见》出台后按照其规定进行的员工持股计划外,实践中尚有以下三种模式:

一、《征求意见稿》持股模式 

    早在《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后的2012年10月,广汇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广汇能源”,代码600256)即按照《征求意见稿》的“规定”进行了员工持股计划,具体方案为:广汇能源的控股股东新疆广汇实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广汇集团”)及控股公司中层以上员工,包括广汇能源的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作为一致行动人,将自筹资金委托广汇集团统一代收代付给证券公司设立“宏广定向资产管理计划”( “宏广计划”),由证券公司在托管银行监督下进行专业化投资管理,参加“宏广计划”的员工委托资金只能交易广汇能源流通股股票,按照 1:1 融资买入广汇能源股票并长期持有,增持方式为根据市场情况,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允许的方式进行(包括但不限于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 。 

    在《征求意见稿》的背景下,广汇能源的员工持股计划得到了顺利的实施,其履行的程序与《指导意见》的规定也大致相当,但比较《征求意见稿》与《指导意见》,在以下方面还是有较大的差别:(1)资金来源:《征求意见稿》只允许员工用工资、奖金等现金薪酬,且对用于购买的数额、占家庭资产的比重有所限制;《指导意见》除允许用薪酬外,还增加了“法律、行政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例如海普瑞,即是由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通过质押融资的形式为员工提供资金来源;(2)股票来源:《征求意见稿》规定仅有一种,即从二级市场购买;《指导意见》规定除从二级市场购买外,还增加了上市公司回购本公司股票、认购非公开发行股票、股东自愿赠与以及法律、行政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留下的空间较为开放;(3)锁定期:《征求意见稿》规定一律为 36 个月;《指导意见》则放宽为 12 个月,涉及非公开发行的方为 36 个月。

二、传统股权激励模式 

    《指导意见》出台前,员工持有上市公司股票较为重要的方式是根据《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试行)》及相关规定,通过上市公司的股权激励计划进行持股。对于传统的上市公司股权激励(“传统股权激励”)与员工持股计划如何衔接、员工持股计划是否完全取代传统股权激励,《指导意见》均无涉及,但比较传统的传统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计划,在以下方面具有较大的差别:(1)关于实行激励或计划的主体条件:传统股权激励对拟进行激励的上市公司自身的主体要件提出了排除性条件,例如最近一个会计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注册会计师出具否定意见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或者最近一年内因重大违法违规行为被中国证监会予以行政处罚的上市公司均不得实施股权激励;而员工持股计划则无这种主体资格要求;(2)就激励对象而言:传统股权激励倾向于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核心技术人员,且规定了最近 3 年内受证监会处罚等人员不得成为激励对象;而员工持股计划的参与对象则无该等门槛性的要求,涉及的员工更为广泛,体现了“普惠制”;(3)就激励效果而言:传统股权激励的行权或者解锁条件不仅跟上市公司自身的业绩有很大关系,亦与激励对象本身的业务考核有关;员工持股计划除锁定期外,无法定的解锁条件;(4)就股票性质及对上市公司的影响而言:传统股权激励主要类型为限制性股票和期权,员工持股计划则以限制性股票为主。如果传统股权激励采用期权方式,对于实施股权激励的上市公司当期利润稀释比较大,从而影响上市公司的业绩而导致股权激励不能顺利实施。另外,如实施期权激励在员工的税务处理上亦有一定的区别,下文将予论述。

    综上,传统股权激励与员工持股计划似乎是种属的关系,两者就规定本身而言,并行不悖,但从顺利实施和激励效果等角度,我们预判,随着员工持股计划的进一步推广和实施,传统股权激励模式将会逐渐减少。

三、“变相激励”定增模式 

    在传统股权激励及员工持股计划之外,还有一种“变相激励”的方式,即上市公司的员工通过某主体或者资产管理计划、信托计划等参与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间接持有上市公司的股票。例如就民营企业而言,就有盛屯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盛屯矿业”,代码600711) 、广东宏大爆破股份有限公司(“宏大爆破”,代码 002683)、江苏康缘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康缘药业”,代码 600557)、浙江奥康鞋业股份有限公司(代码 603001)、赛轮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代码 601058)等上市公司近期已实施或拟实施该等“变相激励”定增。 

    作为国有上市公司,其实施传统股权激励较之民营企业限制更多、行权门槛更高,其更有“理由”实施该种“变相激励”定增,例如,吉林亚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代码 600881,长春市国资委实际控股)、物产中拓股份有限公司(代码 000906,浙江省国资委实际控股)、精华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代码 002349,南通市国资委实际控股)等国有企业近期发布的定增方案均包含了该等公司员工通过资产计划或合伙企业的形式参与认购。另外,在四川成飞集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代码 002190,国务院国资委实际控制)2013 年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中,募集配套资金部分有约 1 亿元由其高级管理人员和核心骨干组成的合伙企业认购。

    这一类“变相激励”的定增模式与员工持股计划相比,认购的对象也是发行主体的员工,但实质上还属于较为纯粹的市场行为,故其往往只需遵守定增规则中的锁定期要求,其他方面约束较少,较之传统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计划,应更受员工欢迎。当然其能够参与认购的对象还是受到数量限制,不如员工持股计划“普惠”;另外,员工持股计划因参与的员工数量更多,在资金来源上可能会由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给予统一安排。

