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适应《商标法》第三次修正,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于2017年1月4日公布了最新修订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以下简称“《审查标准》”)。修订的《审查标准》进一步加强了对在先权利人的保护,及遏制商标恶意抢注行为。

此次修订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已被商标局及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商标审查和审理中采用,并且对于此次修订版颁布前提交的商标案件也适用。《审查标准》的新增主要内容概括如下:

1.《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的审理标准

1.1《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就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与他人在先使用的未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申请人与该他人具有前款规定以外的合同、业务往来关系或者其他关系而明知该他人商标存在,该他人提出异议的,不予注册。”

1.2“在先使用”的判定

第十五条第二款中的”在先使用“是指,在系争商标提出注册申请前,已经在中国市场实际销售、推广宣传,或为投入中国市场而进行了实际准备活动。无需证明商标通过使用具有了一定影响。

1.3合同、业务往来关系及其他关系的判定

-合同、业务往来关系是指双方存在代表、代理关系以外的其他商业合作、贸易往来关系;常见的合同、业务往来关系包括:买卖关系、委托加工关系、加盟关系(商标使用许可)、投资关系、赞助、联合举办活动、业务考察、磋商关系、广告代理关系。可通过以下证据证明:合同、可以证明合同、业务往来的来往信函、交易凭证、采购资料等。

-其他关系是指双方商业往来之外的其他关系。其他商业往来关系包括亲属关系、隶属关系(如代表人以外的其他普通员工)等。可通过以下证据证明:企业的工资表、劳动合同、社会保险、医疗保险材料、户口登记证明等。(联德补充信息: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还确认了商标申请人与在先使用人营业地址邻近的也属于其他商业往来关系。)

联德短评:《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是2014年《商标法》新增的内容,旨在遏制恶意抢注行为。《审查标准》细化了《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的法律适用,罗列了哪些关系属于合同、业务往来及其他关系,并列举了所需证据,同时强调不要求引证商标具有知名度。这些表明了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进一步保护在先权利、制止不公平竞争的态度。

2.《商标法》第十九条第四款的适用标准

《审查标准》依据《商标法》第十九条第四款作了相应规定,商标形式审查中,对商标代理机构申请注册除代理服务以外的商品或服务项目,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实质审查中予以驳回。

联德短评:该规定从审查程序上遏制了少数不良代理人恶意抢注他人知名商标的行为。

3.审查意见书在审查实务中的运用标准

审查意见书是商标局认为商标注册申请违反《商标法》的有关规定,但是具有符合例外规定的可能性的情形,要求申请人在15日内对商标注册申请做出说明或者修正,经补充说明/修正后符合法定例外规定的,准予初步审定。审查意见书适用于“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商标”、 “同外国的国家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但经该国政府同意的”等情形。

联德短评:审查意见书制度使申请人的申请商标在“准予注册”和“驳回申请”之间有了一个修正、解释的机会,降低了商标遭遇驳回的风险,从而有利于节省申请人因不必要的驳回复审程序而花费的时间和经济成本。审查意见书是2014年《商标法》新增的内容,目前在审查实践中较少发生。此次审查标准颁布后,适用上可能会多一些。

4.利害关系人的认定标准

《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第四十五条规定的有权提起异议、无效宣告的利害关系人包括:在先商标权及其他在先权利的被许可使用人、合法继受人、商标质权人等。申请时不具备利害关系,但在案件审理时已具备利害关系的,应当认定为利害关系人。

联德短评:上述标准对异议和无效宣告程序中的利害关系人的范围提供了明确的指引。并且,明确了虽然申请时不具备利害关系,但在案件审理时已具备利害关系的,也应当认定为利害关系人。

5.《商标法》第五十条的适用标准

《审查标准》依据《商标法》第五十条做出相应标准:即,在先相同或近似的注册商标被撤销(因连续三年不使用而被撤销的除外)、被宣告无效或者期满不再续展,从撤销公告之日、宣告无效复审期过后或者商标专用权届满之日起未满一年,应予以引证驳回在后申请的商标。

联德短评:该法条的立法目的在于避免因已失效的商标的商品/服务还未退出市场,新商标注册人的商品/服务却已投入市场而造成消费者混淆,所以设置了“一年隔离期”。但是,因连续三年未使用而被撤销的商标已满足了“一年隔离期”的立法目的,所以不适用上述规定。

6.声音商标审查标准

《审查标准》罗列了声音商标注册申请的形式审查和实质审查要件。

联德短评:声音商标是2014年《商标法》新增的商标类型,声音商标审查标准的制定给申请人提供了重要的申请指南,有利于减少声音商标因不符合形式、实质审查要件而遭遇补正、驳回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