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投资人会投资多家目标公司,以寻找下一个苹果或谷歌。在很多此类投资案例中,风险投资人仅持有少数 股份,因此他们不会对被投资公司的日常经营拥有控制权。在这些投资案例中,大多数投资人相信,根据中国 公司法项下的有限责任原则,如果投资失败,赔掉当初投资的金额将会是最坏的结果。然而,中国法院最近判 决的一些案例表明并强调:如果少数股东不能适当履行其对于被投资公司清算时的义务,则存在"揭开公司面 纱"的风险。

1. 案例

2005年,中国的一家国有风险投资公司--深圳市国成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国成")向深圳协雅精密工业制品有限 公司("深圳协雅")投资了六十一万美元,深圳协雅是一家被协雅国际工业有限公司("协雅国际")100%持股 的外商独资企业。投资交割后,国成成为持有深圳协雅约15%股权的少数股东,其有权向深圳协雅董事会任命 一名董事。遗憾的是,国成的投资很快就被证明是令人失望的。雪上加霜的是,深圳协雅卷入了一宗与上海东 洋炭素有限公司("上海东洋")的诉讼中。根据深圳协雅与上海东洋达成的一份和解协议,深圳协雅确认其欠 付上海东洋人民币155.4万(约合25万美元)。然而,深圳协雅未能根据和解协议向上海东洋支付上述款项。

2008年的金融危机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由于深圳协雅积累了大量债务,其经营情况持续恶化,深圳 协雅的管理层及其大股东--协雅国际也不知所踪。继而,深圳协雅的经营于2008年停止。由于深圳协雅未能通 过年检程序,当地的公司登记部门(即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09年吊销了深圳协雅的营业执照。深圳协 雅由此解散。

由于深圳协雅已无任何财产偿还尚欠上海东洋的债务,上海东洋于是在2012年5月针对国成提起诉讼,要求国 成支付25万美元债务。上海东洋诉称由于国成怠于履行股东清算责任,未能在深圳协雅解散后清算深圳协雅, 导致深圳协雅的主要财产、账册均已灭失,无法进行清算,上海东洋的利益遭到严重损害。因此,国成应当对 深圳协雅拖欠的25万美元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一审和二审法院均支持了上海东洋的诉请,判决国成代深圳协雅 向上海东洋支付25万美元及其利息。

除了上海东洋外,深圳协雅还欠下其他债权人至少共计人民币七百万元(约合一百二十万美元)债务。如果其 他债权人采取与上海东洋相同的做法,则很难预测除了损失六十一万美元的投资款外,国成最终将损失几何。

2. 我们的分析和评论

股东的清算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规定,如果一家有限责任公司因某些情况(比如营业执照被吊销)的发生而被解 散,公司的股东应在公司解散后15天内组成一个清算组。清算组负责实施法律要求的行动去清算公司,其中包 括确认、计算和评估公司的剩余资产;通知并登记公司的债权人;回收债权并偿还债务。如公司的剩余财产不 足以清偿公司的债务,清算程序将被终结,公司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破产法》转入破产程序。在此情况 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下的有限责任原则,除已为公司投入的注册资本外,股东将无需为公司的 债务承担额外责任。

实践中,一些股东不愿履行清算程序,而仅仅让当地公司登记机关根据法律关闭公司。为了解决这一状况并保

障债权人有机会实现其在待清算公司中的债权,最高人民法院于2008年5月5日颁布了《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 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重申了股东适当清算其投资的公司的义务。根据该规定,在发生下列情形 时,股东(无论其为多数股东还是少数股东)将对其投资的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

  1. 股东未在法定期限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导致公司财产贬值、流失、毁损或者灭失;
  2. 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
  3. 股东在公司解散后,恶意处置公司财产给债权人造成损失; 或
  4. 公司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或提交虚假的清算报告以办理注销登记。

在适用上述规定时,并不区分多数股东和少数股东。在深圳协雅一案中,由于国成未能履行其清算义务,导致 深圳协雅的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法院引用上述条文并一致判决国成对深圳协雅 的债务负责。

不参与公司的经营是否是一个合法的抗辩?

国成曾抗辩称,其仅仅是一个少数股东,并未参与深圳协雅的经营管理。并且,所有的账簿、资产和重要文件 均一直由多数股东--协雅国际所控制,国成无法联系到协雅国际。因此,即便国成有启动深圳协雅的清算程序 的意愿,其事实上也无能为力。

法院没有采纳国成的抗辩,并指出即便国成并非深圳协雅的控制人且并未参与深圳协雅的经营管理,其仍然有 义务清算深圳协雅。

根据《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如果清算组未能在清算事件发生之日起15 日内成立,股东有权向法院申请指定清算组成员,以启动清算程序。当少数股东由于没有参与公司的经营而不 能适当地清算被投资公司时,这一条款为其提供了有效的救济途径。假如国成在深圳协雅营业执照被吊销后曾 向当地法院申请启动清算程序,法院对于上海东洋发起的这一诉讼的判决结果可能将会不同。

3. 结论和建议

国成的境遇并非孤例。此前曾有数宗其他案件,少数股东在被投资公司解散后没有适当地清算公司,导致公司 面纱被揭开,少数股东被判决承担被投资公司的债务。风险投资人通常作为少数股东,对被投资公司没有很强 的控制权,因此风险投资人很难完全知晓被投资公司的经营状况,并独自清算被投资公司。但是风险投资人又 常常被债权人认为财力雄厚,如果被投资公司未能被妥善清算或破产,风险投资人很有可能成为债权人第一个 追究的对象。

有鉴于此,我们强烈建议风险投资人和其他少数股东对被投资公司的清算引起足够重视,并在被投资公司解散 时履行股东的清算义务,否则其将发现自己被置于非常不利的境地,而不仅仅是损失原始投资金额。如果由于 多数股东不知所踪,风险投资人和其他少数股东无力启动清算程序,则应当向当地法院申请指定清算组成员并 启动清算。

本文不构成任何法律意见。如果您想对本期文章所涉内容有更深入了解,请随时与我所的合伙人沈晓琳律师联 系。