    在《指导意见》出台以前,作为比传统股权激励更为海阔天空的“变相激励”定增,某种程度上是被“逼”出来的,但是《指导意见》出台后,该种“变相激励”定增命运如何尚未可知,目前该类“变相激励”的定增模式,国有企业尚未有过会的先例。民营企业的情况则更为复杂:其中宏大爆破是少有的“幸运儿”,已经过会;盛屯矿业亦已过会,但是其员工定增平台“汇添富基金专户-盛世资产管理计划”自愿放弃参与定增,理由是“考虑到资产管理计划操作程序复杂,无法如期成立”;其他公司诸如康缘药业早在 2012 年底即开始进行定增事宜,但现在亦尚未过会。

    就规定层面而言,现行法律法规等并未禁止员工参与上市公司定增,证监会因员工参与定增即否定发行人的定增似乎底气不足,到底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变相激励”定增与员工持股计划携手同行,还是“友好劝改”或“棒打鸳鸯”要求“变相激励”定增与员工持股计划冰炭不容都尚未可知。因“变相激励”定增涉及到证监会的许可,尚有各种调整手段,如果是在二级市场购入股票作为激励,则更难亦更无理由禁止。例如康缘药业不仅拟实施增量股票的激励,亦拟实施存量股票的激励:其定增方案中,定增对象为其控股股东江苏康缘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汇康资产管理计划 ”,后者正是其员工的持股平台;在其存量激励方案中,其控股股东江苏康缘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华康资产管理计划”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康缘药业的存量股份,而“华康资产管理计划”亦属于其员工持股平台。某种程度上,康缘药业定增迟迟不能获批与其这样的两条腿走路应有一定关系。

四、员工持股平台增持存量股票模式 

    在《指导意见》出台后,除前述康缘药业外,河南华英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华英农业”,代码 002321)亦采用了几乎相同的存量股票员工增持模式:其员工组建成立郑州华合英农业科技中心(有限合伙),自筹资金直接认购由山东省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发起设立的“山东信托—恒泰 5 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该计划为持股平台增持华英农业股份总量不低于华英农业总股本 4.7%不超过华英农业总股本 7.29%的股份。

    康缘药业和华英农业的员工持股平台增持存量股票,按照《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及其相关规定履行了信息披露等义务,未履行《指导意见》的程序和要求,由于该等模式并不需要证监会的行政许可,可以预见的是,除非市场机制造成未能最终顺利完成,否则其实施在法律上并无障碍。

    综上,随着《指导意见》的出台,员工持股计划制度名正言顺的确立并已有实际运行的案例,但其后续仍须完善诸多衔接和细节,主要如下:

1、确立员工持股计划的定性及与其他激励模式的关系

    根据《指导意见》,员工持股计划是指上市公司根据员工意愿,通过合法方式使员工获得本公司股票并长期持有,股份权益按约定分配给员工的制度安排。那么,这种制度安排实质是什么,现有的案例中既有证券公司按照《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的规定成立的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也有私募企业成立的资产管理计划。《指导意见》规定上市公司可以委托证券公司、信托公司、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基金管��公司等符合条件的资产管理机构作为管理人管理员工持股计划,也可以自行管理本公司的员工持股计划。我们理解,未来登记制度进一步完善,只要员工持股计划是按照《指导意见》的要求履行了相应的程序和条件并被冠以员工持股计划之名,即能成为一个持股平台并能在登记结算机构完成登记,不必须有资产管理机构的介入。

    因此,对于同样以信托计划、资产管理计划的形式增持上市公司股票或参与定增的,我们理解,可以看成是股权激励的“不定项选择”,因员工持股计划在“对更多员工的绑定”、“上市公司的市值管理”等方面与其他模式有所区别。未来上市公司采取何种激励模式应无需明示禁止,而是由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上市公司的员工,乃至社会公众和监管机关多方博弈的结果。

2、税收安排

    在传统激励模式下,如果采用股票期权的模式,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个人股票期权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问题的通知(财税[2005]35 号)》的相关规定,实施股票期权计划企业授予该企业员工的股票期权所得,应征收个人所得税。员工行权时,其从企业取得股票的实际购买价(施权价)低于购买日公平市场价(指该股票当日的收盘价,下同)的差额,是因员工在企业的表现和业绩情况而取得的与任职、受雇有关的所得,应按“工资、薪金所得”适用的规定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对因特殊情况,员工在行权日之前将股票期权转让的,以股票期权的转让净收入,作为工资薪金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

    按照工资薪金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如应纳所得税额较大,则其累进税率将远高于基于股权(股份)转让所得应缴纳的 20%的个人所得税。这也是传统股权激励模式下股票期权激励效果不佳的重要原因。

    目前,关于员工持股计划的税收是否将由证监会协同国家税务总局给予特别优惠等特殊安排,尚未可知。参考国际经验,通常各国都为员工持股计划制定多种税收优惠政策,例如员工持股计划发源地美国,其针对员工持股分配给员工的股票红利部分和还贷部分均予以免税;参加员工持股计划的员工在离开公司或退休时得到的股份收益,可以享受税收优惠;员工退休后,也可以将其拥有的股票继续留在信托基金,此时由于员工拥有的股票未兑现,因此不用缴纳资产所得税。我们理解,员工持股计划如比“变相激励”定增及其他模式更具“吸引力”,需要在税收安排上作出更为优惠的安排,例如,通过员工持股计划的股票分红则不再征收个人所得税等,进一步让员工持股计划更有“个性”,更能与“变相激励”定增及其他模式有实质的区别。

3、其他制度安排

    国有上市公司的员工持股计划、员工持股计划具体的登记业务规则等,均需后续进一步完善,并需和其他主管部门衔接配合。非证监会一己之力可以完成。

    综合前述,员工持股计划的完善和更为广泛的实施,有利于建立和完善劳动者与所有者的利益共享机制,改善公司治理水平,提高职工的凝聚力和公司竞争力,也是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的重要手段,使社会资金通过资本市场实现优化配置,最终实现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的要求和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