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雇佣关系中,替代责任的概念并不少见。事实上,涉及雇主是否可能因其雇员的行为而向第三方承担责任的案件不胜枚举。尤其是涉及金融、物流、通信、零售等面对消费者的产业,更需了解因僱员行为不当对僱主所连带的法律风险。

Fujitsu Services Core (Pty) Limited (以下称“富士通”)向南非高等法院诉Schenker South Africa (Pty) Limited以下称“辛克物流”)一案的最新判决中,高等法院审议了辛克物流是否需要因其雇员盗窃富士通货物而造成的损失向富士通负责。如需要,辛克物流的责任是否因双方之间签订的商业书面协议而免除。本文探讨了高等法院判决的两方面因素。

案情

富士通购买并进口了一批笔记本电脑和配件,并根据双方之间的商业协议,委托辛克物流作为其货运代理。辛克物流以签发必要文件的形式委派了涉事雇员代表辛克物流和富士通从机场领取货物。然而,在取得货物后,该雇员带着货物失踪,货物从未送达富士通。

替代责任

法院首先审议了辛克物流是否应对其雇员盗窃笔记本电脑的故意不当行为而代替其雇员向富士通承担责任。法院一般认为,如果雇员的不当行为或不作为发生在其受雇过程中和雇佣范围内或发生在其实施任何与雇主业务相关的行为时,则雇主需要就雇员的不当行为或不作为代替雇员承担责任。然而,法院认为该案件构成“偏差案件”,因为该雇员行为的实施并非在其受雇过程中和雇佣范围内,即其行为并非出于雇主利益,而是完全出于自身利益考虑。

法院确认,在此情况下需要验证“不当行为与雇主授权行为之间的关系是否足以证明施加替代责任的正当性,以及此关系的充分性是否可能与被诉风险和过错由雇主造成或放大有关。”

因此,在确定雇员造成的损害与雇主业务之间是否存在足够密切的联系时,雇主是否造成损害风险适当时可作为相关考量。必须客观地确定雇主是否造成了损害风险。在确定这一问题时,法院考虑了以下因素:

  • 该雇员受雇担任提货人。因此,该雇员可以不受限制地进入货物存放区域提取货物;
  • 该雇员得到了相关安全许可和必要的海关和清算文件;
  • 在盗窃当日,辛克物流指示该雇员提取笔记本电脑,该雇员按照通常的提取程序提取了笔记本电脑;
  • 该雇员依靠辛克物流签发的安全许可证和辛克物流签发的清关单据取得了货物;且
  • 因此,该雇员表面上执行了合法的提取程序和行为。

法院的结论是,由于辛克物流允许该雇员进入货物存放区域并在提取货物时表现出合法性而产生的盗窃风险表明了盗窃与雇员代表辛克物流从事的合法业务之间存在着足够密切的联系。此外,法院认为,如考虑到下列因素,则应将替代责任的裁定视为政策考量:

  • 辛克物流给了雇员滥用权力的机会;
  • 不当行为可能在多大程度上促成了雇主的目的(因此更可能是雇员所为);
  • 不当事实在多大程度上与辛克物流的业务有关并与之存在密切、固有的联系;
  • 授予雇员的权力范围;以及
  • 雇员权力的不当行使是否容易产生潜在受害者。

责任限制

在认定辛克物流须就其雇员的行为向富士通承担替代责任后,法院随后转而考虑双方之间的书面协议是否排除了该责任。

法院强调,对责任的限制应严格加以解释;除非有明确规定,否则不应允许在协议中对责任进行限制,特别是在这些限制于合同之外产生时。法院认为,该雇员在偷窃货物时双方之间并没有签订协议。

辛克物流就违约造成的损失所依据的免责条款并不适用上述情况,因为盗窃是辛克物流与富士通之间合同履行之外的行为。法院认为,在未签订合同的情况下,被告不能依赖于豁免条款,但双方明确由此意图的除外。同时,法院考虑了协议的规定,以确定该情况是否属实。法院对双方协议有关条款的解释是,法院设想的损失或损害在辛克物流向富士通提供服务时产生,且本案中的损失独立于雇员对合同的履行。

法院认定,协议明确表明,双方当事人并没有预期到协议项下将发生类似于上述情况的、与盗窃相关的非法索赔。如果辛克物流希望在协议中列入此类索赔,就必然会列入,没有列入则表明其原先有着相反的意图。因此,双方之间商业协议中的排除条款并未排除辛克物流应对富士通承担的损害索赔责任。

判决要求辛克物流向富士通支付516,877美元的索赔金额,包括利息。

雇主应吸取的教训

本案表明,雇员的不当故意行为可能对雇主产生重大影响。商业协议的条款是保障雇主不承担替代责任的关键。因此,雇主应认真起草商业协议的条款,特别是免责条款,以尽可能全面地考虑替代责任的风险,而不应仅限于签署协议本身。特别是在南非经营业务的外国企业,往往只是把原国的合同模本简单修改便直接套用,没有从南非法律的角度作出审查(尤其是普通法及最新的判决法),以致当合同纠纷出现时找不到相应的免责条款作为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