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中的“商品功能”应当为普通消费者所熟知或者共知的商品功能特征。因为只有消费者了解该功能的前提下,才会在购买产品上看到直接指向该功能的文字为功能介绍,不做商标解读。此外,是否属于描述性标志,不能仅以其是否包含描述性成分加以认定。描述性标志必须是作为整体均是对商品主要特点的描述,才会被禁止作为商标注册。

案件简介

欧莱雅(英国)有限公司于2012年12月29日向商标局提出国际注册第1151247号“OR ROUGE”商标(以下简称诉争商标)在中国的领土延伸保护申请(该商标初次于2012年10月4日在欧盟申请并获准注册),指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化妆品、精华素、防晒护理制剂”等。商标局与商评委经审理均认为:诉争商标文字的法语含义为“金色和红色”,指定使用在“化妆品”等商品上,仅仅直接表示了商品的特点、同时易被相关公众将其作为对产品功能特点的描述性词汇加以识别,无法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同时,诉争商标在其他国家获准注册的情况不能成为诉争商标在中国获准注册的当然依据。欧莱雅(英国)有限公司不服,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出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支持了欧莱雅(英国)有限公司的起诉理由,驳回了商评委做出的被诉裁定。商评委不服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北京高院最终亦维持一审法院的判决,驳回被诉裁定。

判决观点

一审观点:

诉争商标由“OR ROUGE”构成,为外文单词,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其为法文词汇,其中文含义为“金色、红色”,使用在指定的化妆品上仅仅直接表示了商品特点。然而,本院认为,首先,中国消费者以汉字为母语,一般以英语为通用国际语言,故对法文并不熟悉。因此,中国消费者不易将诉争商标识别为其法语含义。其次,即使将诉争商标作为法语单词进行翻译,其含义“金色、红色”也并未仅仅直接表示其指定使用的化妆品的特点。因此,诉争商标使用在指定商品上,具有显著性,并未违反《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被告对此认定错误,本院予以纠正。【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5)京知行初字第3792号审判长何暄 人民陪审员韩树华、李淑云 法官助理穆颖 书记员邢芮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八日】

二审观点:

根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诉争商标为法文“OR ROUGE”,有“金色”、“红色”之意。从认知习惯方面,中国相关公众不易识别其上述含义,同时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为化妆品、护肤液等,并未直接表示商品的特点,尚未构成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定正确。商标评审委员会主张诉争商标缺乏显著性,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北京高级人民法院(2015)高行(知)终字第4100号审判长潘伟 审判员亓蕾、王晓颖 书记员郑皓泽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短评:

判别文字商标是否具有显著性,其基础在于消费者的认知和理解。其中是否为“商品功能”,是指当消费者认为该文字直接指向该功能介绍,并未将其视为商标进行解读。是否为描述性标志,则必须是作为整体均是对商品主要特点的描述,才会被禁止作为商标注册。

本案中,诉争商标“OR ROUGE”对于中国一般消费者来说,由于对于法语的认知程度普遍不高,很难对该商标进行含义性理解。即使按照商评委所述的法文含义“金色,红色”来讲,也并没有指向“除皱霜、梳妆用品”等商品的功能用途,即相关消费者看到“金色,红色”后也并不能联想到护理皮肤等功能,因此,诉争商标并未其丧失商标显著性。

此外,各国对商标显著性判断和要求具有类似的严格标准,诉争商标在法国、墨西哥、阿根廷和巴西均已获得注册,该事实证明诉争商标在其母语国家本身亦具有显著性。因此,对于外文词汇,如果母语国家的消费者在熟知该种文字的前提下,仍然认可该词汇的显著性,那么对于外国人来说,该商标的显著识别性只会更高。也就是说,诉争商标在中国由于相关公众的语言习惯而使其显著性得以增强,具备区分商品来源的功能,应予核准注册。

万慧达代理欧莱雅(英国)有限公司参与了一审及二审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